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衣轻泪Android客户端

游遍五湖 作品

第五十五章 玉蜂针

    尹志平问过话后,沙通天等人俱皆向杨过望去,眼神之中的威胁意味甚重,不过杨过之前好心为四人指明出路,结果却遭到对方的合力围攻,此时自不会再心怀仁慈,他大声向林外说道:“如果你问的是四个锁着铁链的瘸子的话,他们倒确实是在这里。”

    他此言一出,沙通天等四人纷纷破口大骂:“臭小子找死!”“小王八蛋敢说出我们的行踪,老子杀了你!”“快抓住他,让他给咱们赔命!”

    四人恼怒之下又向杨过扑去,不过杨过是何等机灵,早已在说话之前便做好了准备,等四人再次向他攻击时,他提气向上一跃便又飞回到了大树之上,看着下方笑道:“乖儿子,有本事你们就也上来呀!”

    四人被铁链锁着,又都瘸了一条腿,自是不可能上树去抓他,只好在树下不住地叫嚷大骂。

    “他们果然在里面!”“那几个恶人在树林内,咱们怎么去抓他们?”“要不要用火去烧,将他们逼出来?”“万万不可,未得掌教的同意,咱们可不能乱来!”

    林外的全真教之人一得知逃犯就在林中,全都七口八舌地议论起来,顿时成了乱糟糟的一片,尹志平不由喝道:“住口!”

    不过他这声命令却是下得有些晚了,那彭连虎听得全真教之人的言语,不由有些疑惑地问道:“怎么回事?那些杂毛道士好像不敢进这片林子?”

    侯通海也是起了疑心,说道:“这些全真教的弟子到了林外之后就停下来了,明知咱们在这里也没有进来抓咱们,看来他们对这片林子果然是有些忌惮的。”

    灵智上人笑道:“如此最好,咱们这次可是选对地方了,只要这些牛鼻子不敢进来,咱们就在这里和他们耗着,耗上个十日半月之后,看他们还有多少耐性!”

    彭连虎又道:“我先试探试探这些杂毛道士,看他们是不是真的不敢进来。”他张口向林外喊道:“全真教的牛鼻子都给老子听着,老子是你们的彭爷爷,现在老子就站在这里不动,你们哪个龟儿子敢进来捉拿老子?”

    他这话一说出,全真教的众多弟子不由纷纷回骂,但由于教中有着严令,却是无一人敢进入林中。

    侯通海喜道:“彭大哥,咱们不用再担心了,这些全真教的人果然不敢进来!”

    尹志平见沙通天等人已经发现了破绽,一时之间倒也拿他们无可奈何,他转向赵志敬问道:“赵师兄,你可有什么比较好的办法?现在这四人躲在里面不出来,咱们又不能进入林去,总不能一直在这里守着。”

    赵志敬向树林中望了一眼,说道:“为何不能在这里守着?那四人既是已经逃到了林中,就只管让那墓中的人去对付好了,咱们又何必多管闲事?”

    尹志平皱眉道:“这样做可是不妥,这几人是从咱们全真教逃出来的,咱们全真教岂可在这里袖手旁观?”

    赵志敬冷笑道:“这几人可是一直由你派人看管着,如今他们不但逃了出去,还杀了咱们几名弟子,这些责任可都是在你的身上,你若是觉得不妥,大可直接冲进林去擒了他们,事后再向掌教请罪也就是了。”

    尹志平怒道:“你还有脸指责我?若不是你那个蠢驴徒弟玩忽职守,这四人如何能够逃了出来?”

    赵志敬冷冷道:“师弟你这话可就不对了,前些时日为了救助那些伤民,咱们教中人手不足,我这个做师兄的是体谅你才让清笃去帮你的忙,现在出了问题你就想将屎盆子扣到我的头上?”

    二人一个是丘处机的首徒,一个是王处一的首徒,在全真教之中又都握有实权,他们此时开吵了起来,旁人躲还来不及,自是少有人敢去劝架。

    王处一的另一个徒弟崔志方见正事还没有办成,自己人倒开始窝里反了,忙站在尹、赵二人中间劝道:“两位师兄都暂息怒火,有什么事情咱们可以回到教中之后慢慢商量,现在捉拿逃犯要紧,莫要在外人面前丢了咱们全真教的面子。”

    尹志平也是一时气愤有些失了理智,这时听得崔志方的言语,立时便清醒了过来,不由感激道:“还是崔师弟明理,我一时冲动险些就误了大事。”

    崔志方问道:“不知师兄想要如何去对付这些逃犯?”

    尹志平犹豫道:“咱们教中有严令,这树林是不能擅入的,这事还得去向掌教禀明,然后由掌教来定夺。”

    崔志方笑道:“几位长辈既是将抓捕犯人的任务交给了咱们,咱们就应该好好的将它完成,这正是咱们做弟子的应尽的责任,师兄你认为呢?”

    尹志平心中一动,不由说道:“崔师弟若有什么妙计不妨说出来,师兄我这里先向你道声谢了。”

    崔志方忙道:“师兄何必如此见外?”他顿了顿,又道:“其实也谈不上什么妙计,这件事还是要着落在那杨过的身上,只要他肯帮忙,想抓住这四个人并不难。”

    赵志敬嗤笑道:“崔师弟莫不是吃错药了?那杨过是咱们教的叛徒,刚才又明言说不插手这件事,如何肯帮咱们?”

    尹志平心中也有这般想法,但他素知这位崔师弟心细如发,平常处事也多有智谋,有什么好的注意也说不定,便没有出言反对,只是略带疑惑之色地看着崔志方,想听听他有何解释。

    崔志方说道:“这杨过之前便和那墓中的老妇人关系亲密,刚才他又自称是古墓派中人,若我所料不错,杨过已经拜入了古墓派的门下。”

    尹志平和赵志敬闻言都点了点头。

    崔志方接着说道:“这里已经是古墓派的范围,那沙通天等人既是闯入了林中,那墓中的前辈断没有装作不见之理,这对她们并没有好处,那杨过之所以拒绝咱们,想必还是因为和咱们之间有过节所致,只要咱们将事情讲清楚了,那墓中的前辈应该会和咱们联手的。”

    杨过回到了树上之后,小龙女轻声说道:“过儿,这里太闹了,咱们还是回去吧。”

    杨过点了点头,说道:“好,我这就将他们打发了。”他低头向下方喊道:“喂,下面的秃头、瘤子和什么麻杆听好了,我姑姑不喜欢你们待在这里,趁着小爷现在心情好,刚才的事情就不与你们计较了,你们快些滚吧。”

    彭连虎闻言不由骂道:“你个龟儿子的,竟敢这般和你家爷爷说话?老子就待在这里不走了,你有胆子就下来再比试比试,看老子不将你打……哎呦,哪个王八蛋偷袭老子?”

    他正骂得起劲,陡听得一缕细微之声响起,连忙便欲向一侧闪避,但他身子甫动,便感觉肩上的“中府”穴一麻,似是有什么细小之物射入了体内,不由惊叫了起来。

    沙通天上前一看,见彭连虎的手中正拿着一根细小的金针,不由心中一凛,暗道:“这金针如此轻微,竟有人能以金针作为暗器使用,这等手法可是闻所未闻!”

    杨过见小龙女用古墓派的独门暗器手法发出了一根金针,不由笑道:“姑姑何必和这些粗人一般见识?没得浪费了一根玉蜂针,换成了银子还能买不少东西呢。”

    那彭连虎发觉自己被一根针打中,初始之时还没有在意,但才几个呼吸的功夫便感觉被针刺中的地方一阵麻痒之感传来,然后又是一阵奇痛,并且这种痛痒之感急速地扩展向了全身,想忍也忍不住,不由大声惨叫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