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衣轻泪Android客户端

游遍五湖 作品

第三十四章 虚惊一场

    为fengyi2008兄加更。

    *******************

    杨过大喊大叫地奔了过去,方至半途,却陡然听到一声嘶厉的惨叫,随即林中又恢复了平静,就如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若不是他的精神高度集中,将一切声响都听得真真切切,几乎都要怀疑是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但这声惨叫响起后,杨过的心中却是一下子放松了下来,他将脚步停下,转身便欲离开。

    这时十数步之外的林中传来一阵簌簌响动,眨眼间钻出来四名身着道袍的全真教弟子。这四人一见杨过,便回头向林中喊道:“师父,师祖,杨过在这里,我们找到他了!”

    杨过识得其中一个道士正是尹志平的徒弟,心中不由一阵苦笑,心道:“我此时千方百计的便是要避开全真教之人,没想到一时失察却是自个主动撞进来了,这坏运气来了果然是躲也躲不过去。”他既知丘处机便在林内,无论如何也不敢就此一走了之,只是不停地叹息着,任凭四人将他团团围住。

    “将他带进来!”林中传出一声断喝,威严中隐含着怒气,杨过一听之下便认出了声音的主人,正是丘处机无疑。

    “杨师弟,师祖已经下令了,跟我们走吧。为了找你,我们可是快将整个终南山都翻遍了!”出言的这名道士看着杨过的目光之中,透着浓浓的不满,当然,还夹杂有几丝幸灾乐祸的味道。

    到了此时的境地,杨过还能有其它法子可想吗?他又叹息了一声,有些垂头丧气地迈步入了林去。

    杨过刚一进得林中,便在空气中嗅到了一股浓浓的血腥之气,有些令他作呕。再看地上,到处都是一片狼藉,残枝断草铺了满地,细心查看之下,还会发现几大片的血迹,像是经历过了一场激烈的搏斗。

    对这种情况,杨过在心中已经有所预料,倒也没有显得多么吃惊。他扫眼又寻找了一下,果然在一侧的草丛中看到了血迹的源头——那是一大一小两头已经死掉的野猪。小的颈上有一道长长的伤口,似是被利剑所伤;大的却是齐头被断,尸首分离,看着就令人触目惊心。

    而在另一侧的树下,此时并排站立着十数名道士,其中被拥在中间的六人却是格外引人注目。他们或是手持拂麈,或是目光照人,或是白须白发,或是面现红光,等等情状,不一而足。

    杨过一见之下,当即便大步走了过去,一甩道袍下摆,就在六人面前跪了下来,口中恭敬说道:“弟子杨过,见过掌教和众位真人!”

    马钰面含微笑,伸手虚扶,口中温声说道:“起来吧,看你这孩子,怎么满身都是血迹?可是也碰到了山中的野兽?”

    杨过鼻子一酸,险些就放声哭了出来,刚才急速奔走的这一路之上,他忍不住的便会胡思乱想,最恐惧的便是心中极为在乎之人变成了冰冷的尸体,如今乍逢马钰等人安然无恙地站在他的面前,又听得马钰关心责备的言语,心中压抑的情绪却是再难抑制。

    他连忙将头低下,又在地上叩了一个响头,便是藉此之机,已是悄悄地用衣袖将眼中的泪水拭去,等他起身站立起来后,已是换上了满脸的笑容,口中说道:“师伯祖真乃有道真人,掐指一算便查知了一切情由,弟子身上这伤正是被几头畜生所伤。”

    赵志敬向丘处机等人汇报杨过的事情时,有意略掉了剑伤杨过的细节,是以全真五子对杨过身上的伤势来源尚是不知。而杨过此时的心情还沉浸在与马钰等人重逢后的喜悦之中,自也没有必要在此等情况之下将这等杂事特意点明。

    丘处机听得杨过的话语,顿时冷哼了一声,斥道:“满嘴谄媚之言,没有一点正形!我问你,这半日你作何去了?与何人待在一起?”

    杨过的心不由一紧,心道:“看来师伯祖他们果是冲着义父而来,却需想个借口蒙混过去。”他面上没有显出紧张之色,而是装出一副不好意思的表情说道:“弟子在嘉兴之时,曾受过一人恩惠,便认了他做义父。此次他突然前来探望,弟子想着怎么也要在他面前显摆一番,便领着他在咱们的山上转了一转,也好让他开开眼界,见识一番我们全真教的风采。弟子此举。。。。。。可是有什么。。。。。。不妥?”

    丘处机双眉一耸,目光炯炯地盯着杨过,又是问道:“此时你那位义父却是身在何处?”

    杨过耸了耸肩,有些遗憾地说道:“弟子和他在山上转了一圈之后,想让他前去拜见众位真人,但他说什么也不肯,说是另有要事需要处理,没多久后就离开了,如今去了何处,弟子也是不知。”

    孙不二插口问道:“你说他已经走了?”

    杨过点头回道:“是啊,他的功夫比弟子高得多,想走就走,弟子也是拦他不住。”

    王处一闻言面上的表情有些复杂,开口说道:“看来我们是来晚了一步。”

    刘处玄眉头微皱,看了杨过一眼,开口问道:“刚才你在外面大喊大叫,可是在寻你那义父?他既已离开,你为何还要寻他?”

    其他几人经刘处玄提醒,也是想到了这点,顿时都将目光盯在了杨过的脸上。

    杨过顿感压力空前之大,额头上都微微渗出了汗迹,但此刻却是半分犹豫都要不得,连忙回道:“弟子刚才正要回去,听得这边有打斗之声,还以为是义父和咱们派中的弟子起了冲突,是以出言提醒。”

    全真六子听到这个回答,面上的表情都轻缓了几分,令杨过不由暗暗松了口气。

    丘处机却又突然向杨过问道:“过儿,我现在问你一事,你可要仔细回答,不可有任何隐瞒,你能否做到?”

    杨过心知最关键的问题就要来了,成败就在此一举,便严肃了脸色,认真地回道:“师伯祖尽管询问,弟子不敢有任何隐瞒。”

    丘处机满意地点了点头,问道:“你可是知晓你那义父的身份?”

    杨过摇了摇头,说道:“弟子认他做义父以来,从不曾询问过义父的姓名,也不知晓义父的身份。不过既是师伯祖您垂询,弟子下次再向义父问明。”

    丘处机紧盯着杨过的眼睛看了片刻,终是消去了脸上隐含的那丝怒意。

    马钰笑道:“我便说过儿定是不知内情,否则不会做下如此糊涂之事。”

    杨过装作毫不知情地问道:“师伯祖,弟子做了什么糊涂之事?”

    丘处机厉声说道:“你那义父是。。。。。。”

    他话还未说完,便被马钰出言打断,后者说道:“师弟,此事既然已经无果,就不必多说,何必与一个小孩子计较?”

    丘处机见大师兄有意回护,也不好在众人面前落了他的面子,只能长长地叹了口气,不再言语。

    杨过有心将话题转开,便颇感好奇地向马钰问道:“师伯祖,这里刚才发生了何事?为何如此狼藉?”

    马钰摇了摇头,有些无奈地说道:“刚才你的一位师兄在林中查探情况,不知如何惊动了一头野兽,遭到了它的袭击,你师兄便出剑将它杀了。没想到杀了一头小的,却引来了一头大的,你师兄大意之下被其所伤,幸好你丘师伯祖及时赶到,出手将你师兄救下。”

    杨过心道:“原来那头大的野猪,是被丘师伯祖一剑断了头颅,丘师伯祖好重的煞气!”他顺着马钰示意的方向看去,果然见到一名道士坐在草地之上,右腿上还裹了伤布。

    郝大通这时询问五人道:“既然那人已经离开,我们现在是否该返回教中?”

    马钰点头说道:“大家也都劳累了半天了,都回去吧。”

    杨过心中一喜,暗道:“原来是虚惊一场!事情虽然发生了点意外,不过现在看来还算顺利,只要师伯祖他们返回了教中,一切便可无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