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衣轻泪Android客户端

游遍五湖 作品

第二十章 头不能白磕

    杨过刚从古墓回到山上,就见赵志敬迎面急匆匆走来,见了他劈头就问:“你上哪里去了?我在教中上上下下找你都快找遍了!”

    杨过见赵志敬一脸怒气,不禁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他这个便宜师父对他冷淡了大半年都不理不睬,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关心他了?

    以前他和赵志敬的关系虽说冷淡,但对赵志敬总还保持着明面上的敬重,不管如何,赵志敬还是他名义上的师父,他也不能太过失礼,以免惹人非议。但自从小较之后,赵志敬见了他便没有好脸色,说出的话不是冷嘲热讽便是夹枪带棒,找茬的意味十足。他虽然心中厌恶,却又不能直言顶撞,每次都只能生生的受了。三番五次之后,他积了一肚子的火气,这种拿热脸去贴冷屁股的感觉实在令他感觉不爽,他可没有找虐的癖好。

    既不愿虚情假意,整日看赵志敬那副恶心人的嘴脸,又不能有忤逆之嫌,以避免赵志敬借机发挥,对他进行体罚,如此自相矛盾之事,他该如何应对?

    杨过绞尽脑汁也没能想出一个面面俱到的办法来,最后无法可想之下,只得采取了最有效的策略——老子惹你不起,难道还躲不起吗?自此,杨过见了赵志敬便躲得远远的,让赵志敬有火也没机会发出。但这次杨过心中念着古墓,对周围的情况缺了注意,竟是被赵志敬寻了个正着。这也算是赵志敬的运气,不然,有得他找的。

    杨过见赵志敬发怒,心下有些幸灾乐祸,一脸无辜地回道:“弟子也没上哪儿去啊?吃了晚饭之后有些撑着了,就在山间转了转,赏赏花看看树什么的,说起来,这山上的风景还是蛮好的,游览了一圈之后心情愉快!”

    赵志敬听了不禁心头大怒,这寒冬腊月的,哪里有什么花了?树倒是有许多,但一棵一棵光得比乞丐的口袋都干净,有个屁的风景?这小兔崽子竟是当着他的面就敢胡乱敷衍,以后定要找个机会再打他一顿!他在心里暗暗咒骂着杨过,但此下里尚有急事,只能将其暂且放过,忍着怒火斥道:“以后若再外出,提前报知于我,再敢私自乱跑,定重重将你责罚!现在你跟我走,丘掌教有事问你!”

    杨过听是丘处机寻他,心下有些疑惑,几个月前丘处机和王处一共同下山,赴山西处理对付李莫愁之事,直到小较之后的第二日才返回了教中。但之后的这几日里,丘处机也没说要召见于他,今日值此年节之际,急着见他又有何事?

    二人一路无话,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重阳宫门外。杨过这半年来,早已快将重阳宫的门槛都踩烂了,对进重阳宫这件令其他弟子感到极其荣耀的事情,已经处之泰然,面上显得波澜不惊。

    守在道宫门口的道童已经换了,杨过见不是熟人,也没有上前攀谈,一言不发地在一边站着。赵志敬却是上前微微拱手,说道:“还请进去向掌教通禀一声,就说弟子赵志敬求见。”那道童有些好奇地看了杨过一眼,便进殿去通报了。

    天色漆黑,殿中已燃起了明烛,但由于大殿空阔,明烛又是甚少,不少地方还是显得昏暗不明。

    大殿之中,有两名道士居高而坐。左边座上的道士双眉斜飞,方面大耳,右边的道士却是肥胖高大,脸孔极长。前者乃是长春真人丘处机,后者正是广宁真人郝大通。

    两人正在说着闲话,只听得丘处机说道:“郝师弟,你刚才说过儿这半年来进步不小,可是真的?”郝大通点了点头,说道:“过儿的师父虽是志敬,但这半年来他的武艺却是马师兄亲自所授,如今过儿根基已经牢固,却是可以传他更高层的内功心法了。”

    丘处机回到派中之后就接替了郝大通的职务,里里外外忙得不可开交,今日得了空才想起许久没见杨过了,便命道童去唤杨过。但道童奉命前去找人时,杨过却不在房内,问了几名教中弟子,也都不知晓杨过的去向。道童无奈,只得无功而返,将此事禀告给了丘处机。

    丘处机以为杨过是出去耍玩,便又将赵志敬召来,命他在教中四处找找。在中间的这段时间里,正巧郝大通前来,有事要和丘处机商议,两人议事完毕后,丘处机便顺口询问杨过的习武进度。

    听得郝大通说杨过半年便已将根基打牢,丘处机不禁又惊又喜,感叹道:“看来在授徒传艺这一事上,你我二人皆差之大师兄远矣。当年大师兄前去大漠,暗中向靖儿传授了我派心法,结果以靖儿那样的资质,都在不到两年之期便有了内功根基。而今过儿更是远超靖儿,其进步之快,遍观我教上下也是无人可及啊!”

    郝大通说道:“大师兄之才,你我二人自是远远不及的,可惜大师兄性子太过恬静,不喜尘杂之事,对收徒一事也不怎么上心,若不然,这第三代首席大弟子的名头,怎么也落不到你那宝贝儿徒弟的头上。”

    丘处机亦是有些遗憾,说道:“是啊,大师兄一心向道,对武学之事却是有些疏淡,若非是事出有因,极少见他在授人武艺上花费时间。当年我与江南六怪打赌,要靖儿和康儿比武较艺。大师兄得知后,觉得我过于争强好胜,有违道家清静无为之道,劝说我无果后,才暗中传授靖儿内功修炼之法。如今,因我当年疏忽大意,大师兄深觉有愧于杨家,又亲自授过儿武艺。现在细想己过,我实感愧疚啊!”

    郝大通劝慰道:“师兄何必如此见外?我们师兄弟几人,这些年来同风共雨,情逾手足,还用为此等小事而疏了情分?若换了是我出了疏漏,师兄你不也照样舍命补救?”丘处机面有惭色,说道:“师弟此话甚是,是我失言了。”

    两人正自谈话间,门外道童入内禀报,言道赵志敬求见。

    丘处机说道:“志敬应是已寻到了过儿,让他们进来吧。”丘处机这话前半句是对郝大通而说,后半句却是在吩咐那道童去传话。

    那道童施礼下去不久,赵志敬便和杨过一前一后走了进来。等赵志敬上前礼毕后,杨过走上前去,先将怀中放着点心的包裹放置一边,然后双膝一跪,便向丘处机和郝大通一人磕了一个响头,口中大声道:“过儿见过师伯祖和师叔祖,恭祝您二老天年永享,万世金安!”

    说完了祝词后,他又伸出双臂,将两手在两道面前展开,说道:“师伯祖、师叔祖,现在该您老二位给过儿过年的红包了!”

    丘、郝二人不由面面相觑,半晌说话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