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衣轻泪Android客户端

游遍五湖 作品

第八十九章 以力对力

    “贵帮的黄帮主与在下有些交情,韩长老若是信得过在下的话,不妨将英雄帖交由在下处置,不知你意下如何?”杨过自是能够猜出霍都的心中作何想法,不过现在场中的形势已尽在他一手之握,任何的图谋都不过是以卵击石,自然可以从容应对。

    他虽是以商量的语气和韩长老交谈,但言语中自有一股浓浓的自信,令韩长老难以抗拒。所谓“居移气,养移体”,气度和威严从何而来?说穿了不值一提,无非是两个字:实力。

    书中言“腹有诗书气自华”,其真实含义远没有字面上那么简单。其实“气”的关键不在于“诗书”,根本所在是能否将“诗书”转化为切切实实的地位和权力。若是无人认可,莫说读书万卷,便是十万卷、百万卷,也终究只是娱乐之物,改变不了任何的“气”,只能是一个无用书生。

    这便是文和武的本质区别,文在于借势,而武却可独势。

    “匹夫一怒,血溅十步”,即便是高高在上的皇帝,一旦出了金銮大殿,也不过是凡夫俗子一个,**地痞都可结束皇帝的性命,根本原因便是无“势”可借。

    武者自身便有“势”,武力越高,其“势”越强,强到一定程度,一言出,莫敢不从。

    而此时杨过实力已有,其势自生。

    韩长老在杨过的目光之下,自然而然便产生弱者之感,连杨过的年龄都下意识地忽略了过去,说道:“让木少侠见笑了,我们本事不济,连英雄帖都是难以保全,既然木少侠与黄帮主是旧识,还有什么信不过的?”

    他解下身上的包裹,从中拿出一个方盒,递了过去,又道:“英雄帖就在这里了。”

    杨过伸出右手接过方盒,暗暗松了口气,他刚才对韩长老所使的乃是“目击”之术。绝顶高手能不战而屈人之兵,看敌人一眼,就能将敌人吓得屁滚尿流,原因就是能以眼神来彻底瓦解敌人的心理意志。他虽然目前还远未达这个境界,但九阳内功小成之后,结合《九阴真经》中的“摄魂**”,却能不知不觉便影响被施术之人对自己的观感。这也是他第一次对人使用,心中把握也是不大,不过现在看来,效果还算不错。

    杨过接过方盒,说道:“那就多谢韩长老对在下的信任了。”他转向霍都说道:“我们汉人向来说话算话,一诺千金,既然你在刚才的比试中已经胜出,那么这英雄帖便是你的,你过来拿吧。”说完便摊开了手掌,托着方盒。

    “不可!”陈长老不由失声惊呼。

    “原以为你是个人物,不想是个胆小怯懦之徒,真是给咱们汉人丢脸!”

    “就是,还少侠,我看小虾都不配!”

    武氏兄弟输了比试,本就心中憋屈,此时得了空子,立时纷纷嘲讽。

    杨过目光淡淡地扫了他们一眼,犹如刀割,武氏兄弟与之目光一触,顿时心中一凜,想要再骂人的话也咽到了肚子之中。

    “韩长老怎么看?你们若是不放心的话,这盒子我可再交还给你们。”杨过不在意地说道。

    韩长老略微犹豫,便断然道:“我相信木少侠!”

    武敦儒脸色一变,说道:“韩长老,你可要想清楚了,他可是要将英雄帖拱手让人,丢的是咱们汉人的颜面,这个后果你能承担得起?”

    韩长老凝重地说道:“我相信我的眼光,绝不会看错了人,若真出了什么差错,回去之后,我自会向黄帮主禀明,一力承担了此事!”

    “哼,就怕你承担不起,到时候还是会连累了我们!”武修文语气不善。

    “黄帮主既然将英雄帖交由我来保管,我便有权力决断此事,与他人无关。”韩长老目光望向陈长老,说道;“陈兄,你对我的做法也是反对吗?”

    陈长老说道:“我已经想通了,这英雄帖左右咱们也是保管不住,还不如相信这位少侠一次,大不了咱们拼了老命再抢回来就是。”

    韩长老点了点头,向杨过说道:“这英雄帖木少侠尽可随意处置。”

    杨过淡淡一笑,又向霍都说道:“为何站着不动?这英雄帖你可是不想要了?”

    杨过此举太过出人意料,霍都未弄明白他的真实意图,岂肯轻易相信他的话,以身犯险,便笑着说道:“你们若真肯信守承诺,我自然没有不要之理,你将盒子抛过来就行了,小王自信还是能接得住的。”

    杨过摇头说道:“这英雄帖关乎武人的尊严和颜面,岂可随意抛来抛去?你若是不肯过来,那就不要怪我们没有应诺,这英雄帖可就不属于你们了。”

    霍都说道:“客随主便,你既是有此要求,小王自然要依你之意。”他眼光扫向一旁的一位蒙古武士,用蒙语说了一句话。

    那蒙古武士跪地一礼,然后站起身来,向杨过大踏步而去。

    杨过看也不看那名武士一眼,望着霍都说道:“看来你还是未脱蛮性,学了我们汉人的文化,也不过是学了一些皮毛,主人向客人送礼,客人应该亲自来取,岂能随便假借他手?”

    霍都脸上笑容微冷,说道:“我们草原上的人一向做事直爽,可没有你们汉人这般多无用的繁琐细节。”

    二人对话之间,那蒙古武士已经来到杨过近前,伸手便向杨过手中的方盒抓去。

    在场众人的目光不由都盯向了杨的右手和他手中的那只方盒之上,面容微微紧张。

    这时那蒙古武士已经用毛茸茸的大手抓住了盒子,只需再轻轻抬手,就可将盒子拿起。

    在众人的注目之下,那蒙古武士抬起了手臂,然后他整个健硕的躯体也抬起来了,就像是受到了一记极重的撞击,身子一下子飞起,“碰”的一声落到了几尺外的地上,随后一动不动。

    韩、陈两位丐帮长老不由面色一松,眼中露出笑意,那武氏兄弟虽是脸上惊讶,却都轻轻冷哼了一声。

    “你这是何意?”霍都脸现怒色,质问道。

    “我虽然答应将英雄帖给你,但你若是没有本事拿去,便配不上‘英雄’二字,也就更没有资格持有英雄帖了。”杨过淡淡地说道。

    霍都不由面色紫涨,心中又羞又怒,但他却不敢随意动手,此次他身边的这些武士都是从军中仔细挑选,任一人都有千夫之勇,但杨过身、手、足皆是未动,轻轻松松就将那武士震飞出去,其内功的精纯深厚程度,他自问远是不及。

    “我们草原人向来敬佩那些有本事的人,阁下能打败我最强的手下,理应受到小王的敬重,这英雄帖小王便送与阁下作为见面礼,算是交个朋友,小王尚有要事,这便告辞了。”霍都也是心思玲珑之人,极擅趋利避害之道,知道在杨过面前讨不了好,便趁势下坡,想要尽快开溜。

    “不忙,事情尚未了结,怎能说走就走?”杨过说道。

    霍都眼神一闪,说道:“英雄帖已经送与阁下,你还想要将我们留下不成?莫非这便是你们汉人的待客之道?”

    “我们汉人的待客之道便是客人来了,就要让客人尽兴,你不是喜欢以武交友吗?正好我亦有此意,咱们不妨切磋切磋,相信咱们打过一场之后,就能成为好朋友了。”杨过微笑着说道。

    霍都便是傻子也能听出杨过话语中的深意,不由面皮一抽。他之所以敢四处挑战,便是在动身之前就对江湖中的诸多成名高手做了一番查探,自信在青年一辈中难有敌手,斗志极是旺盛,而事实也正如他所料,一路上挑战过来,全无败绩,此正是意气风发之时,哪里想到突然间蹦出一个武功奇高的少年,将他逼得束手无策,心中当真是既苦又涩。

    正当他进退两难之际,他身后的那名中年蒙僧走上前来,躬身向杨过施了一礼,叽里咕噜地说了一段话,杨过正自莫名其妙,那霍都却是脸现喜意,解释道:“这位是小王的师兄达尔巴,他说阁下的武功很厉害,要与你比试。”

    杨过看了达尔巴一眼,见他目光中精光闪动,心知其内力不俗,不过还并未被他放在眼中。他估算过自己的实力,单以内力而论,他如今已有欧阳锋这等绝顶高手近乎四成的功力,放眼整个江湖,也是有数的高手了。

    “我可以和你师兄比试,不过比试的后果却要由你来担,你师兄若是输了,你便要依你们蛮人的规矩,向我叩头认主,你可是同意?”杨过望着霍都,似笑非笑地说道。

    霍都面容一僵,虽有心想要拒绝,但又知此事绝难善了,无奈之下,只好点头同意。

    “好,那你告诉他,我答应他的求战。”杨过也有意一试自己的身手,这达尔巴内力不俗,更是天生神力,倒是一个不错的实战对象。

    霍都将杨过的话用蒙语向达尔巴转述,达尔巴点了点头,与杨过来至场中站定。

    两人互看了一眼,杨过站立不动,达尔巴突然大喝了一声,跃过身来,手持金刚杵,当头向杨过头顶劈下。

    这一击没有任何技巧,没有任何花哨,若是旁人使出这招,在场众人估计都会不屑,但在达尔巴手中使将出来,却是令韩长老等人脸上不禁都变了颜色。

    就见得达尔巴的身子从高而下,金刚杵在阳光之下闪烁着金光,带起的劲风如呼似啸,似是将空气都能撕裂,令人不自禁的便感觉任何人在此一击之下就会被灭。

    正在众人都以为杨过会避开这一击之时,杨过却是伸手一探,便将达尔巴的金刚杵抓在了手中,然后这威猛绝伦的一击立时便如猛虎被拔去了爪牙,虎威不再。

    ps:感谢书友乐生徐的评价票!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