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衣轻泪Android客户端

游遍五湖 作品

第三十八章 查探石室

    孙婆婆见杨过患得患失的表情,也不再忍心吊他的胃口,便笑着点了点头。

    杨过立时便欢呼了一声,抱着孙婆婆便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

    孙婆婆顿时笑得眼睛都看不见了,显然心中极是受用,但她口中却是骂道:“看你这孩子,没大没小的,可是想要讨打?”

    杨过自从重生之后,就一直对这座古墓抱有一种奇特的念想,便是在夜阑闲思之时,也总幻想着古墓之内是一番怎样的光景。久而久之,古墓便成了夜空中的清月,望之朦朦胧胧,如纱似雾,偶尔离得近了,在树梢逗留片刻,便只想着能用手去触摸一下,看它到底是真实还是虚幻。

    可以说在不知不觉间,古墓已成为了杨过心头的一种寄托,寄托着他对爱情的衷愿,也寄托着他对未来人生的畅想。

    这座古墓中住过的男子成就了天下第一的神话;住过的女子诠释了对爱情至死不渝的忠贞。天下,佳人。若有人能够双得,此生还复有何憾?

    杨过的心头在一瞬间便是百念千转,等激动的心情略微平静,便急忙拉着孙婆婆询问详情。

    孙婆婆见他一脸猴急的模样,感到既是可笑又是可爱,便拉着他的手坐下来,细细地讲明了前因后果。

    原来那日杨过失血不少,之后又受重伤,兼之在一日之间更是经历了感情上的大起大落,在昏迷过去之后不久,便又发起了高热,情况甚是危急。好在欧阳锋这位玩毒的大家,医术亦是非同凡响,几剂药汤灌下去之后,直接便令杨过退了热。他见杨过仍是昏迷不醒,便又不惜损耗功力,为杨过通经活脉,治疗内伤。

    这般一日一夜过去之后,杨过的伤势总算稳定了下来。但接下来如何安置杨过,却令欧阳锋发了愁。杨过的肺腑受到了创伤,非是三五日之间便能痊愈,需要在一处安静的地方慢慢调养。若是杀人放毒,这个欧阳锋在行,但若要由他来照顾杨过的生活,又实在是有些难为了他。才不过照顾了杨过两日,欧阳锋便有些不耐烦起来,急得直抓头发。

    便在这时,孙婆婆寻了过来。那日杨过被欧阳锋带走之后,她便对杨过的安危上了心,就一个人去山林中寻找。但她寻了许久也没有什么结果,便想着杨过兴许已经回到了山上。于是她又来到了重阳宫之外,准备进去打探一番。也是事有凑巧,几个经过的道士恰巧就在谈论杨过,她便悄悄地跟在后面偷听,这才得知全真教大举出动,也在山中寻找杨过。她想着全真教人多又熟悉地形,寻起人来自然更快,便沿着全真教众人的足迹追了过去。

    但孙婆婆不擅于追踪之道,等她找到全真教众人之时,欧阳锋已经又带了杨过离开。好在这次她的运气好些,欧阳锋在一次生火熬药之时,升空的青烟被她发现,就循着青烟的方向追了过去,果然被她寻到了杨过。

    孙婆婆一见杨过的情形,便提出要将杨过带走由她照看。欧阳锋正巴不得将这些麻烦之事转手,闻言自是万分的同意。当然,这也是因为杨过向欧阳锋讲过孙婆婆的事情,欧阳锋知道她对杨过没有恶意。否则,欧阳锋虽然疯癫,却非是傻子,不会随随便便就将杨过交出。

    欧阳锋想着杨过养伤最好用些补药,便对孙婆婆交待了几句,然后便转身离开了,也不知去了哪里。

    杨过听完这一切后,摇头叹道:“我那义父脑子不太好使,说不定还没走出几里,就将寻药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了,这一去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够回来。”

    他感叹了几句,又想到一事,便问道:“婆婆,龙姑姑不是一直不同意我进到墓中吗?为何这次却是同意了?”

    孙婆婆听得他询问,脸上显出几分犹豫之色,叹息了一声才说道:“你龙姑姑并没有同意,是我好说歹说,她才同意了你在墓中养伤,不过一旦你的伤势痊愈,就必须要离开这里了。”

    杨过闻言“哦”了一声,脸上的表情直接由惊喜换成了浓浓的失望,他有些赌气般地说道:“那我就一辈子病着好了,这样我就能一直待在这里了!”

    孙婆婆在他的头上敲了一记,佯怒道:“你这孩子怎地说出这般不吉利的话来?哪有人盼着自己生病的?”

    杨过哼哼唧唧地说道:“生病有什么不好了?可以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还不用担心被人赶了出去,平时我哪有这般的待遇?”

    孙婆婆见他使小性子,便笑着说道:“你想被人伺候着吃饭穿衣还不容易?婆婆这便为你去做些饭来。”

    杨过想也不想,直接回道:“我不饿!”他这句话刚刚说出,便听得自己的腹中一阵“咕-咕”声响,不由红了脸色。

    孙婆婆顿时一阵失笑,本想取笑他几句,又担心他面皮薄,受了取笑后会生气,便面带笑容地转身离去了,到了门口又转首说道:“你就在床上好好地待着吧,不要随意乱走,你龙姑姑若是发现了会不喜的。”

    杨过答应了一声,等孙婆婆离开之后,却立刻便下了石床,在石室内转圈走动。但石室本就不大,又没有什么摆设,他便是闭着眼睛走,都不用担心撞坏了什么物什,又有什么可看的?

    他转了几圈之后,便有些待不住了,想道:“我好不容易进来了一次,若是一直在这里待着,岂非是无趣的很?我且悄悄的看它一看,可不能浪费了这么难得的机会。”

    他侧耳听了一会儿,没听到什么声音,又蹑手蹑脚地来到门口,探头向外查看,直到确定无人之后,才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

    石室之外是一条三尺宽的甬道,甬道是用石板铺就,再看向两侧的墙壁,采用的也全是整块的巨石。

    杨过小小地惊讶了一下,心道:“我的个乖乖,这若是被困在了这里,还真是难以出去。”他刚才见孙婆婆向左侧去了,便也选了左侧的方向向前走去,边走边在心中想道:“这古墓中虽是机关众多,但婆婆刚刚从这里走过,总不至连这里也埋伏了机关。”

    他走出了十几步之后,便在石壁一侧看到了一道石门,从他的角度能看到,那石门并未关闭。他不由心中跳了跳,走上近前,偷偷摸摸地向内窥探。

    但这间石室之中空无一物,比他待的那间石室还要空旷,他待的那间石室好歹还有一张石床。

    杨过小小地失望了一下,又继续向前走去,这条甬道有七八丈之长,其间他又发现了几间石室,但同样都是空空荡荡,并无人在内。

    眨眼之间,杨过已走到了甬道的尽头,再向前已是被一块巨石挡住。他口中喃喃地说道:“婆婆想必就是从这里过去的,却不知这石壁该如何打开?”他趴在石壁之上,仔细地查看了一番,还不停地用双手敲敲打打。

    但整块巨石光滑无缝,也找不到什么开门的机关,杨过努力了半天也是毫无头绪。

    “真是奇怪了,难道婆婆会穿墙术不成?”杨过口中嘟囔着,不信邪地又搜索了一遍,结果又是毫无发现。

    “哎,算了,想那李莫愁身为古墓派的传人,都不清楚这里的机关,我这个外人若是这么容易就能发现才是奇了怪了。”杨过摇了摇头,便转身就要离开,这时他身后的石壁一阵“咯咯”声响,却是被人打开了。

    ps:这书总算是有了一个封面,看起来好看多了,人物设计得还是蛮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