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衣轻泪Android客户端

游遍五湖 作品

第八章 大恩难报

    感谢fengyi2008兄的打赏和推荐,很高兴,躬身拜谢!

    ********************************************

    “你此来有何事情?难道清笃又欺负于你了?”马钰与杨过说笑了几句,才想到要回归正题,脸容一正,问道。

    “师伯祖,有您的关照,过儿现在都可以在重阳宫横着走了,哪还有人敢来欺负?”杨过又拍了一记小小的马屁,才道出来意,说道:“过儿晚饭后去了师父的静室,已获受了入门的内功歌诀,此来是请师伯祖指教过儿一二的。”

    “哦?那你记住了多少?背出来让我听听。”马钰微微摇了摇头,认为杨过是记住了几句口诀,忍不住过来索要表扬了。

    “是,请师伯祖细听。”杨过摆出一副严肃认真的表情,又轻咳了两声,才开始诵念:“大道初修通九窍,九窍原在尾闾穴。先从涌泉脚底冲,涌泉冲过渐至膝。。。。。。”

    杨过稚嫩的嗓音,在这空旷的殿内显得极是清亮,马钰闭目静听,等杨过背完了歌诀停下后,才说道:“恩,不错,看来这‘全真大道歌’你已经尽皆记了下来,并无一字差错。”

    杨过暗想:“看来这赵志敬和原著中一样,并未在歌诀里动手脚。”他此来虽有验证歌诀真伪之意,但也只不过是顺带而已,真正的目的还未道出,此时听得马钰肯定后,才顺势说道:“师伯祖,过儿曾听闻郭伯父的武功便是您亲自传授的,现在郭伯父已经是天下闻名的大侠了,过儿也想成为一名大侠,所以恳请师伯祖指点过儿修炼之法。”

    马钰摇了摇头,问道:“你是听谁说的这些谣言?”不待杨过回答,又说道:“当年我虽传授了你郭伯父一些修炼之法,但那不过是一套轻身功法而已,成就有限,你郭伯父能有现今的成绩,是另有际遇,非我之功,也非我所能,万不可混为一谈!”

    杨过却是一脸不信,不满地说道:“师伯祖,您可不能偏心!这可是郭伯父亲口告诉过儿的,言道若不是您的教导传授之功,他很可能至今仍是一事无成。您要是不指点过儿武功,过儿今日就赖在这里不走了!”说话间当真便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眼看就要撒泼打滚了。

    马钰不禁啼笑皆非,斥道:“你且起来,如此行为成何体统?”见杨过不听,只得又说道:“你在地上坐着,我如何能教你武功?”

    杨过脸上一喜,顺杆就往上爬,一骨碌爬起身来,说道:“师伯祖您肯教过儿了?”

    马钰心道:“过儿既有此志向,倒也不可寒了他的心,我这把老骨头已经难有作为,大宋如今正是飘零之际,多一个人才也能多出一分力。”计议已定,便向杨过点了点头。

    杨过不由大喜,心道:“赵志敬啊,赵志敬,凭你那点微末能耐,怎能有资格教授小爷?小爷现在抱了马师伯祖的大腿,正是明珠出蚌、璞玉见光之时,你就等着小爷给你惊喜吧!”

    当下马钰带着杨过回转后殿,开始讲解歌诀,见杨过并无武学理念根底,又将人体奇经八脉、数百大穴**、武学玄关等一一示范解说,讲完了之后才想起什么,开口问道:“这些你可都记住了?”

    问出话后,马钰又不由摇头失笑,心想:“是我失虑了,我一下子说了这么多,过儿怎能记住?看来须得花费数日,慢慢相授了。”

    他这边想着,却听得杨过说道:“师伯祖,过儿都记住了。”

    马钰一呆,有些怀疑地又问道:“我刚才所讲的那些经脉运行之法和穴位名称功效全都记住了?”

    杨过又点了点头。

    马钰仍是有些难以置信,便提出一些问题,由易至难,一一相问,杨过随口即答,无有错漏。甚至马钰故意问一些并未讲解过的疑难之处,经由他略微指点之后,杨过也很快便即答出。

    问答完毕,马钰不由大为感叹:“过儿,你的天资和悟性当真是世上少有,你郭伯父与你相比,可是大为不如了。”

    杨过装作一副害羞样,有些不好意思地挠头道:“师伯祖过奖了,是师伯祖您教导有方。”

    马钰摇头道:“你师伯祖可万万没有这般本事。”又感叹了片刻,才有些严肃地说道:“过儿,你既有此过人天赋,当珍之重之,切不可生骄自满,玩忽懈怠,须知春华秋实,在于天道酬勤,武学之道无他途,唯勤而已。”

    杨过恭耳聆听,郑重一拜,谢道:“师伯祖的金玉良言,过儿必会牢记在心,此生不忘!”

    马钰欣慰地点了点头,连连说道:“好!好!好!”

    杨过见马钰虽白首皓发,仍是激动得有些失态,大违道家清净之道,当真是心中大为感动,回思原著中杨过前半生的坎坷遭遇,心中想着:“全真七子中,马钰谦和敦厚,丘处机忠义过人,王处一热血任侠,其他几人也俱是正直仁善之士,但最后七子却与杨过结下难解之怨,到底是谁之过错?”

    马钰好半晌才平静了心情,将歌诀一字一字细心讲解,心情畅快之下,不免又说了道家修炼内功的诸多奥秘,杨过全神听记,遇有不懂之处,也不敢立即发问,怕扰了马钰思路。

    这一传功讲解便是一个多时辰,直到夜幕漆黑,星辉倾洒,马钰才止了传授意,说道:“今日我讲授已是颇多,再说下去不免有助长之危,所谓贪多嚼不烂,你能将这些领悟完全,已足以受用,天色已晚,你且回吧。”

    杨过口中应是,又恭恭敬敬地叩首一拜后,才起身离去。

    马钰等杨过走出了大殿,又静坐了片刻,突然想道:“过儿如此良玉,交由志敬传授武艺,会不会令明珠蒙尘?我蒙先师临终托以重责,却未能担起大任,致令我教屡受灾难,险些失了道统。我道教虽讲究清静无为,但值此乱世,亦当有护教之人。”

    想到此处,马钰不由出声唤来守门道童,说道:“你追上过儿,告之于他,以后在习武之时,若有疑难之处,随时可来后殿,若我不在,就带他至我后山的清修之所。”

    道童应诺,转身便出了大殿,寻杨过去传掌教令喻。

    ps:游湖认为全真教与杨过之间的恩怨,是非实难一言概之,但最关键的结点,却在杨过身上。杨过入全真教之时,年纪尚幼,缺乏人情世故,又与七子之间缺乏了解和沟通,再加上因生存所迫养成的古怪性情,使之不易与人相处,处事也过于冲动,一遇冲突便如溃堤蚁穴,一扩再扩,渐成大洞,最终难以挽回。其实有多大点儿屁事?杨过受到赵志敬师徒的欺辱,向七子打个小报告不就完了?何以因几个良莠不齐的不肖弟子,将整个全真教都恨上了?但游湖又细细思之,觉得前面所想又有些片面。杨过之所以是杨过,便是因为他够狂!够傲!至情!至诚!至仁!他有一颗极为敏感且又极为自尊的心,有着宁死也不肯低头的执着。他浮躁,他任性,他偏激,但他最想要的,其实不过是一点简单之极的关怀,仅仅一点点就够了,有了这一点点的关怀,他便可以将所有的仇怨都能放下。游湖笔力有限,能不能将杨过的这种性格完整还原,没有一点把握,只能说,游湖会尽力而为,望读者朋友们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