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衣轻泪Android客户端

游遍五湖 作品

第五十一章 你待我最好

    杨过话音一落,直接便将赵志敬吓得魂魄皆丧,身为江湖中人,武功可是安身立命的根本,若是被废掉了武功,当真是比任何事情都要痛苦。

    赵志敬身子一动便想逃开,杨过却早有准备,长剑下划,已是将剑尖触到了赵志敬的下腹丹田,戏谑地说道:“赵道长,你若敢再动上一动,小爷我这剑可就对你不住了。”

    赵志敬脸色阴晴不定,强自镇定地说道:“杨过,这次是我小看你了,我认栽,你到底想要怎样?”

    杨过冷声说道:“我杨过做事,向来恩怨分明,以前你如何对我,我现在便也如何待你,你说我想要怎样?”

    赵志敬忍着怒气说道:“以前我对你虽说冷淡了一些,但也传授过你武艺,一恩一怨也算相互抵消了,今日之事也是因为你叛教在先,我身为全真教弟子,自然要捉拿于你,又有何错?”

    杨过冷笑道:“你若是真心传我武艺,我杨过又岂能不念你的恩情?莫要以为你这般狡辩我就能放过了你,你心中存着何种卑鄙心思,我一清二楚,需要我现在说出来吗?”

    赵志敬冷哼了一声,说道:“你想说便说,我赵志敬行事堂堂正正,也没什么事情是说不得的。”

    杨过哈哈笑了两声,说道:“却是我迂腐了,像你这种龌蹉虚伪之人,和你讲这些道理有什么用处?咱们也不要在这里打嘴仗了,还是来点儿简单直接的吧。你不是想要保全这身武功吗?那就自掌三十个耳光。小爷我若是觉得满意了,就可以考虑放你一马。”

    赵志敬怒道:“小畜……”

    杨过脸色一变,长剑一送,剑尖已入肉半分,冷冷道:“你有胆量就可以接着再骂。”

    赵志敬只感腹上一痛,吓得连忙闭上了嘴。

    鹿清笃叫道:“杨过,你不要乱来,你快快放了师父,不然我可要喊人了。”

    杨过看了他一眼,笑道:“你不说话我倒险些将你忘了,你将手中的剑放下,然后走过来。”

    鹿清笃心中一紧,呸了一声,说道:“你休想!”

    杨过轻轻转动剑尖,对赵志敬说道:“赵道长,看来我的话不太好使,还是你来说吧。”

    赵志敬额上渗出几丝汗迹,向鹿清笃望了一眼,冷声道:“照他说的去做。”

    鹿清笃不由心中更是紧张,期期艾艾地说道:“师父,这个……这个……”

    他看了看赵志敬,又看了看杨过,突然一转身便向山上跑去,口中喊道:“师父,我去找人救你,很快就会回来!”

    赵志敬见他竟然舍了自己独自逃跑了,不由气得破口大骂:“混蛋!”

    杨过哈哈一笑,说道:“赵道长教的好徒弟啊!现在你那好徒弟已经跑了,这里可是不能多待了,你慢慢转过身去,记着不要耍什么小心思,我虽然不想杀你,但你若不好好配合,我也会改变主意的。”

    赵志敬无奈,只得依言转过了身去。

    杨过剑指着他的后心,说道:“去东边的树林。”

    二人一前一后进入了一片林地,杨过突地一脚踢在赵志敬右腿的腿弯,正中他的委阳穴。

    赵志敬正自走着,不虞有此突袭,右腿一麻,便不由跪倒在地。他正要站起,左腿上又是一麻,双腿顿时都跪了下来。

    杨过这时已经转到了赵志敬的身前,将剑压在了他的脖子上,喝道:“跪着别动!”

    赵志敬受此侮辱,气得几乎昏了过去,他双目如欲喷火,盯着杨过说道:“杨过,你不要将事情做得太绝!”

    杨过想着原著中就是眼前的这个无耻小人,明明发过誓言不将小龙女在花丛中裸身的事情说出去,最后却当着武林群雄的面,违诺将事情抖出,可绝无半分的道德仁义,不由冷笑道:“我曾向你磕头拜师,现在你又跪了回来,我们便再无任何关系了。”

    赵志敬还想挣扎着起来,杨过已经伸指点了他胸前的穴道,使他无法动弹。

    赵志敬突然长叹了一声,说道:“杨过,我们之间并无必死的仇怨,现在你已经报复过了,我们两人之前的恩怨也可以一笔勾销了,你是不是可以放开我了?”

    杨过见他虽面色平静,但眼神之中却藏着几缕恶毒之色,挥手便扇了他几记耳光,说道:“你不用在我面前假惺惺地装什么大度,你现下是不是正想着如何才能将我碎尸万段,好报复回来?”

    他见赵志敬不语,便又接着说道:“我本想废了你一身武功,但你能救助山下那些难民,无论是你自愿还是有其它图谋,你总算做的是利民之事,我若就此将你废了,倒显得我不能顾全大局,今日我就放过你,你走吧。”说着便解开了赵志敬身上的穴道。

    赵志敬起身后看了他一眼,然后不发一言,转身便去了。

    杨过望着赵志敬的背影,突然觉得有些意兴阑珊,心中自嘲道:“看来我还是心肠太过软弱,就这般放他回去,今后却是为我自己多竖了一个敌人了。”

    他摇了摇头,抛出脑中的杂虑,也离开了这里,回转古墓去了。

    孙婆婆见杨过回来,心中总算放松下来,轻声责备道:“怎地去了这么久?看你这一身尘土脏的,快去换身衣服。”

    杨过笑道:“半路上碰到几个全真教的熟人,耽搁了些时间,是以回来得晚了。”

    孙婆婆闻言关心地问道:“可是有什么麻烦?那些牛鼻子有没有为难你?”

    杨过傲然道:“咱们古墓派的武功比他们全真教可是高明多了,他们若是有哪个不开眼敢为难我,定要叫他们好看!”

    孙婆婆见他没受什么伤,也就没有多想,说道:“你换了衣服后就去向你姑姑陪个不是吧,我看她可是有些不高兴了。”

    杨过答应了一声,换完了衣服便径直向小龙女的房间走去。

    小龙女正手持针线缝补着一件衣衫,听到动静,抬头斜了他一眼,冷冷地说道:“你还回来作甚么?山下不是有许多好玩的事情么?总比得这冷清清的墓中好上许多。”

    杨过陪着笑脸说道:“这外面的世界再好也及不上姑姑你待我的好,外面哪有人会给我缝补衣服?”

    小龙女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冷笑道:“你觉得我好便是因为我给你补衣服么?那以后这些事情你就自己来做吧,我可不做这般的好人。”

    杨过暗骂自己嘴笨,忙上前为小龙女揉肩捶背,讨好道:“姑姑这是说的哪里话了?你对我的好又岂是一件衣服能比的?你给我做衣服,又教我武功,待我比这世上所有的人都好。只要你不赶我走,我一生一世都会陪着你,好好报答你。”

    小龙女常听杨过说自己待他很好,虽不知哪里好了,但杨过既是这般说,她便也果真觉得自己待他是真的很好。这一年多以来,她虽一直对杨过冷言冷语,但也只是多年练功的心性使然,实则在不知不觉间便已在多处细节中流露出对杨过的关怀疼爱。

    而杨过也是一个心思玲珑的人儿,谁对他好与不好,他都看得清楚明白,有时他练武练得不对了,小龙女便会对他责罚,他也不做任何的违抗,事后反而对小龙女更是言听计从,当真做到了一个徒弟应尽的本分。

    小龙女听他又提到自己待他的好,便说道:“以往你每次提到外面的世界,就会眉开眼笑,心思不属,我想你一定是觉得这古墓中闷得紧了。现在你觉得我对你好,才能忍下心思留了下来,等你以后长大了,就不会这么想了,还是会下山去的。”

    杨过闻言并未辩驳,笑着说道:“我便是下山,也要和姑姑你一起下山,这外面的坏人可是多得很,姑姑若是不保护我,我可是就被别人欺负了。”

    小龙女说道:“外面既是有那么多坏人,还到外面去作甚么?咱两个在这古墓之中,自在逍遥,坏人也害咱们不到。”

    杨过心想:“每次提到出墓,姑姑都是不能同意,看来此事还要从长计议。不过现在功夫还未练成,出去了也不能保证安危,倒也不用急于一时。”

    他心中想明白后,便将话题一转,带着几分神秘之色地说道:“姑姑,我在咱们墓中发现了一个好玩的地方,保证你没有去过,我带你去看看。”

    ps:外面刮大风,下大雨,出来上传还真不容易,不过还要再等上一段时间才能在住处装网,真是不满意运营商的办事效率,送钱上门都不怎么理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