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衣轻泪Android客户端

游遍五湖 作品

第三十六章 危命

    听得孙不二发问,杨过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心知事情发展到了这般境地,已经无法再隐瞒下去了,他颇感艰涩地回道:“弟子对众位长辈。。。。。。确实有所欺瞒。”

    丘处机侧过头来,向杨过喝问道:“过儿,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这恶人的身份?也知晓他并未离开?”

    杨过低头沉默了一会儿,再抬起头时,脸上显出了几丝坚定之色,点头说道:“不错,弟子一直都知晓义父的身份。先前说谎,也是为了让众位长辈与义父避开。”

    丘处机闻言勃然大怒,厉声斥道:“到了此时你还称他作义父?你知不知道他做下了多少恶事?”

    马钰也满脸都是怒意,极为痛惜地问道:“你既知他的身份,就该知道他是一个大奸大恶之人,何以仍是认贼作父?”

    杨过转动目光,在全真六子的脸上一一扫过,见人人都是目欲喷火,心下叹息了一声,但仍是开口说道:“弟子知道,在所有人的心中,义父是一个无恶不作之人,我杨过认了他作义父,便是欺师灭祖,便是大逆不道。但我杨过何必要管他人如何去想?我自小便是一个人长大,在寒冬之中受冻之时,没有人施舍过一件衣服;饿得晕倒在路边之时,也没有人会看上一眼、喂上一口饭食;我受他人欺辱打骂之时,那些看到的人不但不会上前相助,反而对我尽是嘲笑蔑视之语。我杨过能活到现在,靠的是坑蒙诈骗,靠的是丧尽尊严。我不懂得什么大的道理,我只知道,若有人肯对我好,我杨过便是豁出了性命也要回报于他,哪管他是大忠大义还是大奸大恶。义父救过我的性命,便是这天下之人人人都唾弃于他,我仍是要称他为义父!”

    众人都被他这一番大违正统的言语震得呆住了,过了好半晌,马钰才摇头沉声道:“我们学武之人怎能为了自身性命而置大义于不顾?你糊涂啊!”

    其余之人亦是怒声呵斥,纷纷指责杨过狂逆无教。

    丘处机一步踏前,按住了杨过的肩膀说道:“当年我一时疏忽,对你父缺了管教,使得他认贼作父,最后犯下大错。现在我绝不容许你再步了你父的后尘,使杨家落得个不仁不义的恶名。我只问你,让你现在便与这恶人断了父子关系,你可是能够做到?”

    杨过以往见到丘处机发怒,都是心中怀有畏惧之念,但这次他却迎上了丘处机的目光,平静地说道:“我杨过不欠这世人一厘一毫,也没有觉得自己做了什么错事。义父之前所犯下的罪孽,我杨过终这一生,会一一替他补偿回来。师伯祖让弟子做什么事情都可以,但让弟子做一个忘恩负义之人,请恕弟子不肖,弟子不能答应。”

    丘处机满面的怒意突然消失,缓缓闭上了双目,再睁开双眼之时,脸上大有萧索之意,好似一下子苍老了几岁,他盯着杨过说道:“你能有此番言语,倒也没有彻底迷了心智,但杨家的忠烈门庭岂能被你污了声名?我全真教统领天下正道,也不能容忍有你这样的孽徒。我丘处机传了你这一身武艺,是要你护国为民,不是让你为恶作逆。你既无丝毫悔改之意,我也是救你不得,你就好好去吧,记得见了你杨家先祖后,要伏罪认过。”

    杨过听得他话语蹊跷,似大有深意,心中已是感到不妙,忙要移步脱开。但他身子方动,已被丘处机扣住了右手脉门,顿时全身劲力一松,再也动不得分毫。

    丘处机左手制住了杨过,右掌忽的扬起,带着一股劲风便向杨过的头顶拍下。

    杨过见状不由大惊失色,一脸恐惧地望着丘处机,目光之中大有乞怜之意。丘处机见之,也是心中恻隐,右掌不由顿了一顿,但随即又继续向下拍来。

    “师弟!”马钰一惊之下便要出手去拦,但丘处机早就已有准备,所占方位与马钰之间,正好有赵志敬相隔,却是来之不及了。

    王处一、孙不二等人虽也想上前相阻,但心中却是犹豫了一下,等得再想出手时,已是失去了机会。

    眼见杨过丧命就在顷刻,厉啸破空之声突的响起,一物迅如奔雷,疾似闪电,在空中一闪便即消失,随后丘处机的身子一个踉跄,斜退了开去。

    杨过本欲闭目等死,但突然之间觉得手腕上一轻,丘处机已是放开了他的脉门。他虽然不知道是何原因,但险死还生之下,自是不会放过任何求生的机会,发足便拼命跑了出去。

    “休得伤我孩儿!”杨过正卖命奔逃,身子忽的一轻,已被一人抱起,他正感惊惶,呼吸之间却闻到一股臭味,知晓是欧阳锋出手将他救下,顿时将提着的心放了下来。

    原来欧阳锋一直苦苦思索回忆,却始终记不起“欧阳锋”是谁,有时脑中灵光一闪,但还未抓住,却又消失不见,只急得他不停地原地转圈,狂乱抓扯着头发。他转了一阵子之后,突然想道:“我何不问问我那乖孩儿?这些牛鼻子知道欧阳锋,他跟牛鼻子学武功,定然也是知道的。”

    他一心想着“欧阳锋”的事情,连自己此来的目的都忘了个一干二净,这时想起了杨过,才将所有的事情又回想了起来。

    他抬头去寻找杨过时,正见丘处机举掌向杨过的头顶拍下,不由心中大惊。余光扫见地上有一块石头,便捡了起来,运使内力将石头发出。

    欧阳锋指上的功夫虽不及黄药师的“弹指神通”神妙,但他内功深厚无比,一掷之下力道大得出奇,那石子“嗖”的一声便飞了出去,直向丘处机的右臂打去。

    马钰、刘处玄和王处一三人,一听石头的破空之声,便知不能硬接,俱都或出拂麈,或挥长剑去拦。但这小小的一块石头,竟是无可阻拦。那拂麈和长剑与之一触便被震开,石头一路势如破竹,仍是直直地打向了丘处机的右臂。

    丘处机此时侧对欧阳锋的方向,听到了破空之声后虽然想要闪避,但这块石头来得实在太过快速,若是闪避之下便会被石头打在了头上,无奈之下只得用右掌含蓄劲力去挡。这一挡之下,右掌顿时被石头的冲劲撞得血肉模糊,身子也被石头上的后劲带的向一旁退开。

    郝大通和孙不二见状都是大惊,和众弟子一起上前询问丘处机的伤势。

    丘处机活动了一下右掌说道:“指骨断了三根,不过这手臂算是保住了,这恶贼好大的劲力!”

    马钰等三人也是心有余惊,均自心想:“这石头接连受了我们三人的抵挡,仍有这般余力,若是直接打在了人的身上,岂能还有活命?”

    且不说全真教众人作何想法,欧阳锋将杨过救出后,便对杨过说道:“好儿子,这些杂毛道士想要杀你,我便将他们都杀了为你报仇,你只管在这里看着,绝没有人能再伤得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