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衣轻泪Android客户端

游遍五湖 作品

第二百零八章 事成

    蒙古贵官等人到了地方之后,不由都向李志常口中所言的浴房望去。

    就见得前方出现四阶宽平的石阶,石阶之上连着一道弯曲的长廊,而在长廊之后则是一排房间。

    此时廊柱上的火把已经点燃,在熊熊的火光映照之下,这排房间外观看去虽不奢华,但青砖碧瓦却都洁亮如新。

    蒙古贵官开口问道:“贵教所有的弟子都在此沐浴?”

    李志常摇头道:“此是教中几位长辈沐浴之所,小道等以下的弟子,另在别处沐浴。”

    这话使得众人都满意地点了点头。

    李志常又道:“诸位请进,在里面稍作休息,热水很快便会备好。”

    众人于是依言进入浴房之内。

    这浴房布局很是简单。

    正对房门便是一扇窗户,离地很高,用来作为通风之用。

    窗口下方是一张木桌,桌上一侧放置了一盏油灯,正发着蒙蒙的光亮。

    在另一侧则是一个小小的书架,书架上放了几卷经书,显是供人浴后观阅。

    而在木桌前方的靠墙之处,有一张几塌,可躺卧下来休息。离几塌几步之外尚有一个炭炉,正燃着火焰。

    尹克西扫眼打量了一圈,见房内还有一个里间,便掀开门帘,走了进去。

    这里间在同一侧的墙上亦是开了一扇窗户,也有一个炭炉,不过并无桌椅之物,照明所用的油灯是被设在了墙壁之上。

    除此之外,便仅剩下一大一小两个浴桶了。

    尹克西在打量房间的时候,已有全真教的弟子用木桶抬了热水过来,开始向大的浴桶内灌水。

    不过片刻的功夫,浴桶内水位已经升至近半。

    这时一名抬水的弟子向他说道:“小桶之内已备有凉水,贵客可自行在浴桶之内添加凉水,来控制水温,若无其它吩咐的话。就不打扰贵客沐浴了。”

    尹克西随口道:“这里不用你了,你出去吧。”

    他是波斯大贾,眼界甚高,自不会将这点享受看在眼里。等全真教之人退出去之后,便关了房门,上了门栓。

    这时不用吩咐,外面已有蒙古武士自觉守卫在了门前。

    尹克西又将里外两个房间都仔细检查了一遍,并未发现有什么异样。这才将怀中的一个油布包裹拿出来,在几塌上放好。

    他又看了一眼窗户,见那窗户很小,仅尺余长宽,而且上面又设有木栅,常人根本无法进来,这才放下心,脱了身上衣物。

    在进里间之前,他想了想,又走到了桌前将油灯吹灭,房间内立刻变得漆黑无比。

    他这才满意下来。掀开厚帘,进了里面的房间,调好水温后,便开始洗浴。

    而在此时,浴房后墙之外,杨过和小龙女却是已经站立等候了。

    早已有全真教弟子告知了尹克西所在浴房的位置,杨、龙二人便径直来到了他房外的窗户之下。

    听得浴房内开始传出“哗哗”的水声,杨过转过头来,向小龙女点了点头,然后走到外间的窗户下面。蹲下身来。

    小龙女收了收裙摆,然后略曲腿抬脚,踩在了他的肩膀之上。

    杨过顺势站起身来,使得小龙女很是轻松便能隔窗向房内去看。

    等准备已毕。杨过便扬臂摆了摆手。

    在离二人不远处有几名全真教弟子,每人手中都提着一个小的麻袋,麻袋里似有活物在动。

    他们都是受了刘处玄的命令,来配合杨、龙二人今夜的行动。

    本来夜色漆黑,丈远之外便难以视物,但杨、龙二人所在的窗前有灯光透出。所以杨过的手势不难被他们看到。

    这几人得了暗号,便都打开了麻袋,拿出了里面的动物。

    这些动物的嘴此时都被粗布封着,他们几人伸手将粗布解开,然后松开了手。

    黑暗中几个小小的黑影窜了出去,然后开始“瞄-瞄”的嘶叫,有的还相互撕咬打闹。

    房内的尹克西听到叫声本能的一惊,但听清是野猫之后,又放松下来。

    这里是山上,野猫野兔很是常见,并不稀奇。

    这时浴房的门外也响起了交谈之声,是那个领路的李志常在和守卫聊天。

    由于李志常声音不小,他不用仔细去听也能听到谈话的内容,是关于山上的野猫乱叫扰人之类的话题。

    他听了一小会儿,便觉得无聊,不再关注房外的动静,专心享受起温暖的泡浴。

    浴房后墙之外,小龙女隔窗向内望了望,便见到几塌上放了一堆衣物,在远离窗的几塌另一侧,还有一个油布包。

    由于房内并无其它可疑之物,她的目光直接便定在了那个油布包之上。

    趁着李志常谈话和野猫叫声的干扰,她手臂一抬,便挥出了两条白色的绸带,穿过了窗栅。

    这两条绸带很长,直接便越过了两丈远的距离,无声无息地卷在了油布包之上。

    她又手臂微缩,绸带便向上飘起,然后卷了油布包飞了回来。

    整个过程既迅速,又几无声息。

    小龙女伸出纤手入内,将油布包拿住后,从窗栅中取了出来,然后递与了下面的杨过。

    杨过将油布打开,见里面果是那份诏书,心中不由一定。

    他展开诏书,借着灯光看了看上面的字迹,然后便从腰间解下一个水囊,开了封口后,慢慢地向诏书上倒去。

    由于水囊中盛放的是稀释过的墨汁,墨汁流到诏书上后,很快便将一片汉字染上了污迹,再也无法识别。

    他解决了汉字的部分后,对蒙文却不认识,便按照比例,在大概的位置上,又用墨汁染污了一片蒙文。

    做好这些之后,他又将诏书卷好,重新放回油布包中,又递还给了小龙女。

    小龙女接过之后,又依照先前做法,将油布包放回到了几塌之上。

    然后她脚下轻轻踩了踩,等杨过蹲下身子之后,便又落下地来。

    杨过起身后看向小龙女,见她微微点了点头,便知事情已毕,也不在此停留,直接拉了她手,无声无息地离开了此处。

    大殿中,全真五子都已在静静地等候,见杨、龙二人到来,丘处机忙问道:“结果如何?可是拿到了诏书?”

    杨过笑道:“诏书内容已损,也并未被他们察觉,几位道长可以不必再为此事忧心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