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衣轻泪Android客户端

游遍五湖 作品

第五十二章 九阴真经

    杨过说要带小龙女去一个好玩的地方,之后也不管她答不答应,拉了她的手就向外走去。

    两人平日里常有一些亲密之举,如这般手掌相触在练功之时更是几乎每日都有,小龙女被杨过牵了手也是觉得理所当然,任由他拉着到了一间石室。

    这间石室便是放着五具石棺的那间石室,到了这里之后,小龙女有些奇怪地问道:“你怎么将我带到这里来了?这处是咱们派中的人死后安葬的地方。”

    杨过笑了笑,说道:“这个我自是知道,不过这处石室中有着一个极大的秘密,不知姑姑能不能发现?”

    小龙女向四处查看了一下,说道:“我在这里住了一辈子,若有什么秘密也早会发现了,你是不是又起了玩心了?这里可不是玩闹的地方。”

    杨过叫屈道:“姑姑你这次可是冤枉于我了,我哪里敢在这里放肆?”

    他走到最右侧的石棺之前,伸出双手将棺盖倒了过来,然后转过头来,向小龙女说道:“姑姑,你过来看看这上面是什么?”

    小龙女走到棺盖边上看了一眼,顿时“咦”了一声,问道:“怎么会有字写在上面?”她低下头来去看那些字迹,过了片刻才叹了口气,说道:“原来这具石棺是王重阳留下来的,还在这下面隐藏了一间石室,我在墓中这么多年了,却都一直没有发现。”

    杨过说道:“那王重阳还说留下了破解玉女心經之法,我们要不要下去看看是何情况?说不定是他胡说八道呢!”

    小龙女微微沉思了一下,说道:“我也是有些好奇呢,那咱们就下去看看吧。”

    杨过得了她的吩咐,便兴致勃勃地探手握住了棺底的凹槽,向左转动了一圈,又向上一提,只听喀喇一声闷响,棺底石板被打了开来,露出一个入口。

    杨过向内一看,入口处是几阶石阶,里面黑乎乎的一片,看得不甚清晰。

    小龙女说道:“你去将烛台拿来。”

    杨过拿了烛台过来,向入口处照了照,烛火一靠近入口便有些摇晃不定,他又吸了吸鼻子,然后皱眉说道:“这下面的秽气杂气有着不少,等这些气体排净了才能下去。”

    过了一会儿,杨过又拿烛火去试,这次烛火却是稳定了,他率先入了石棺,侧着身子向石阶下走去,同时转头向小龙女说道:“姑姑,我在前面为你探探路。”

    当下杨过在前,小龙女在后,二人慢慢下了石阶,走到了尽头之后,前面又出现一条短短的甬道。

    杨过笑着说道:“这王重阳可是够谨慎的,不但在墓中设计了那么多的机关,还偷偷地隐藏了这样一处地方,看来天下第一也是怕死的啊。”

    小龙女闻言微微一笑,没有去接他的话茬。

    这条甬道很短,走过了七八米便到了转弯处了,二人转过去一看,果真有着一间石室。

    杨过早就有些心急难耐了,疾走几步进入了石室,抬头向上仰望时,但见室顶如同王重阳和林朝英的练功室一般,亦是刻满了密密麻麻的字迹符号,最右处刻着四个大字“九阴真经”。

    他抑制住心中的激动,仔细去看那经文,但觉前面所述的真经要旨奥妙难解,高深莫测,不由心道:“我现在武学修为不到,这些义理却是难以明白了。”

    他略过了要旨不看,又接着向下看去。

    真经要旨之后便是诸般的武功,杨过大略一观,便见有“大伏魔拳法”、“解穴秘诀”“闭气秘诀”和“移魂大法”等数个他所熟悉的名字,但这些却非是他最需要的,便又目光不停,逐列看了下去。

    直看到将近末尾,杨过才陡地眼前一亮,将目光定在了最后一篇小字上,他不由在心中欢呼道:“这是易筋锻骨之术,总算被我寻着了。”

    小龙女此时也在仰头看着室顶,不过她与杨过的关注内容却有所不同。杨过舍去诸般武功不看,只去钻研那易筋锻骨之术,而她还记挂着王重阳的留字,主要去看那些武功招式,想瞧瞧王重阳是如何去破“玉女心經”的。

    二人谁也不开口说话,俱都沉浸于“九阴真经”的玄妙武功之中。

    杨过将那篇“易筋锻骨术”逐字看完后,心中却是有些小小的失望,心中想着:“我原以为王重阳留下的‘九阴真经’中有修习内功的法门,没想到却大都是一些武功招式,这些武功虽是高明之极,却非是我目前最需要的。不过这易筋锻骨之术虽非是直接修习内功的,但习练之后可使人身轻体健、固经扩脉,对提升内力已是大有助益了。”

    他又转回到真经要旨去看,却只能看得一知半解,想要用于实处却又不知从何入手,他不由心中想道:“这真经要旨中虽阐述了修炼内功的大道,却又未曾言明任何一分实修的法门,也只有王重阳那般境界的武学大师,才能在十几日间便将真经融会贯通。当年郭伯父虽是熟背了真经经文,但一直都不能理解,直到后来有了诸般机缘,才能渐渐领悟。我现在得了这真经要旨,也只能是入宝山而空手回了。这‘九阴真经’还有一章总旨,倒是有内功的修炼之法,但我此时却是无缘习得了,没想到‘总旨’和‘要旨’只不过是一字之差,却有这么大的分别。”

    他既感到有些兴致缺缺,便低下头向小龙女看去,正巧后者也向他望来,二人目光一触,俱都看出对方似有话要说。

    杨过问道:“姑姑,你想说什么?”

    小龙女幽幽地说道:“我以为祖师婆婆已经将全真派的武功都破解了,没想到他们还留下了这般神妙的功夫,这样一来,咱们派的‘玉女心經’可又不占优势啦。”

    杨过哼了一声,说道:“姑姑,这‘九阴真经’可不是全真派的功夫,而是王重阳从其他四人手中夺来的,算不得王重阳自己的本事。”接着他便将“九阴真经”的由来和五绝华山论剑的详末都一一道了出来。

    小龙女一直静静地听着,等他讲完了,才问道:“这些事情可是连师父也不知道呢,你又是如何得知的?”

    杨过说道:“这些都是郭伯父讲给我听的,他可是练会了‘九阴真经’中的所有功夫了。”

    小龙女听他说过以前的许多事情,闻言便即释然。

    杨过想起她刚才所言,又指着室顶的九阴真经说道:“姑姑,这里所刻的诸般武功招式虽是奇妙,但也未必就能破解的了咱们的‘玉女心經’,你看这门‘移魂大法’,是用来破解咱们的双人合击之术的。但这‘移魂大法’须以深厚的内功为根柢,否则就易被对手所制,真正交手之时可是没多大的用处。”

    小龙女说道:“有用没用都没什么关系了,祖师婆婆已经不在了,谁高谁低也用不着再比啦。”

    杨过笑道:“王重阳其实已经输了,祖师婆婆若是还在,看了王重阳的破解之法后,定会将破绽补全,这样一来王重阳还如何去破?”

    他顿了顿,又道:“王重阳为了破解咱们派的武功,从‘九阴真经’中选取了许多武功的招式,而为了讲明这些招式的运用之法,他又将整套的武功要旨和招式都刻了出来,如此可就便宜了咱们了,咱们只管将这些武功都练了,这些破解的招式对咱们自然也就无用了。”

    小龙女沉吟了一会儿,说道:“那好吧,咱们明日就再练练这经上的功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