点击下载衣轻泪Android客户端

游遍五湖 作品

第一百七十一章 夜见

    全真五子听了通禀后,都是吃了一惊,而在弄明白情况之后,却又俱感荒谬。

    不过这借粮之事,还真令他们全真教难办。

    借与不借,都是不妥。

    郝大通说道:“那就借给他们两日的粮食吧,不然这些鞑子又要去祸害附近的百姓去了。”

    王处一说道:“此事有待斟酌,不可轻易允了他们。这些粮食可都是有借无还了,若是他们贪不知足,借上了瘾,咱们又当如何?”

    丘处机说道:“我看也不能借,蒙古鞑子正攻打古墓派,咱们若是借了粮,岂不是变相害了咱们自己人?徒令天下人不齿!”

    刘处玄安静地听着,等他们商议的差不多了,才提出了一个折中的意见,说道:“那就按市价卖粮给他们,让他们以钱财来购买,如何?”

    几人琢磨了一下,王处一说道:“这个办法倒是可行,既能不扰了百姓,又可让他们放放血,免得让他们以为可以挟弱相欺,敲咱们全真教的竹杠。”

    丘处机却是冷笑了一声,说道:“我看那些鞑子不会同意这个要求,汉人的血汗钱进了他们的口,再让他们吐出来,这难度可不是一般的小。”

    刘处玄缓缓说道:“资敌的恶名咱们全真教不能背,他们若不同意以银钱来买,那就一粒粮食也不能给了他们。”

    王处一闻言一惊,问道:“那他们岂不是还要下山去抢?”

    丘处机倒是回过味儿来,哈哈笑道:“正是要他们去抢,这些鞑子总共也就不到千人,派出去抢粮的队伍估计也就百多人,我命人出去直接将他们绞了就是!”

    王处一又问道:“这样做的话,不就是和鞑子直接开战了?”

    丘处机说道:“换身装束扮一下马匪强盗便可,只要不留下活口,他们便是猜到是咱们,也拿咱们无可奈何。”

    王处一点了点头。说道:“那便要好好筹谋一下了,若行事顺利,也能打击一下蒙古鞑子的嚣张气焰。”

    五人计议已定,便命人回复了千夫长。要他们以银购粮。

    千夫长在外面等了近半个时辰,没想到会等来这个结果,带着满腔的火气回去复命了。

    “可恶!全真教那几个老不死的不想活命了?竟敢向咱们讨要银子!我这就派人去将全真教踏平了,看他们还敢不敢猖狂!”蒙古贵官一听之下,便气得火冒三丈。不由破口大骂。

    尹克西也是大感意外,疑惑地说道:“这些中原的门派不都喜欢行侠仗义么?怎么现在全真教却不顾他们汉人百姓的死活了?”

    蒙古贵官冷哼了一声,说道:“沽名钓誉而已!现在真让他们拿出粮食来的时候,可不就露出尾巴来了?”

    千夫长问道:“贵官,这下面的士兵可还都饿着肚子呢,现在是攻打全真教呢,还是下山去寻粮食?”

    蒙古贵官刚才也只是气话,哪里会真的攻打全真教,便没好气地说道:“全真教既是不肯给,那就下山去抢吧。记得到时候让人多宣扬一下全真教。就说是全真教的牛鼻子让抢的。”

    离终南山五六里远的路上,李莫愁和洪凌波师徒二人,正骑着驴子赶路。

    洪凌波说道:“师父,咱们是不是想错了?那些蒙古人分明就是上终南山去了,不像是去寻师妹的样子。而且咱们这一路也都打探过了,也一直没有师妹的消息。”

    李莫愁说道:“你急什么?不还没到终南山么?那小贱人早就和姓杨的小子勾勾搭搭了,之前能为他偷拿解药,现在去古墓寻他又有什么不能了?”

    说到这里,她不由冷冷一笑,说道:“只是可怜了我那师妹了。我早就告诫过她,世上的男人都不可信,现在她的如意郎君不还是另寻新欢了?”

    洪凌波说道:“就是,师叔也真是愚蠢。若早听了师父的话,也不会被姓杨的小子欺骗了。”

    这话却是让李莫愁想起了早些年的往事,那时她师父又何尝不是告诫她莫要陷入情网?但她不也是一意孤行,最后落得这般凄凉下场?

    短暂的恍惚过后,李莫愁回过神来,脸色一变。厉声斥道:“你说什么?师妹如何,也是你能指责的?”

    洪凌波也不知哪里说错了,只得惶恐求饶:“弟子知错了……以后不敢了。”

    这之后,李莫愁便没了说话的兴致,一路上片语不发,只是脸上的表情变幻不定。

    洪凌波偷眼斜瞄,见师父时而面带微笑,似是柔情无限;时而又咬牙切齿,仿若戾气缠身。

    她心中纳罕,但也只敢藏在心底,怕师父发现自己偷看,忙低着头只去看路了。

    不久之后,师徒二人便到了山脚下的镇子上。

    在镇子上用过饭之后,李莫愁也不急于上山,只是在一个客栈的二楼要了间房,然后便准备歇宿了。

    洪凌波大着胆子问道:“师父,咱们不上山去么?”

    李莫愁说道:“上去做什么?看他们两伙人打架么?”

    洪凌波明悟过来,说道:“对哦,等那些蒙人和师叔两败俱伤了,咱们再过去!”

    不过转眼又担心道:“但蒙人那么多,若让他们占了古墓,岂不是将里面的东西都抢光了?那咱们古墓派的秘笈……”

    李莫愁冷哼了一声,说道:“古墓哪有那么好进?今日他们能打开墓门就算不错了。”

    说罢便躺在床上闭目不语了。

    洪凌波虽然还想再问一下古墓里的情况,见此也只能将话咽了回去。

    师徒二人刚睡下不久,却听得外面一阵响动。

    李莫愁起身来到窗边,将窗户打开一条缝隙,然后向外查看。

    洪凌波正无睡意,连忙也扒了头,看看是什么热闹。

    就见外面的街道上不知哪里来了上百的黑衣人,正挨家挨户的喊话敲门。

    等里面的主人过来询问时,也不知那些黑衣人说了什么,然后主人便放那些黑衣人进去了。

    整个过程不过一两刻钟,然后街道上便又恢复安静了。

    洪凌波看得甚是奇怪,不由问道:“师父,这些黑衣人是做什么的?这里的人放这些黑衣人进自个的家,就不怕他们是强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