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衣轻泪Android客户端

游遍五湖 作品

第九十章 赶至华山

    杨过单手接下了达尔巴一击之后,双脚已陷地有一寸之深,令围观众人不禁感叹达尔巴这一击的力道之大。

    不过相比于达尔巴,韩长老等人对杨过的内力深厚程度更是深感骇然,那霍都也不例外,他原本的脸色就有些难看,此时就更又僵冷了几分,阴沉着脸,直直地望向场内。

    再说说场中的达尔巴,他远比场外之人的感触更深,此时心中已不能用震撼来形容了。他自幼便天生神力,与人动手之时,常人固然难抵他一臂之力,便是一般的练武好手也不是他的敌手。等到他拜师金轮法王之后,内外功兼修,实力更是有了惊人的提高,再难逢得可堪一战的对手。此次他跟随师弟霍都,所遇中原高手都难提起他的兴致,直到杨过的出现才令他生出求战之心。不过尽管他已经对杨过极为看重了,却仍是未曾料到杨过双足不动便接下了他的全力一击。

    达尔巴有了瞬间的惊愕,等回过神来想要将金刚杵抽出还击之时,杨过已是用空出的左手快如闪电般拍到了他的胸前。达尔巴就觉得一身的劲力一下子就全被震散了,随后也步了之前那名蒙古武士的后尘,身子横飞着摔了出去。

    “好!”

    “好功夫!”

    韩、陈两位长老过了几个呼吸才反应了过来,不由大声地赞叹。

    武氏兄弟却是面色复杂,不知该说何话才好。

    其实以达尔巴的实力,原也不至于如此不济,仅仅一个回合就即落败,但他由于错估了杨过的实力,在交手之时不由自主便分了心神,高手相争,往往一线之差都会有生死之别,哪容得犯此错漏?是以这么快落败也是在情理之中。

    达尔巴从地上站起身来,感受了一番体内的状况,待发现毫无损伤之时,不由有些茫然,过了一会儿才有些明悟,捡起地上的金刚杵,向杨过躬身一拜,用蒙语说了几句话,然后又双手捧着金刚杵,递到了杨过的面前。

    “他说了什么?这是要做什么?”杨过不明白达尔巴是何意图,便斜眼看向了霍都,将他当做了免费的翻译。

    霍都自负身份尊贵,几时受人如此驱使,但偏生他此时还不敢违抗,只能忍着心中的不快说道:“师兄说多谢你手下留情,为表达谢意,要将他的兵器赠给你作为谢礼。”

    “这破棍子非金非银,又不能吃不能玩,我要它做什么?”杨过轻声嘟囔了几句,又命令霍都道:“你告诉他,我喜欢金银珠宝,不喜欢废铜烂铁,他若真想谢我,就多给我一些值钱的东西。”

    “还以为他真是仗义相助我们呢,没想到是为了钱财。”武敦儒闻言不屑地说道。

    “不过这样也是好办,等会儿咱们让他将英雄帖交还给咱们,给他一些银两就是。”武修文说道。

    韩长老皱眉望了两兄弟一眼,却是最终没有说话。

    霍都无奈之下将杨过的话又向达尔巴转述了一遍,就见得达尔巴一愣,想了一会儿之后,从怀中掏出一串念珠,又递予了杨过。

    这回换杨过发愣了,他本是随口开个玩笑,不想达尔巴性子鲁直,竟是将他的话当了真。

    不过达尔巴既是认为这念珠是宝贝,杨过好奇之下也就接了过来,拿在眼前细看。

    就见这串念珠由十四颗半寸大小的珠子串成,其上有着不规则的纹理,虽然摸起来极是润滑细腻,但颜色黑乎乎的,怎么看都不像是什么宝贝。他正要推辞,却闻得一股极淡的清香从珠子上散发出来,脑中不由为之一明,整个人都似清爽了几分,心中顿时一动,改变了主意。

    “嗯,不错,你这件谢礼我很是喜欢,也不枉我饶你一命。”杨过拍了拍达尔巴的肩膀,又接着说道:“我看你还算顺眼,就多说几句。你那师父可不是什么好东西,绑架女人,偷袭暗算,忘恩负义……什么卑鄙无耻下流的事情都干得出来,你跟着那坏家伙可不要学坏了。”

    霍都嘴角一抽,没敢将这些话解释给达尔巴听,只装作没有听见。

    达尔巴见杨过欢喜,还以为杨过是称赞他的礼物,面上不由也是露出了微笑。

    “好了,现在该谈谈我们的事情了,你师兄的比试输了,你知道该怎么做吧?”杨过望着霍都说道。

    “这……这位朋友,不知能否再商量一下,小王可以给你很多很多珠宝,你有什么要求也尽管可以提出,小王保证都可以为你做到!”霍都的眼角急剧跳动,努力向杨过挤出了一个笑容,不过那笑容比哭还难看。

    “不用商量了,我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金银珠宝这等污俗之物,废话少说,这头你磕是不磕?”杨过虽是以轻缓的语气说话,不过眼中已是闪过了一丝寒意。

    霍都无意中瞅见,心头不由一跳,脸色忽青忽白了一阵,忽然间便是双膝一弯,向杨过跪了下来,然后站起身,一言不发地扭头就走。

    达尔巴向杨过一礼之后,也和众蒙古武士转身离去,片刻间便走得一干二净。

    杨过心中不禁有些意外,他原以为霍都会忍不住以折扇中的暗器偷袭,那样他就可以趁势将其击杀,不想霍都心性如此能忍,竟甘愿受此折辱,这倒令杨过难以下手了,武林中人自有一套规矩,霍都既已认输践诺,杨过就不能赶尽杀绝了,至少明面上不能如此去做。

    “能一忍多年,最后还险些成为丐帮帮主之人,果是不同寻常,我今日将他放过,也不知是对是错。”杨过在心中感叹道。

    “木少侠真乃是神功奇技,令我等大开眼界,此次英雄帖能不落于蒙古人之手,全赖木少侠之功,且容我一拜!”韩长老上得前来,便要向杨过躬身施礼。

    “你我都是同道中人,理应合力对外,更何况,此事也是我甘愿为之,却不能受韩长老大礼了。”杨过伸手托住了他的下拜之势,又道:“这盒子现在可以还与你们了。”

    韩长老接过方盒,问道:“不知木少侠此行要去何处?若无要事,我想请木少侠赏脸至敝帮一趟,也好为木少侠设宴作为答谢。”

    杨过摇头说道:“韩长老的好意在下心领了,不过在下此行是为了寻找一失散的亲人,却是不便前去贵帮了,还望恕罪。”

    韩长老脸上微微失望,又是说道:“不知木少侠所寻之人是何名姓?是何模样?别的不说,寻人探信这些事情,天下的帮派莫能出我们丐帮之右,说不定可以为木少侠提供一些便利。”

    “不敢劳烦贵帮,此正是合力抗蒙的关键时期,怎能为在下的一点私事就大动干戈?在下目前已经有了一些眉目,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有结果了。”杨过连忙拒绝道。

    “不知木少侠寻到亲人之后可有什么打算?”陈长老在一边插口问道。

    “这个倒是没有想过,陈长老有何话不妨直说。”杨过说道。

    陈长老说道:“一月之后,我们中原武林要在大胜关举行英雄大宴,共同商议,推举出一位盟主,以领导各路英雄抵抗蒙军,木少侠有如此身手,若不能为我们汉人出力,就实在太过可惜了,不知木少侠可有意前去赴宴?”

    韩长老眼睛一亮,说道:“正是,届时郭大侠也会亲临大宴,如木少侠这般的少年俊杰,必会受到郭大侠的看重和喜爱,对木少侠委以重任。”说着从方盒中取出一张薄贴,双手奉与杨过,又道:“这英雄帖木少侠拿着,可凭此去赴英雄大宴。”

    这英雄帖除了送与具体的门派和一些名望较高之人时,会俱陈名姓,多数都是在帖上只写明日期、地点和内容,江湖中人四海为家,居处不定,哪能全都将名字和实际人物一一对应?韩长老等人也只是负责某几个地区,若是发英雄帖之时,遇到了其他地区的英雄,还能再回去补办不成?

    杨过接过英雄帖,说道:“若是时间来得及的话,我定会前去。”他扫了一眼武氏兄弟,见他们兄弟二人并无过来交谈之意,自然也不会主动搭理他们。

    他想着黄瘦还在酒楼那里,便向韩、陈二人说道:“在下还要返回酒楼一趟,就此向两位告辞了。”

    韩、陈二人抱拳道:“木少侠保重!”

    杨过返回到酒楼,结了马料钱,然后继续赶路,到得傍晚时分,终于赶至华山脚下。

    他在山脚下的一间客栈内租了一间客房,嘱托小二好生照料黄瘦,然后便带了一些食物,直上华山而去。

    在山下天气本就已是极为寒冷,随着山势的增高,朔风更是凛冽,不过杨过仅着一袭单衣,却是丝毫不觉寒意。九阳内力小成以后,他便已达寒暑不侵之境,山上温度再低,也是冻他不着。

    杨过在山中的前前后后都寻找了一遍,却是没有任何的发现,这时他带来的食物已经吃完,这才发现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数日。

    “难道我来得有些早了?”他又下山了一趟,带了一大包食物,担心有疏漏的地方,便白日在山间继续寻访欧阳锋,到了夜晚便吃些冷食,然后就在山上习练内功。

    如此过了多日,他的内力又有了增长,在某一夜子丑交接之时,他突然感到体内气息鼓荡,心有所感之下,不由张口一吐,发出一声长啸。

    啸声如龙吟虎啸,其声隆隆,在山间四处回荡,直过得半刻方止,杨过站立山巅,迎着寒风,感觉身体舒畅难言,心知《九阳真经》第二卷至此终于已经练成。

    ps:感谢书友转运信使的打赏!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