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衣轻泪Android客户端

游遍五湖 作品

第一百二十五章 围攻

    黄蓉说道:“那就问问他们好了。”

    “咦?娘亲,您看,马上不是那个什么霍都王子吗?怎么成了这个样子?”郭芙指着中间的一匹马说道。

    众人循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果见那霍都正骑在马上,不过他不是自己骑的马,而是被一名蒙古武士捆在了背后,由于被前面的人挡住了视线,之前众人都没有发现。

    杨过见霍都双眼紧闭,心知事有蹊跷,又去搜寻其它马匹,果然在队伍后面又发现了昏迷的达尔巴,与霍都是同样的情状。

    这下子众人就更感好奇了,急欲知道发生了何事。

    武敦儒踢了一脚被制伏的蒙古武士,喝道:“你们在之前发生了何事?快说!”

    那蒙古武士心知不是对手,倒也没有硬挺着不说,一五一十的将事情都交代了出来。

    原来金轮国师等人出了陆家庄之后,便向北而去,准备回返蒙军。

    金轮国师师徒三人骑马在前,尼摩星等三人居中,最后的则是那一队蒙古武士。

    一行人行了一段路程,金轮国师转头说道:“咱们在天黑之前已经无法赶回军中,夜间行路多有不便,依我看来,不如就近找个住处,休息一晚,等明日再走。”

    尼摩星、尹克西和马光佐三人都无意见,金轮国师便又道:“那咱们就先下马等上片刻,看看附近有无地方可供住宿。”他将那队蒙古武士都派了出去,让他们打探有无村镇,然后便下了马,站在路边等待。

    尹克西说道:“国师,此次你比试输给了郭靖,失去了武林盟主之位。不知你想如何向王爷交代?”

    金轮国师冷哼了一声,说道:“老衲并未输了比试,是那郭靖卑鄙无耻,命人暗中偷袭,老衲一时大意之下,这才中了他的奸计。若是公平较量。老衲岂会落败?”

    尹克西冷冷一笑,说道:“败了就是败了,何必为自己寻找借口?我与尼兄、马兄三人一直都在看着你们的比试,可是没有看到有什么暗器。”

    金轮国师说道:“老衲何必在此事上出言相欺?”

    尹克西说道:“你寻找借口为自己的失败掩饰,自然是为了保住你国师的尊严和地位。不过你既然说有人用暗器偷袭于你,何不将暗器拿出来让我们瞧瞧?我倒是非常好奇,究竟是何等奇妙的暗器,可以同时瞒过我们这么多人的眼睛?”

    金轮国师摇头说道:“老衲当时正全力与那郭靖相抗,却是无法将那暗器截获。等老衲再去寻找之时。那暗器已经消失不见。”

    尹克西脸现一丝嘲讽之色,说道:“那不知国师中了暗器之后,伤在了何处?”

    金轮国师说道:“暗器上有毒,不过已经被老衲运功逼出了体外。”

    尹克西冷笑道:“这么说,国师是既拿不出暗器,也无法证明自己是受了暗器袭击了?”

    金轮国师说道:“正是如此。”

    “大和尚,我可是听出来了,你输了比试。又想赖账,是不是?”马光佐大声道。

    金轮国师说道:“老衲言尽于此。信与不信,随你们心意。”

    尹克西说道:“你好歹也是堂堂国师,做此无赖行径,就不怕损了大蒙古国的威严?”

    “老衲本就未曾输了比试,怎会损了威严?”金轮国师说道:“今日之事老衲回去之后,自会向王爷禀明。一力听凭王爷的处置,就不劳你们来费心了。”

    尹克西闻言心道:“王爷对金轮国师极为器重,说不定就会听信了他的辩言,对他不予惩处。”想到这里,便开口说道:“王爷豁达大度。自然会饶恕了你这次的罪过,你是看出了这点,所以才如此有恃无恐吧?”

    金轮国师摇了摇头,没有回答。

    尹克西接着又道:“国师如此谋于心计,倒是让我佩服。不过不管你如何狡辩,武林盟主的位置你总归是没有得到,你若真是一心为王爷办事,就该自行请求处罚,免得让王爷为你徇私,乱了军中法纪。”

    金轮国师点头道:“你说的不错,老衲有负王爷重托,理该受到惩处。”

    尹克西心中一喜,问道:“不知国师想要自求什么惩处?”

    金轮国师看了他一眼,反问道:“依你看来,老衲应受到什么惩处?”

    尹克西说道:“你坏了王爷的大计,使得汉人完成了结盟,合力与咱们相抗。这个罪过可是不小,依我看来,你也没有留在军中的必要了,自己向王爷辞行吧。”

    金轮国师说道:“原来你们打的是这个主意,那老衲要令你们失望了。今日郭靖使奸计胜了老衲,老衲定要再和他比试一场,重新夺回武林盟主之位。”

    尹克西不由怒道:“这么说,你是不肯接受惩罚了?”

    金轮国师说道:“我看此事还是回去之后再来讨论为好,事情还是要由王爷来做决断。”

    马光佐骂道:“你这大和尚真是可恶,就知道拿王爷来压我们。不过我马某怕王爷,可不会怕你。现在你必须答应了我们的条件,不然休想能回到军中!”

    金轮国师冷笑道:“老衲想去哪里,何人能够阻拦?单凭你们三人,就想对付老衲吗?”

    马光佐大怒,说道:“你敢看不起我?”大吼一声,抡起了手中的铜棍便向金轮国师打去。

    金轮国师侧身让过铜棍的一击,见铜棍又横扫过来,伸手一抓便将铜棍握在了手里,同时脚下踢出一脚,向马光佐小腹上踢去。

    马光佐练的都是手上的功夫,下盘却是弱点,金轮国师这一脚又极其隐晦,他连躲避都来不及,“砰”的一声便被踢到了身上,然后身子飞了出去。

    不过马光佐皮糙肉厚,刚落地便又从地上爬了起来,而且看起来浑然无事。

    金轮国师见此,倒也有些佩服,说道:“刚才那一脚,老衲已经留情,再作纠缠,可就休要怪老衲下了狠手。”

    尹克西突然问道:“国师,你的手怎么了?”

    金轮国师心中微微一惊,忙调理体中气息,微微笑道:“尹居士此话却是奇怪,老衲的手又能如何?”

    尹克西说道:“马兄虽然身负神力,不过依你的功力,接下马兄的一击也是不难。可你的手刚才却在颤抖,不知你能否解释一下原因?”

    金轮国师淡然说道:“老衲低估了马居士的力道,用力不足而已,何必奇怪。”

    尹克西眼中光芒一闪,冷笑着说道:“我看却是未必,国师该不会是受了内伤吧?”

    金轮国师说道:“老衲有无受伤,尹居士何不出手试试?”

    尹克西冷声道:“自然要出手试试!”言毕双掌猛然挥出,向金轮国师攻去。

    金轮国师伸出双掌相对,四掌相交,尹克西一连退后了几大步,然后才站住了身体,脸上一片潮红。

    “如何?可是试出来了?”金轮国师问道。

    尹克西却是无法立刻开口说话,过了一会儿才将翻腾的血气压制了下来,然后哈哈一笑,说道:“国师,任你藏得再深,还不是露出了破绽?你若真的没有受伤,又何必答应和我对掌?”

    金轮国师眼角微微一跳,说道:“尹居士想要相试,老衲又何必要去拒绝?”

    尹克西冷笑道:“你以为我会信你的话吗?”又转向尼摩星和马光佐说道:“尼兄、马兄,今日机会难得,国师与那郭靖比试,已经受了内伤。他既是不愿主动接受惩罚,不如咱们就先将他擒下,然后再交由王爷处置,如何?”

    三人早就已经达成了共识,尼摩星和马光佐立即便同意了下来。

    金轮国师见事情败露,不由暗暗叫苦。他和郭靖比试内力之时,突然撤掌,却是被郭靖浑厚的内力所伤。不过他强撑着面子,并没有在脸上露出破绽,竟是将众人都骗了过去。

    等出了陆家庄之后,一路上他为了不让尼摩星等三人发现端倪,一直都不敢疗伤。但这样一来,却使得他的伤势越来越重,于是便明面上提议在附近休息一晚,实则要静心疗伤。

    他的计谋本来马上就要成功了,可惜马光佐一击之下使他露出了一丝破绽,被尹克西发现,导致功亏一篑。

    金轮国师心知此时不是三人敌手,见三人欲要围攻上来,直接便转身向马匹奔去。

    “快拦下他!”尹克西出声喊了一句,便发足追赶了下去。

    尼摩星和马光佐一愣之下,也随后追去。

    但马匹本就在几丈之外,金轮国师跑出两步之后,再一跃身便到了马背之上,然后驱马向前驰去。

    尹克西这时也追至了马后,金鞭甩出,向马腿上卷去。金轮国师挥出金轮挡下金鞭,又发出一掌,阻拦尹克西靠近。

    经过这短暂的几个呼吸,马速已经提了上来,开始快速向前奔去。金轮国师不由心中一喜,只要再撑得片刻,尹克西三人就无法追上了。

    这时“呼”的一声,一块大石却向他身下的马匹砸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