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衣轻泪Android客户端

游遍五湖 作品

第一百二十四章 怪事

    “哼!鞑子败了就是败了,竟然找借口说郭大侠偷袭,真是无耻!”“我早就说郭大侠一定会取胜了,那和尚自知不敌,就干脆耍赖不比试了!”

    群雄愕然之后,又都兴奋地欢呼起来。

    郭靖虽说有些疑惑,不过也没时间多想,举手示意众人安静下来之后,朗声说道:“郭某刚才得到紧急消息,蒙军已经开始南下,目标正是襄阳城。咱们这里在座的众位英雄好汉,此番应邀赴宴,不就是为了结盟抗蒙吗?现在机会来了,请各位英雄都随郭某前去抗敌!”

    “好!咱们去杀鞑子!”“合力抗敌,让蒙古鞑子滚出咱们汉人的疆土!”

    群雄纷纷响应,声势热烈。

    “好!咱们现在就开始出发!”郭靖大声说道。

    鲁有脚忙令丐帮中人组织群雄有序退出大厅,去做好出发事宜,一场声势浩大的英雄大宴,因为蒙军的到来,就此草草结束。

    黄蓉向杨过问道:“你用了什么暗器?我一直看着你,竟然都没有发现。”

    杨过将手掌摊开,掌心正有一根金针,说道:“也没有什么,只是一根针而已。”

    黄蓉见金针与地毯正好浑然一色,不由说道:“以针作为暗器,还真是神不知鬼不觉。”

    杨过说道:“大家的注意力都在郭伯父和金轮国师的掌上,自然就不易发觉他们的脚下了。”

    黄蓉点了点头,又问道:“不过你用金针伤了金轮国师,就不怕落下明证吗?”

    杨过笑道:“我手中拿的这根金针,就是刚才所发的那根金针,他又哪里来的明证?”

    黄蓉大是意外。说道:“这怎么可能?”

    杨过说道:“这根金针只是擦破了金轮国师腿部的表层肌肤,然后便即返回,并不会对他造成什么伤害。不过我在金针之上涂了些微的毒素,虽然不会伤人性命,但中者会有麻痒之感。这金轮国师生性谨慎。自然会以为暗器上涂有剧毒。如此一来,他自己就会主动撤掌,以便运功驱毒了。金轮国师内功深厚,这些许的毒素瞬间就能被他逼出,最后的证据也会不复存在了。”

    黄蓉听得暗暗心惊,想道:“这条计谋可谓是天衣无缝。过儿的心机实在是深沉。”

    她脸上不动声色地笑了笑,说道:“那金轮国师这次可是吃了一个哑巴亏了,怪不得他没有与你伯父当场对质,而是直接转身离去。”

    郭靖将群雄送出大厅之后,向这边走了过来,说道:“蓉儿。蒙军现在只是令探子查探情况,大军应该明日才会到来。我现在先赶回襄阳城做好防备,你有孕在身,可以在路上慢走。”

    黄蓉说道:“你只管去吧,我这里不用你担心。”

    郭芙和武氏兄弟这时也围了过来,郭芙向郭靖说道:“我和武家哥哥陪娘亲一起走,路上会照顾好娘亲的。父亲就放心吧。”

    郭靖点了点头,又向杨过说道:“过儿,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

    杨过现在可不愿意与郭靖同去,若是被安排了什么任务,可就自找麻烦了,忙道:“我留下来与郭伯母一起走好了,若是遇到什么事情也好有个照应。”

    郭靖想到有杨过在妻子身边,确实会更为安全,便说道:“这样也好,那我就先去了。”

    陆冠英特意为黄蓉备置了一辆马车。方便她赶路,至于杨过、郭芙和武氏兄弟四人,则是骑马上路。

    黄蓉母女、武氏兄弟、杨过和车夫共有六人,一行人出了陆家庄之后,便向襄阳城而去。

    郭芙策马来至杨过身边。说道:“杨大哥,你今日真是太威风了,将那个白脸鬼都打晕了!”

    杨过说道:“你若是学会了伯父和伯母的武功,要打败他也很是容易。”

    郭芙马上摇头说道:“那还是不要了,他们的武功好难学的,我可是学不成的。”

    杨过不由暗暗摇头,有多少人视若珍宝的机会她却弃若敝屐,人与人之间的待遇还是相差悬殊。

    过了一会儿,郭芙又说道:“杨大哥,古墓里都有什么?我可以到那里去玩吗?”

    杨过说道:“这个恐怕不行,我们古墓派只允许本门弟子入内,外人不许进入。”

    郭芙撅了撅嘴,说道:“哼,古墓派有什么好的?当我很稀罕么?请我去我都不去呢。”

    杨过也没有在意,说道:“确实没什么好的,不过是有几间石头盖的房间罢了,小的很,可比不得陆家庄,与桃花岛就更不能比了。”

    郭芙点了点头,说道:“既然这样,你就不要再回去了,还和我们住在一起好了,还热闹一些。”

    杨过说道:“这个我说了不算,要经过我师父的同意才行。”

    郭芙好奇地问道:“我听父亲说古墓派中都是女弟子,你师父长什么样子?好看吗?”

    杨过脑中不由浮现出小龙女清冷的容颜,微微笑道:“我师父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女子,谁都无法比得了。”

    郭芙心中大感不服,说道:“我才不信,她有我……我娘亲这么美么?”问完这句话之后,她脸颊微微发红。

    杨过心道:“你们哪能与我姑姑相比?”不过黄蓉的马车就在他们身后,他却是没有回答郭芙的问话。

    武氏兄弟见他们聊得火热,心中生醋,不过却不敢再随意向杨过挑衅了。昨日他们从酒楼回来之后,才醒悟过来杨过所讲的关于马的故事是在暗骂他们二人饭桶。他们本还不忿,但今日见杨过持剑杀人的狠厉样子之后,心中不知不觉就生出了惧意。再与杨过走在一起之时,也没有以前一样自然了。

    由于路途比较颠簸,马车行驶的速度不快,几人行了将近一个时辰,才走了不到一半的路程。

    黄蓉感到身体有些不太舒服,便说道:“先停下来休息一下吧,过一会儿再接着赶路。”

    杨过四处看了看,发现他们停下的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不由说道:“我看咱们休息之后要抓紧时间赶路了,天就要黑了。”

    黄蓉下车之后,正由郭芙扶着慢慢走动,闻言抬头看了看天色,说道:“这里离襄阳城已是不远,在天黑前咱们是可以赶到的。”

    几人休息了片刻,正要继续赶路,一阵“哒哒”的马蹄声从远处响起。

    几人忙让出道路,站在路边向来路望去,尘土飞溅之中,正有一匹马向这边疾速驰来。

    “咦,马上的不是那个大和尚国师吗?”郭芙开口说道。

    “怎地只有他一个人?那几个长得奇怪的家伙和那两队蒙古鞑子哪里去了?”武敦儒疑惑地问道。

    杨过和黄蓉也是心中奇怪,不过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是看着驰近的马匹和马匹上的金轮国师,暗暗做好了防备。

    金轮国师显然也看到了黄蓉和杨过几人,不过他只是在几人的脸上一扫而过,马匹连停都未停,直接就从几人面前快速奔了过去,很快就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了。

    “奇怪,他好像是在躲避着什么人,不过还有谁能逼得他逃跑呢?”黄蓉不由皱起了眉头思索着。

    杨过也有些怀疑,正要开口说话时,马蹄声又起。

    “原来这几个奇怪的家伙在后面呢,他们都赶得这么急干嘛?”武敦儒望着来路再次说道。

    路上出现的正是尼摩星、尹克西和马光佐三人,这三人和金轮国师一般,也快速从黄蓉等人面前一闪而过,紧随金轮国师之后赶去。

    “难道前面有什么稀世宝贝吗?这些人的行为太奇怪了!”武修文嚷道。

    杨过说道:“单是金轮国师一人也就罢了,这后面的三人也是一般行路匆匆,莫非前面有什么紧急的事情发生?”

    他这句话刚说完,马蹄声第三次响起。

    这次出现的马匹就更多了,足有十多匹,马匹上正是跟随金轮国师而来的其中一队蒙古武士。

    “娘亲,他们这是在做什么?为何要分成三波赶路?”郭芙颇为不解地问道。

    黄蓉摇了摇头,说道:“问一问这些人就知道了。”

    那一队蒙古武士的马匹很快就到了近前,武氏兄弟不敢拦金轮国师等人,这些蒙古武士可不会被他们放在眼里,这时便跳到道路正中,持剑喝道:“站住!”

    最前的两名蒙古武士纵马不停,大声斥道:“让开!”提矛向武氏兄弟刺去。

    武敦儒和武修文二人冷冷一笑,各侧身避过长矛,然后纵身跃起,“砰砰”两声重物落地之声响起,那两名蒙古武士俱被踢下马来。

    后面马上的蒙古武士正要继续向两人攻去,武敦儒和武修文二人已是俱将长剑架在了地上两名蒙古武士的头上。

    武敦儒喝道:“再敢上前一步,就要了他们两人的狗命!”

    地上的两名蒙古武士估计是带队的领头之人,马上的众蒙古武士闻言不由都勒住了马缰,不敢上前。

    武修文转向黄蓉说道:“师母,我们将人给拿下了,要不要问问这些鞑子发生了何事?”

    ps:喝醉酒了,脑子一直都不清醒,这章传得晚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