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衣轻泪Android客户端

游遍五湖 作品

第二百四十章 钥匙

    杨过走进石室之后,发现里面空空荡荡,既无人在内,也无任何摆设。

    他心中不由一惊,正以为寻错了地方之时,却见得一面墙上另有一道铁门。

    他几步来到铁门之前,发现铁门已被锁上,便从旁边的一个石窗上向内看去。

    这是一间丈许见方的小室,里面有两人正相互倚靠着,蜷缩在一个角落中,像是已经睡着。

    而在二人身边的地上,还放了两本书籍。

    由于二人低着头,被头发遮住了面孔,杨过看不到二人的相貌,便只好轻声喊道:“程姑娘、陆姑娘,是你们在里面么?”

    话声刚落,里面的二人便都抬起了头,向窗口边望来。

    “杨兄!”“杨臭蛋?”

    两声不同的称呼喊出口之后,杨过不由笑了,他没有找错地方,里面正是程英和陆无双二女。

    程英来到窗边,惊喜地问道:“杨兄,你怎么来了?”

    陆无双也是问道:“是啊,你怎么知道我们被关在了这里?”

    杨过说道:“这些以后再说,此次不单是我,我姑姑也来了。”

    陆无双一听,伸手到了窗外,直接将他的头拨到了一边,等见到小龙女果然就在一旁时,不由喜道:“果然是龙姊姊!”

    小龙女向她微微一笑,又点了点头。

    陆无双不由更是高兴,向杨过嚷道:“快把门打开,放我和表姊出去!”

    杨过用手挠了挠鼻子,苦笑道:“无双妹子,这铁门用铁锁锁着,没有钥匙可是无法打开。”

    陆无双一呆,不由问道:“那该怎么办?”

    杨过望向程英,问道:“程姑娘,你可知钥匙放在何处?”

    程英想了一下,说道:“我们被关进来时。是这里的谷主锁的门,兴许是在他的手中。”

    杨过闻言不由说道:“这却是有些麻烦。”

    他有些不甘心,便走到铁门前,用双手捏住了铁锁。然后向两边一扯。

    他这一扯之下,几乎已是用了全力,但那铁锁却仍是好端端的,并无任何损坏。

    “你们知道那谷主住在哪里么?”杨过试出无法弄坏铁锁,便向程、陆二人问道。

    “在前面的院落。东向中间最大的那间房就是。”程英回道。

    陆无双不由奇怪地问道:“表姊,你又没有出去过,怎么知道?”

    程英说道:“公孙姑娘来的时候,我向她问过了附近的一些情况。”

    她怕杨过听不明白,便又向杨过解释道:“这里的谷主复姓公孙,公孙姑娘是他的女儿。”

    陆无双听了,立时赞道:“表姊你好厉害!我都没有想到可以暗中打探消息。”

    杨过刺了她一句:“你以为你表姊也像你一般笨么?”

    “你说什么?”陆无双不由怒了,隔着窗气冲冲地瞪着杨过。

    杨过笑了笑,没有理她,转向小龙女说道:“姑姑。你在这里守着,若有人来,只管将他们制住就是。”

    小龙女问道:“你要自己去取钥匙?”

    杨过说道:“这里还不知会不会再有人来,咱们必须要有一人留下。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那公孙止不是我的对手。”

    程英说道:“杨兄,你一定要小心。”

    杨过向她点了点头,便转身出了石室,向前面的院落而去。

    依照他的猜想,公孙止所居之处应该有一些谷中的弟子守卫才是。

    但他到了地方之后。却发现院中竟无一人在内,不由感到大是奇怪。

    “难道是因为此处少有外人到来,所以一直都不曾设防?”杨过暗中猜测了一下,便不再去想。径直向中间的房屋走去。

    此时昏黄的灯光从窗户中照了出来,显然里面的人还未曾歇下。

    杨过正想着要不要冒充一下谷中弟子,将公孙止引诱出来突袭时,却听得房内传出一阵痛苦的**之声。

    他听出了**之声是男子所发,疑惑之下不由停住了脚步,暗想:“这公孙止莫非是生病了?那也不对。若是生病,理应让谷中的弟子随侍在左右才是,应该是有什么不想让人知晓的隐疾。”

    他又靠近了一段距离,在离屋门丈许远的地方停下,然后继续去听动静。

    屋内的**之声又大了一些,而且比刚才还要频繁,过了一会儿,一个强忍着痛苦的声音说道:“给我!快……给我……解药!”

    “哼!现在你可是尝到这种生不如死的滋味了?这便是你办事不力应受的惩罚!”

    杨过心中一惊,暗道:“里面竟还有一个人在,难道是那公孙止在处罚他的弟子?”

    这时那痛苦的声音又道:“尊者,我已经……知道错了,求求你……给我解药……”

    杨过一听之下,心中更惊,不由暗想:“若是谷中弟子受罚,应该称呼公孙止为谷主才是,难道受罚的才是那公孙止?但另一位被称为‘尊者’的人又是谁?”

    他心中疑窦大起,便又接着听了下去。

    就听那尊者说道:“此次你送交的人中少了四人,我们岛主很不高兴,所以才命我晚来了一日。下次你若再敢敷衍了事,就别想拿到解药了!”

    那痛苦的声音说道:“现在附近不好寻找……要到远处的地方,所以人数少了……并非是我有意……”

    那尊者说道:“此事我会禀报岛主,这是解药,拿去吧。”

    那痛苦的声音喜道:“谢谢尊者!”

    之后房内便安静了下来,过了一会儿,那尊者才又说道:“公孙谷主,情花毒你可是已经都准备好了?”

    杨过听到这里,总算能够确定,刚才那痛苦**之人正是公孙止。

    但确认了公孙止的身份后,他的心中就更加疑惑了。

    这尊者口中的岛主又是谁?

    听里面二人的谈话,应该是这个岛主用药控制了公孙止,然后让公孙止为他寻人。

    公孙止也是一位难得的高手了,又有自己的一方势力,这岛主又是何方高人,能够让公孙止听命于他?

    杨过在心中正思索着,房中的公孙止已经回道:“尊者放心,情花毒早已备好,就在丹房之中,我领尊者过去。”

    那尊者说道:“嗯,那就去吧。”

    杨过听到此处,忙闪身到了一边,然后跃到了房顶之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