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衣轻泪Android客户端

游遍五湖 作品

第二百六十三章 夺权

    化解了危机之后,杨过再扫眼去看,那公孙止早已在林中失去了踪影了。

    “此次是我大意了,本以为夺了黑剑,让公孙止无法使出他的绝学‘阴阳错乱刃法’,便能废去他一半的修为,没想到他竟然还有护甲和暗器两样保身之器。”

    “如此看来,无论是在何时,都不可得意之下忘了自身安危,刚才我若是多上几分警惕之心,也就不会陷此险境了,这也算是给我一个教训吧。”

    杨过心中感叹了一番,便捡起了地上的黑剑,疾速向来路返了回去。

    在公孙止出了庄子之后片刻,便有数十位谷中的临里之人向水仙庄而来。

    这些人岁数多在三四旬开外,还有少数几人已到了花甲之年。

    庄前守卫的两名绿衣弟子见此都是大感奇怪,忙上前施礼问道:“几位太爷,您老几位怎地同时来了?可是有什么大事?”

    为首的一位白发老者说道:“我们此来是有一件大大的喜事要见谷主,谷主可在庄内?”

    那绿衣弟子回道:“谷主刚出了庄,正巧不在。”

    老者点了点头,说道:“既是如此,那我们就在庄内等着。”说罢便径向庄内走去。

    两名绿衣弟子不敢拦阻,只得闪到了一边。

    不过等众人依次走过庄门时,却显出了一位老妇,正坐在一个担架之上,由四人抬着。

    两名绿衣弟子见老妇长相极是丑陋凶恶,不由都是吓了一跳,但随即便反应过来,忙拦在了门前,问道:“这老妇人是谁?她不能入庄。”

    这老妇自然便是裘千尺。

    杨过带她下了峰顶之后,便让她与水仙庄的邻里相见,然后便独自入了庄去,引诱公孙止出来。

    裘千尺依照杨过所言,并未将事情的真相说出。直到她与杨过约定的时间到了,才让邻里之人送她到水仙庄而来。

    在路上时,裘千尺还有些担心杨过的计策会出漏子,直到听到公孙止果然不在庄内。才放下了心来。

    此时面对两名绿衣弟子的指问,她不由怪声笑道:“我是谁?我是这绝情谷的谷主!”

    “胡说!你这丑妇怎会是我们谷主?”左首的绿衣弟子不由怒道。

    裘千尺闻言,脸上顿现杀气,张口一吐,“啵”的一声。一枚枣核便**了那绿衣弟子的额头。

    那绿衣弟子带着满脸的惊愕之色,立时倒地身亡。

    “啊?”众人不由都是惊呼了出来。

    右首的绿衣弟子“哐啷”一声拔出剑来,就要向裘千尺杀去。

    裘千尺双眼一瞪,喝道:“你也想死不成?”

    那绿衣弟子见她样子惨厉,顿时吓得不敢上前。

    已经入门的几位老者慌张地向裘千尺说道:“这是咱们谷中的人,你怎地一言不合便将他杀了?”

    裘千尺厉声道:“此人以下犯上,对我不敬,难道不该杀?”

    几位老者唉声叹气道:“虽然他对你不敬,教训一下也就是了,不该杀。不该杀啊!”

    裘千尺离开庄中多年,正是要杀人立威,当下也不多说,只是道:“几位叔伯,咱们先进去吧,稍后我有话要对谷中弟子宣布。”

    就这样,裘千尺顺利进了庄。

    有一众长者作证,再加上谷中也有认识裘千尺的老人,裘千尺的真实身份很快便被庄中之人接受。

    裘千尺当着众人的面讲出了公孙止暗害她的真相,引得众人大哗。

    裘千尺也知道庄内人心不稳。痛斥了一番公孙止卑鄙无耻之后,便将一应年轻弟子的兵器都收缴了上来,让女儿公孙绿萼来统管他们。

    同时她又提拔当年忠心于他的年长弟子,令这些人保护她的安全。并负责庄内外的防卫。

    她知道时间紧迫,所以一应事项都是霹雳手段,但有庄内弟子不服或是反对,都尽数被她所杀。

    这样杀得六七人之后,庄内便无人敢于反抗了。

    等得大局基本定了之后,她才想起了杨过。心中暗凛道:“这杨小子当真是算计无漏,谋事无错,在半个时辰之前,我怎能想到谷主之位就这般易得?也不知他能不能擒住那公孙止?”

    “娘,你用茶。”这时一位身穿绿袍的少女走进了房中,端着一杯热茶说道。

    这少女肤白貌美,身姿袅娜,说话之时嘴边的一粒黑痣很是显眼。

    但黑痣在她面上却并不显丑,反倒多了几分俏婉。

    这少女自然便是公孙绿萼。

    裘千尺见了女儿之后,一张丑脸立时露出了笑容,接过来茶杯放在了桌上,然后拉着公孙绿萼的手,说道:“我的好女儿,快快坐下来,别累着了我的亲亲宝贝儿。”

    公孙绿萼依言在旁边坐了下来,说道:“娘,都是女儿不孝,让你这些年受苦了。”

    裘千尺温言说道:“这和你没什么关系,你又不清楚事情真相。”随即她又脸色一变,怒道:“都是那老贼害得我成这般模样,等我见了他,定要将他碎尸万段!”

    “啊?”公孙绿萼不由吓了一跳,慌忙劝道:“娘,爹爹做了错事,等他回来之后,女儿定会劝他给娘道歉,你就原谅了爹爹吧。”

    裘千尺大怒道:“他这般狼心狗肺,岂能原谅!还有,以后不许你叫他爹爹!”

    公孙绿萼不敢违抗,便转换话题问道:“娘,你不是说是一位姓杨的少侠救了你么?他现在哪里?”

    裘千尺冷哼了一声,说道:“什么少侠?我看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在宣布真相之时,她还对杨过言语维护,现在没了外人,她却是开口骂了起来。

    “裘前辈,你这可不是敬待恩人该有的礼数。”这时房外突然响起了一道淡淡的语声。

    裘千尺闻言,顿时脸色一变。

    公孙绿萼却是急忙护在了母亲身前,口中问道:“外面何人?”

    裘千尺说道:“萼儿,你去把门打开,请他进来吧,他就是姓杨的小子。”

    公孙绿萼走过去将门打开,见院中一位俊朗的少年正将目光望来,不由脸色微微一红,伸手延请道:“杨少侠,请进!”

    杨过向她微微点头,便走进了房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