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衣轻泪Android客户端

游遍五湖 作品

第一百二十二章 剑术

    杨过一剑劈下,潇湘子横棒招架。

    长剑和钢棒相交。

    潇湘子将大半功力都聚于双臂之上,不过哭丧棒上并无一丝力道传来,两件兵刃相撞也并无任何的声音发出。

    杨过这蓄势奔发的一剑竟是虚招。

    “糟糕!”他心中叫糟的同时,身子向后疾退。

    这时空中杨过的剑化劈为刺,如一条游龙一般从他双臂间游过,剑刃颤动间,一化为二,径直向他双目刺来。

    这是一招“双龙取珠”。

    孙不二的这把剑乃是当年王重阳临终之时亲手所赠,可切金断玉,锋利异常。

    潇湘子双眼看去,就感觉像是有一泓秋水活了过来,流向了自己。不过他心中知晓,这不是活水,而是致命的杀招。

    他向后继续疾退。

    但长剑追赶更急,一个呼吸的时间便离他的双目只有一尺之遥。

    潇湘子知道无法再退,他双手持棒向中间一绞,要将杨过的长剑阻下。

    但这时他面前的长剑突然消失不见了。

    杨过的这第二剑竟然仍是虚招。

    真正绝杀的一击却是在第三剑。

    第二剑和第三剑其实只是一剑,是全真剑法中的一式剑法“一气化三清”。不过原剑法是一剑同时化三剑,三剑迸发,其势如雷。而他将这一式剑法演化,改为两虚一实。声势虽降,其奇诡莫测之机却使威力数倍以增。

    剑法至此境界,已脱离剑法范畴,可称之为剑术矣。

    金轮国师和郭靖二人,见此招一出,均是想道:“我若是遇到这式剑法,防备不足之下,必会伤在剑下。”

    郝大通心中更是大悔,第一次觉得将杨过逼出门派。可能是全真派的一个重大损失。

    却说场中的潇湘子,他看到长剑消失之时,一股濒临死亡的危机便笼罩了他的心头,令他心中不由生出几分绝望之念,不过多年的打斗经验使得他本能的侧身避开了两寸。

    “嗤”的一声轻响传出,长剑刺入他的胸中三寸。

    不过他总算是避开了要害,这一剑只能令他重伤。

    但长剑还在继续前进。大有将他一剑贯穿之势。

    命悬一线之刻,潇湘子用手指在哭丧棒上一按,顿时一股黑烟从棒端冲出,向杨过的头上袭去。

    这股黑烟含有无数毒砂,乃是他在荒山之中捉到一只剧毒蟾蜍之后,用其体内的毒液炼制而成。一小股黑烟就能将一条巨蟒毒倒。用之于人身,更是无往而不利,再厉害的高手也要当者立晕。

    黑烟一出,杨过抽剑后撤,一个空翻便翻了出去,落在两丈之外站定,然后目光平静地望向潇湘子。

    “卑鄙无耻!竟然用毒!”“蛮狗奸诈!”“杀了蛮狗!”

    群雄反应过来。都开始大声叫骂吵嚷。

    不过潇湘子发出最后一击之后,便倒地晕了过去,却是什么话也听不见了。

    杨过暗感可惜,他本想一剑将潇湘子杀死的,这种级数的高手一旦得罪了,就要斩草除根,不留下后患。不过潇湘子用毒砂自救,后来又晕倒在地。他也只能放过这次机会,留潇湘子一命。

    “孙道长,多谢你的宝剑。”杨过在全真教中生活了一年,对孙不二的这柄宝剑自不陌生,直接走到了她的面前,将长剑归还。

    孙不二接过长剑,望着杨过的目光满是复杂之色。嘴唇颤动了几下,却什么话也难以出口。

    “郭伯父,侄儿幸不辱命,胜了一场。”杨过并未在孙不二面前停留。将长剑归还之后,就回到了自己的席位。

    “哈哈,你这次可是为咱们数千的英雄好汉都争回了面子,使那蒙古人的奸计不能得逞,功劳至伟,你这少年英雄的名头可是落实了!”郭靖开怀畅笑,亲手倒了杯茶递了过去,说道:“来,喝口茶放松一下。”

    杨过心中也是微微兴奋,耳中听着身后的席位中不时传来的赞叹之声,眼睛望着四面八方瞧过来的友善目光,不自禁地便有一股豪情充塞胸内。

    “为人当做大丈夫!”他脑中闪过这样一个念头,接过郭靖手中的茶,微微颤抖地说道:“多谢郭伯父!”

    郭靖等他将一杯茶喝完,才开口问道:“你刚才使的那式剑法叫什么名字?”

    杨过笑了笑,说道:“这式剑法的名字是‘一气化三清’,是侄儿从丘道长处学得。”

    “全真派的‘一气化三清’我见过,可不是这般使出的。”郭靖摇了摇头,说道:“而且你这式剑法比起全真剑法来说,招式太过奇诡,杀气也重了许多。”

    杨过说道:“不瞒郭伯父,这确实不是原来的剑招,而是侄儿自个瞎琢磨出来的。侄儿也不知是否可行,还请郭伯父指点!”

    郭靖不由一愣,过了一会儿才叹道:“过儿,你的天资和悟性我是望尘难及,可是没资格指点你了。”

    却说场中,潇湘子晕倒之后,金轮国师便命几个蒙古武士将潇湘子抬回了席位,先是在潇湘子的胸前点了几处穴道,为潇湘子止血,然后又让人为潇湘子敷了伤药。

    潇湘子等几人虽说与金轮国师不合,但毕竟此时正是同仇敌忾之时,金轮国师也不可能放任不管,若是潇湘子死在了这里,他也不好向忽必烈交代。

    潇湘子毕竟内功深厚,过了片刻便醒了过来。金轮国师见状,便又命人护送他返回。等做好了这一切之后,金轮国师将目光望向霍都,微微点头示意。

    霍都当即又大步而出,来至场内,向郭靖和黄蓉二人说道:“现在已经比过两场,我们双方各是一胜一负。这最后一场比试,小王的师尊会亲自出手,不知贵方要派出何人来与小王的师尊交手?”

    他虽是在问话,不过目光却是定在了郭靖的脸上。

    郭靖说道:“那就由在下来领教阁下师尊的高招好了。”

    他话说完便向对面的金轮国师看去,金轮国师生出感应,也向郭靖望来。

    两人相视一眼,都微微点头,然后先后起身向场内走去。

    “郭大侠要出手了!”“郭大侠和那个什么国师谁更厉害?”“当然是郭大侠了!郭大侠的武功不输于五绝,现在应该是天下第一了!”

    大厅中的众人议论纷纷,都在猜想着谁最后能够取胜,不过各人的面上却都显得比较轻松,显然是对郭靖抱有必胜的信心。

    尼摩星和尹克西二人也在猜想着最后的结果,不过他们却另有心思。

    “尼兄,你看国师能不能获胜?”尹克西问道。

    尼摩星想了一下,说道:“国师的很厉害的,比试的能获胜的。”

    尹克西眼光眨动,说道:“以我看来,国师可未必就能胜出。汉人高手众多,之前一个少年就有不输于你我的实力。那郭靖据传乃是汉人中的第一高手,武功定然非同小可。”

    尼摩星闻言点了点头,说道:“你的话的不错的。”

    尹克西又道:“尼兄,国师居于咱们四人之上,咱们心中都是不服的。此次国师若是败了,自然最好。想来以他现在的身份,也会无颜再在王爷的面前效力。那时咱们的机会就来了,地位定然会向上提升一阶。”

    尼摩星不由点了点头,面上露出喜色。

    尹克西接着道:“不过若是国师胜出,那他就是武林盟主,王爷对他必然就更为器重。咱们几个可就处境不妙了,说不定以后都要听从国师的吩咐做事了。”

    尼摩星不由转喜为怒,说道:“尼摩星,不听的国师的!”

    尹克西说道:“到时候听与不听,可由不得咱们自个选择了,除非咱们都辞行离开。否则所有的事情还不是都由国师一人决断?”

    尼摩星不由问道:“那该如何的?”

    尹克西低声道:“咱们几个人,单打独斗的话,谁也不是国师的对手。不过咱们合力对付他一人的话,则是必胜。而且国师与郭靖交手,即使能够胜出,也会实力大减。咱们几人在那个时候将他擒下,他是生是死,还不是由咱们说了算?”

    尼摩星立时一呆,说道:“杀国师的,王爷的生气的。”

    尹克西冷冷一笑,说道:“杀了国师之后,王爷自然会不高兴,不过咱们何必杀他?只要让他功力受损,并且永远都无法恢复,咱们的目的不是一样可以达成?”

    尼摩星说道:“这个的办法的好的!”

    尹克西见他同意,不由微微一笑,转头又向马光佐说道:“马兄,国师一直都看不起咱们,咱们岂可受此大辱?你要不要加入我们?”

    马光佐是个浑脑子,听尹克西说国师看不起他们几人,不由怒道:“好,我也加入你们!他奶奶的,我早就看那大和尚不顺眼了,一定要打他一顿!”

    金轮国师可不会想到,他和郭靖还未开始比试,自己的人却已开始算计他了。

    他现在正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对面的对手身上,神情是前所未有的凝重,因为这一战对他来说,只可胜,不可败。

    同样,这一战对于郭靖来说,也是势在必胜。

    这一刻,汉、蒙两大绝顶高手相视而立,气氛空前紧张,形势一触即发。

    ps:感谢书友davidx的月票!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