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衣轻泪Android客户端

游遍五湖 作品

第二百五十二章 冯铁匠

    金轮国师说道:“老衲此次陪同王爷兴王师南下,欲还天下一个太平,不料在襄阳城前却被郭靖阻挠,以致于万千兵士和无辜百姓都因此而亡,老衲实在是于心不忍。”

    “杨居士武功高强,又与郭靖关系亲近,只要打开了城门,让王爷的大军入城,便能挽救无数之人的性命,实是功德无量。如此一来,便是老衲破誓失信于人,亦能够心中无愧。不知杨居士意下如何?”

    杨过见金轮国师打的是如此算盘,不由暗中冷笑,便口中说道:“大师这般要求却是故意难为于我了,我身为汉人,若是为你们蒙人作了内应,以后还怎能在汉人的土地上立足?不知大师能否换个条件?”

    金轮国师说道:“杨居士无需担心,只要襄阳城一下,我军便可进一步威逼宋庭君臣,不出几年,就能一统宋室江山,那时杨居士便是王爷的功臣,又有何人胆敢与杨居士为难?”

    杨过装作意动的样子,说道:“此事太过重大,须容我好好思量思量,而且我一旦做了,便无法回头,为免我有后顾之忧,大师是不是先让我与义父见上一面?只要义父能够安然无恙,我便是答应了大师又有何妨?”

    金轮国师说道:“老衲的话杨居士还信不过么?当初杨居士需要‘黑玉断续膏’,老衲不也千里迢迢为杨居士求来了么?可惜杨居士实在是心急了一些,竟然因此而闯入了大营之中,否则的话,只要杨居士通禀一声,老衲自会将其送与杨居士手上。”

    杨过脸上不自觉地抽动了一下,心中不由再次大骂金轮国师无耻,暗道:“你若真愿意依照约定送还药膏,当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小爷离开不是很好?又何必拼命在后狂追,害得小爷几乎跑遍了整个大营?恐怕你那时便想要用药膏来威胁小爷了吧?”

    “大师之言,我自然是信得过的。不过大师刚才不是说不知道我义父身在何处么?仅仅知道是何人抓了我义父,还是不能让我安下心来的,还望大师能够体谅一二。”杨过脸带歉意地说道。

    金轮国师说道:“这一点老衲倒是可以保证,令义父虽是为人所擒。但现今并无任何人身危险,否则老衲早已将令义父毙于掌下,也容不得他逃脱了。”

    “我义父若不是功力未复,又岂会让你现在这般猖狂?真是恬不知耻!”杨过心中又忍不住暗骂了一句。

    他见金轮国师始终口风甚严,就是不肯多透露一些消息。便只好暂时绝了打探的心思。

    义父已经失踪多日,若真有**害他性命,那么现在多半已遇不测了。

    而如果事情真像金轮国师所言,义父现在并无生命危险的话,他还可以再细细思量对策。

    “大师的话我想好之后会给大师一个确切的答复,现在就先告辞了。”杨过抱起了地上的刺客,也不等金轮国师再开口相劝,便转身离开了此地。

    金轮国师等得杨过远去了,才开始一心调理内伤,口中喃喃地说道:“这杨过练的是何种武功?内力怎地如此霸道?我竟是有些压制不住。”

    杨过奔出了数里之后。才停下身来将那刺客放下,观察了一下那刺客的外貌。

    就见这刺客须发都已是斑白,年纪当在五旬开外,而且弯腰驼背,左脚残废,再加上他肋骨被长矛撞断了几根,又受了内伤,样子当真是凄惨之极。

    “此人倒是与黄药师的第六位弟子冯默风甚是相符,之前也忘了问一下他的姓名。”杨过只是在脑中想了想,便动手解开了那刺客胸前的衣服。为其将断骨对准接上。

    然后他又找来几根木棍,固定在刺客的胸前背后,用从自己外衫上撕下来的几条长布绕身扎紧。

    确保了断骨不会移位后,杨过才盘坐下来。开始用内力为那刺客疗治内伤。

    过得片刻之后,那刺客才睁眼醒了过来。

    “你胸前的断骨我已经帮你接上了,不过你暂时还不能起身。”杨过向他说道。

    那刺客看了看杨过,点头说道:“多谢恩公相救,不知恩公高姓大名?”

    “我姓杨名过,你直接叫我名字就行。”杨过回答了一句之后。又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刺客闻言闭了下眼,过了一会儿才又睁开眼睛说道:“小人姓冯,不过是一个打铁匠而已,名字不说也罢。”

    杨过看他神情,心中已是了然,便也没有追问,而是说道:“冯师傅,小子有一事不明,还望解答一下。”

    冯铁匠说道:“恩公请问。”

    杨过说道:“你想刺杀忽必烈,怎不早些时间动手?现在大军集结,守卫严密,前去刺杀无异于送死。”

    冯铁匠叹道:“小人藉由打造兵器之机混入了蒙军之中,不过费时了数月也未能寻到刺杀蒙古元帅的机会,此次蒙军为了攻城又捕杀了不少汉人百姓,小人实在是看不下去,所以才想舍命一搏。没想到刺杀不成,反倒是给恩公添麻烦了。”

    杨过点了点头,感到他的伤势已经好转不少了,才收回了双掌,说道:“你现在有伤在身,就随我回去养伤吧。”

    冯铁匠眼眶一红,叹息了一声后说道:“也是小人没什么本事,做什么都是不成。”

    杨过想到此人因受同门牵累,年纪轻轻就被黄药师打折了左腿,从此便流落乡间僻壤,以打铁为生,白白蹉跎了一生年华,实是令人心中生怜,不由得开口说道:“本事高又能如何?刺杀了忽必烈就能让大宋复兴了么?蒙人有无数铁骑,死了一个忽必烈,还有第二个、第三个,杀得过来么?”

    冯铁匠又叹息了一声,却是不再说话了。

    “不要想这些了,还是先将伤势养好了要紧。”说罢杨过便伸手想要将他抱起。

    “烦请恩公先扶我起来,我自己能走。”冯铁匠说道。

    杨过见他一脸坚定,只得依言照做。

    不过冯铁匠站起来后,走路却是甚慢,杨过只好又握住了他一条手臂,将内力传送过去,这才加快了速度。(未完待续。)

    ps:  感谢书友“雨后的大海”的打赏!非常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