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衣轻泪Android客户端

游遍五湖 作品

第九十二章 奇怪的要求

    杨过见山下无人,正要收回视线,耳中却是听得一道细微的风声传来,不由心中一惊。这山下明明并无他人,暗器却是从何而来?

    古墓中的轻功和暗器都是天下无双,杨过自入古墓开始就对这两样武功勤加习练,哪能如此轻易就被暗器打到?

    他向后退了一步,一道黑影正好从他鼻前一寸处掠过,他正要向暗器传来的方向去查看一下,风声却又自背后袭来。

    “回旋劲?”杨过不由心中再次惊讶,这手暗器手法极为高明,要在发暗器之前就提前将对手的一切行动判断在内,如此才能料敌机先,令对手防不胜防。

    暗器飞袭至背后时,却是比先前还要快速,等他察觉之时,已经来不及闪避,眼看那暗器就要打中他背后的穴位,他身上的衣服突然如充足了气般鼓荡了起来,那暗器与衣衫一相接触,便被化去了劲力,随后“吧嗒”一声掉在了雪地之上。

    杨过转身低头一看,却是一根鸡骨,心中不由一动,出声喊道:“老前辈,既已到来,何必躲在暗处偷袭?这可不符合您行侠仗义的一贯准则。”

    “哈哈哈!”伴随着一阵大笑之声,几丈外的万仞悬崖边上荡起一条人影。

    “你这小子武功倒是不错,竟能躲过老叫花子的一记偷袭,难得,难得!可惜,可惜!”那人在悬崖边站定,望着杨过的目光既是赞赏,又是惋惜,而且自承偷袭,丝毫也不觉得可耻。

    杨过定睛打量那人,见是一个衣衫破烂、须发皆白的老翁,而且红光满面,神采奕奕,背后还负着一个大酒葫芦,当下心中再无怀疑,心道:“这必是洪七公无疑。”便问道:“可惜什么?”

    那老翁说道:“可惜你一身大好本事,不去学好,偏去干一些残害良善的坏事,今日遇到了我老叫花子,可是饶你不得了。”

    杨过有些奇怪地问道:“我怎么就不学好了?还有残害良善,我几时做过了?老前辈是不是对我有所误会?”

    “哼!”那老翁冷哼了一声,然后突然厉声喝问:“你是那藏边五丑的同党不是?”

    “原来老前辈是因此而产生了误会。”杨过心中释然,解释道:“晚辈与藏边五丑可是没有任何的关系,您若是不信,大可去问他们。”他伸手向一侧指了指。

    那老翁扫眼看了看那四个站立不动之人,说道:“看来你们是发生内讧了,倒省去了我老叫花子不少的事儿,不过怎么少了一人?”

    杨过听他还是认定自己是五丑的同党,不由苦笑地说道:“少的那个人已经被晚辈杀了,老前辈为何就是不肯相信晚辈的话呢?”

    那老翁说道:“我们以前可是见过?”

    杨过回道:“不曾见过。”

    那老翁说道:“你既是没有见过我老叫花子,若不是那藏边五丑的同党,如何能够猜到是我?老叫花子虽然老了,耳朵可是不聋,你刚才那句‘老前辈’我可是听得清清楚楚。”

    杨过不由一滞,转眼间便又笑道:“能使出如此高明暗器手法之人,年纪又岂会小了?称呼一句‘老前辈’又有何不可了?”

    “你这小子滑头,老叫花子活了这一大把年纪,岂会上了你小子的当?你说话之时目光躲闪,分明是口不对心之兆。”那老翁白了杨过一眼,又道:“而且这三更半夜的,你为何来到这华山之上?分明就是与藏边五丑约好了,才会在此相聚。”

    杨过大感无奈,说道:“老前辈不也三更半夜来到了山上?照此看来,是不是也是藏边五丑的同党?”

    “你小子再狡辩也是无用。”那老翁又哼了一声,说道:“不过我老叫花子做事向来公道,就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你过来和老叫花子切磋几招,若能挡得住我十招,我就放你离开。”

    “公道?公道个屁!你若真是公道,哪能一言不说就先来个暗器偷袭?”杨过在心中腹诽了一声,口中却是说道:“老前辈的武功出神入化,晚辈哪里敢与您切磋武功?莫说是十招,便是一招,晚辈也是接不住。”

    “这可由不得你,接招!”那老翁话音刚落,身子眨眼间便跨过两丈的距离,到了杨过的近前,伸出一手,向杨过的肩上抓去。

    杨过未曾料到他竟不知自重,主动向一个后辈出手,而且他的来势实在太快,几乎难以躲避,当下心中一横,对抓到身前的手掌不躲不避,径自拍出一掌,袭向那老翁的胸前。

    他这一掌虽是后发,但却快速无比,那老翁固是能一抓之下将他的肩胛抓碎,但必然也难以躲开他的掌力。当然他先受伤之下,掌力势必大打折扣,打中了那老翁,也难以对那老翁形成伤害。他行险一搏便是要赌,赌眼前的老翁不会任由他打中身体。

    “啪”的一声,那老翁回掌与杨过对了一掌。

    杨过凌空一个翻身,藉着翻转之势在半空中将所传过来的一股阴柔内力驱除一部分,落地之后又全力运功,过了数个呼吸才恢复如常,回想刚才的交手,不由暗感侥幸。

    “咦?”那老翁与杨过对了一掌之后,立感一股至阳至热的掌力传到了手臂之上,他原不过使出了两分力道,与杨过双掌相触之时,感到杨过内力浑厚,才又增加了一分力道,但现在与这股至阳至热的内力相抗之时,竟有些抵挡不住的趋势,不由吃了一惊,只得再加了一分力道,这才将入体的劲力化去。

    “好小子,内功竟然如此霸道!叫什么名字?”那老翁望着杨过,有些好奇地问道。

    “老前辈与晚辈动手,不就是想从晚辈的武功中判断晚辈的师承来历吗?想来以前辈的广闻见博,定然已经如愿以偿了,无需晚辈多说。”杨过现在也想通了,心知在未弄清他的身份之前,眼前这老翁绝不会伤害他的性命,胆子不由也就壮了起来。

    “想不到你小子还有几分聪明劲儿,竟看出了老叫花子的意图。”那老翁说了一句,又道:“不过你小子也别想几句话就想将老叫花子打发了,我行走江湖大半辈子,还真未听过你这内功是何名堂,你小子既是不说,那咱们就重新来比过,我就不信抓不住你的狐狸尾巴。”

    “我怎么就成狐狸了?”杨过心中不由哭笑不得,想着正主已经来了一个,还是办正事要紧,便说道:“老前辈,过了今夜,您想怎么切磋,晚辈都随时奉陪,现在却是不行。晚辈斗胆问一句,您老可是那九指神丐洪老先生?”

    那老翁将眼睛一翻,说道:“你小子不是早就知道了老叫化子的身份了吗?何必还要多此一问?”

    杨过确认了那老翁的身份,心中却是有些焦急,祈祷着:“义父在这个时候可千万不能出现!”他见洪七公始终纠缠于他的身份问题,知道若不能及早澄清,还不知要再耽搁多少时间,便说道:“洪前辈,您也不必再试探小子了,小子给您练上一套剑法,您看能不能从中看出什么。”

    说完他也不管洪七公答不答应,回身将长剑取来,展开身形练了一套剑法。

    “嗯,不错,这剑法纯正浩大,精妙非常,是正宗的全真剑法。你小子是全真派之人?你师父是全真六子中的哪位道长?”洪七公眯眼看着杨过将剑法演练完毕,猜测了一番,但转瞬便又摇头说道:“不对,你的内功可非是全真派的路子,而且即使是全真六子,也没有你这般深厚的内力,你到底是何身份?”

    “晚辈的师承说起来一言难尽,容晚辈以后再向您禀报,至于刚才所展示的剑法,前辈没有猜错,正是全真剑法。晚辈曾有幸蒙马、丘两位道长传授了一年武艺,但习练时间尚短,不过得了一些皮毛,倒是教前辈见笑了。”

    “你小子可不要谦虚过了头,若这样的剑法都才是一些皮毛的话,那全真剑法可就当世无敌了。”洪七公摇了摇头,笑着说了一句,又道:“你既然与全真六子有些渊源,看来是老叫花子冤枉你了,你小子可是心中有气?”

    杨过忙道:“晚辈不敢!”

    “我看你小子倒是一个胆肥儿的,没有什么是不敢的。”洪七公可是将之前杨过脸上的不满情绪看在了眼中,说了一句之后,瞪了杨过一眼,又道:“不过老叫化子已经说过,我做事向来公道,既是冤枉了你,那就给你一些补偿,你倒是说说,你想要老叫花子帮你做些什么?”

    “洪前辈此话当真?”杨过心中一喜,心道:“真是瞌睡来了立刻就有人送枕头,这运道来了,当真是挡也挡不住,被冤枉了一次,还真是值了!”

    “自然当真!”洪七公不由吹了吹胡子,瞪眼道:“你小子可有见过老叫花子说话不算数的?”

    “我两辈子也不过才见了你这一次,如何能见过你说话算不算数?”杨过暗暗嘀咕了一句,不过此时也不用在这件事上与他理论,便说道:“那晚辈想要前辈现在就离开华山,不知前辈能否做到?”

    “啊?”洪七公原以为杨过会求他指点武功,不想杨过竟提了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的要求,不由愣了一下,有些反应不过来。

    ps:感谢书友水墨扬的打赏!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