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衣轻泪Android客户端

游遍五湖 作品

第二百一十二章 夜客

    中年僧人闻言放下筷子,转过头来,双手合什说道:“贫僧正是少林门下,不知这位施主有何见教?”

    杨过笑道:“大师言重了,小子不敢言教。去年小子曾有幸见过无嗔禅师一面,受其获允,在贵寺受教过几日佛法,至今不敢忘其恩德。”

    中年僧人点头道:“原来施主与无嗔师兄相识,倒是难得。”

    杨过听他唤无嗔禅师师兄,心中暗感其身份应是不低,忙道:“小子杨过,敢问大师法号?”

    中年僧人又合什一礼,说道:“贫僧无想,现为少林寺罗汉堂座下。”

    杨过说道:“原来是无想禅师,失敬了!”

    又看向一旁的年轻僧人,问道:“不知这位小哥该如何称呼?”

    无想禅师说道:“这是劣徒弘德。”

    弘德站起身,施礼道:“小僧见过杨施主。”

    杨过忙跟着起身,还了一礼。

    见礼已毕,杨过又将小龙女和孙婆婆向二僧介绍了,然后向无想禅师问道:“此处离贵寺颇远,不知大师缘何到了此处?”

    无想禅师说道:“敝寺一位师兄去霞隐寺交流佛法,不幸染上重病,贫僧此行便是为送药而去。”

    杨过神色一正,说道:“贵寺高僧都有佛祖护持保佑,大师此去想来定能药到病除,逢凶化吉。”

    无想禅师说道:“谢杨施主吉言。”

    毕竟是初次见面,杨过也不想深谈,便说道:“小子多有叨扰,就不再耽误两位大师用饭了,请慢用。”

    无相禅师说道:“施主客气。”

    杨过、小龙女和孙婆婆用过餐后,便到客栈后面的小院休息。

    这处小院有三间房,中间一间是客厅,两旁的房间是一大一小。

    小的房间给了孙婆婆住下,杨过和小龙女则是住了大间。

    杨过给黄瘦喂了草料,又灌了它小半桶淡酒后。便回了房间。

    他见小龙女正坐在窗前,望着庭院中的一棵杏树,便说道:“咱们来得早了些,若是再晚上个半月。这杏树便能开花了,不过这院子太小,杏树只有这么一棵,便是开花了,也没什么看头。”

    小龙女没有回头。口中说道:“这个时候山上已有花开,玉蜂也可以开始采花酿蜜了。”

    杨过知道她还是想着古墓,便走到了她的身旁,说道:“只要姑姑喜欢,咱们可以找一个比终南山还要好的地方,在那里种满各种各样的花,养上很多很多的玉蜂。”

    小龙女闻言“嗯”了一声,转过头来说道:“有人盯着咱们。”

    杨过心中一惊,忙向窗外看去,四处搜寻。

    小龙女说道:“不是现在。刚才你和那两个和尚说话时,我感觉到有人窥伺。”

    杨过不由皱起眉来,问道:“姑姑可是看到了那人面目?”

    小龙女摇了摇头,说道:“我看不到人,只是感觉到了。”

    杨过知道小龙女耳目之灵,远超旁人,虽然自己内功深厚,但平时不运功集中精神的话,还是要稍有不如。

    “此人既是能瞒过我的感知,又令姑姑寻其不着。想来不是练了某种隐息闭气的功夫,便是修为更在咱们之上。此人会是谁呢?又有何目的?”杨过不由开始思索起来。

    小龙女说道:“之前在路上一直都无异常,或许那人并不是为了咱们,而是冲着那两个和尚而来。”

    杨过点了点头。说道:“那咱们就静观其变吧,只要那人仍敢前来,我必能察觉。”

    他现在功力越来越深,除了当世的那几位绝顶高手之外,还真不信有人能在自己全心防备之下,仍可以来去无影无踪。

    夜幕很快降临。半轮弯月也挂于天穹之上。

    杨过盘坐在床上,周身内力流动,窗外整个院子里的动静,都在他双耳的监听之下。

    如此这般,一直到了深夜。

    “喀”的一声轻响在外响起,杨过双眼猛的一睁,起身之时,已轻轻飘下床来,站在了窗户边上。

    透过窗户向外看去,院子里只有黄瘦还在不停地嚼动着草料,发出一些响动,却并无任何人的存在。

    小龙女翻身下了绳索,说道:“是前面客栈中的动静。”

    杨过说道:“少林寺的那两位僧人便住在客栈之内,看来果真是冲着他们来的。”

    小龙女说道:“既然和咱们无关,还是不要管了。”

    杨过想了想,觉得那位无想禅师功力很是不弱,应该能对付得了来人,便说道:“姑姑说的是,咱们还是休息吧。”

    客栈中的一间房内。

    弘德在黑暗中一个翻身便下了床,然后轻声道:“师父,房顶上有人!”

    对面的无想禅师闭目盘坐,说道:“不要节外生枝,继续睡吧。”

    弘德应了声是,却没有依言回床休息,而是将床边的一根棍棒拿在了手中。

    过了一会儿,“嘶”的一声,窗纸裂开,一道暗器打了进来,直向无想禅师射去。

    弘德不由低斥了一声:“贼子大胆!”伸臂一挑,便将来袭暗器半空打落。

    “师父,我去将贼人抓来!”弘德见窗外一个黑影一闪而过,也不等师父同意,说了一句之后,便穿窗而出。

    无想禅师手持佛珠,念了一句佛号之后,开口说道:“房顶风大,施主既来,何不入房一叙?”

    “大师果然不愧是少林高僧,在下自以为已足够小心,不想还是被大师发现了。”随着一道清朗的语声,一人从开着的窗户中飘身进来,在窗前站定。

    无想禅师借着月光定目望去,见来人头戴一张盘蛇面具,身穿红色衣袍,就这么静立之间,便自有一番气度。

    “贫僧不敢妄语,若非是施主故意泄露了行迹,贫僧也是无法察觉。之所以知晓房上有人,不过是猜测罢了。”无想禅师不急不缓地说道。

    红衣之人负手说道:“看来这小小的调虎离山之计,果是诈大师不得,不过大师任由令徒只身出去,就不担心他的性命?”

    无想禅师淡淡地说道:“劣徒虽学艺不精,但保留性命应还不难,施主深夜来访,不知所为何事?”(未完待续。)

    ps:  感谢书友“潇洒枫心”投出的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