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衣轻泪Android客户端

游遍五湖 作品

第十六章 陪马钰过新年(上)

    马钰说道:“这不就是角子吗?”杨过点了点头,说道:“对啊,是饺子。”他却是不知,马钰所说的“角子”和他认为的“饺子”同音不同字。

    马钰有些疑惑地问道:“你特意将这些角子带来是何用意?”杨过一怔,下意识地说道:“当然是过年了!难道过年不吃饺子?”马钰一笑,说道:“谁告诉你过年要吃饺子了?过年是要吃馎饦的。”

    杨过这下子糊涂了,心道:“奶奶的,这终南山不是在北方吗?怎么这里的人过年不吃饺子?这馎饦又是个什么东西?”他既是不知,便开口问了出来。

    马钰便笑着向他解释了一下“馎饦”是何物,杨过听了马钰的讲解后,想了半天才心中暗道:“奶奶的,这不就是前世的‘面片儿汤’吗?宋朝人真可怜,过年连饺子都吃不上!”

    杨过本来想给马钰一个惊喜,没想到竟是白费了心思,眼珠一转便说道:“师伯祖,这面片。。。。。。呃,这馎饦您都吃了这么多年了,肯定是吃腻了,今日您也换换口味,尝尝过儿为您做的饺子!”

    马钰见他一脸期待,心道:“难得过儿有这片孝心,倒真不能逆了他的心意,左右不过是一顿饭食,吃什么有何干系?”便点了点头,说道:“如此也好,今日我们就不吃馎饦了,改吃你做的角子。”他伸手拿了一个做好的生面饺子看了看,问道:“过儿,这角子都是你自己做的?你何时学会做这些的?”

    杨过点了点头,理所当然地说道:“是啊,这些都是我做的。以前我都是一个人生活,又没人教我做法,就只好自己捣鼓,尝试了几次也便会了。”马钰听得心头一酸,心中叹息:“也难为他一个孩子了,小小年纪就自己动手谋生。”

    杨过献完了饺子,又将那个小麻袋打开,拿出几棵葱、几棵蔬菜和用油布包裹的一小兜鸡蛋,说道:“师伯祖,饺子留到晚饭再吃,现在午时将至了,过儿先为您煮上一碗面条,这可是过儿的拿手招牌!”

    马钰含笑点头,那道童便带了杨过来到厨房。马钰在后山清修,一日三餐自不可能都由人来送,所以这里也有一个灶台,隔上十天半月便会有专人送来面蔬之物,由那道童再自行做饭。一切都已完备,杨过便大展身手,开始做起了午饭。

    于是在大年三十这日,杨过来到神雕世界的第一顿手艺——面条问世了,他也不想想,哪有人在过年时吃面条的?不过马钰不管他,那道童乐得清闲,自是由杨过一人裁决。

    好在杨过的手艺真不是盖的,一番忙活下来,端上来三大碗热气腾腾的纯手工鸡蛋打卤面,面条一根根白嫩细滑,卤子看起来色彩诱人,凑近了一闻,满鼻生香。

    杨过一手端碗一手持筷,来到马钰面前,讨好道:“师伯祖,您尝尝。”马钰不自觉地咽了下口水,笑道:“好,看起来还是蛮不错的。”

    也真是难为马钰了,作为天下道教之首的全真教掌教,平日里连个像样的饭食都没有,那道童的厨艺杨过可是领教过的,实在是上不了档次。

    马钰一动筷子,杨过和那道童自也不再矜持客气,捧起了碗便是一阵埋头大吃,小小的木屋之中顿时响起一阵“呼噜-呼噜”吃面条的声音,甚是不雅。当然声音的制造者是杨过和那道童,人家马钰是得道高人,连吃个饭都是慢条细理的,一副高人风范。

    一大碗面条看起来挺多,吃起来却是极快,三大碗面条很快便见了底儿。马钰放下了碗,开口赞道:“嗯,味道不错。”杨过心中得意,劝道:“那过儿再给您煮上一碗。”马钰摇了摇头,说道:“饭不宜多食,习武之人应懂得节制,凡事不可过于贪心。”

    杨过暗中翻了个白眼,想道:“不就是吃个饭吗?哪来的那么多讲究?”那道童舔了舔嘴角,本想再讨要一碗的想法顿时胎死在了腹中,掌教都已经这么说了,他可不能没有一点眼色。

    马钰享用了一顿二十一世纪的超级美食,身心大是舒畅,觉得应该对杨过表示一下关怀,便开口说道:“过儿,我听你郝师叔祖说,你昨日闯下大祸了?还将清笃打得不轻?”

    杨过不由暗自腹诽:“好你个郝大通,我不过是小虾米一只,也值得你这个代掌教特意打小报告?”他脸上现出一副可怜样,叫屈道:“师伯祖,你可是不知道,那鹿清笃对过儿下手毫不留情,若不是您传了过儿几手保命功夫,您可就再也见不到过儿了!”

    马钰吃了一惊,问道:“真有这么严重?”杨过拼命点头,回道:“过儿怎敢在您面前有所欺瞒?您若信不过过儿,大可向郝师叔祖问明一切。”马钰点头道:“若事情真是如此,倒也怪不得你了。”

    杨过不愿在过年的时候提这些扫兴的事,想起还有一样东西没有展示,就说道:“师伯祖,我见您这里还没有贴上对联,正巧过儿没事写了两幅,您给点评点评。”马钰不由大感兴趣,说道:“你竟还有这般本事?快快拿上来!”

    杨过在木箱中拿出了最后一只未曾打开的木盒,将其打开,从中取出一副折叠起来的红纸,呈递给了马钰。

    马钰接过,伸手展开一观,不由摇首失笑道:“你这字,实在是。。。。。。”说着不禁又摇了摇头,看样子实在是找不到合适的词汇来形容。那道童偏过头来偷瞧了一眼,顿时也是嘴角一咧,表情怪异,也不知是哭还是笑。

    杨过这次是真的脸红了,他哪会写什么毛笔字啊?能将繁体字认全就不错了,就这还是多亏了黄蓉教读四书五经的结果。他急欲找回丢掉的面子,便催促道:“这字写得好不好有什么重要?关键要看内容!师伯祖您再仔细看看。”

    马钰便又将目光投在纸上,口中轻念出声:“冬去山川齐秀丽,春来桃李共芬芳。”沉吟了琢磨了片刻,又说道:“嗯,这副对子不错,对仗极是工整,内容也颇有清新之意,不错,很是不错,可评为佳作了,可是有横对?”

    “在这里呢!”杨过从木盒中拿出张一尺来长的横对,递给马钰。马钰一见是“新年大吉”四字,点头道:“虽说通俗了些,倒也能涵盖大意。”杨过笑道:“这对子就是给平民百姓们看的,整得那么高深谁能看懂?”马钰不由点头赞同,说道:“为文当以传意为目的,此话在理。你不是写了两幅字吗?将那一副字也拿过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