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衣轻泪Android客户端

游遍五湖 作品

第一百三十九章 再入全真

    “李志常性烈,他若是留下来,不但于事无补,反而易生事端。大师不妨将他放走,单独留下赵志敬。”杨过说道。

    金轮国师说道:“老衲正有此意。”

    杨过道:“不过这样一来,那李志常必不肯独去,多半要和大师以命相搏,以求与同门患难与共。”

    金轮国师皱眉道:“若当真如此,却是一件麻烦事。”

    杨过说道:“解决此事倒也不难,大师只需将他制伏,交由在下将他带走即可。”

    金轮国师点头道:“这倒也是个法子,如此就劳烦杨居士了。”

    杨过说道:“举手之劳而已,大师只要记着在下的心意就好。”

    金轮国师不由笑道:“杨居士放心,我已经命人去办你的事情了,必不会让你失望。”

    两人商议好了解决之道,金轮国师回转,向李、赵二人问道:“怎么样?两位道长可是商量好了?”

    二人观点不一,一直都争执不下,自然是没有商量好的。

    赵志敬正想开口说些缓和的话,李志常却已经抢先说道:“贵王爷的难题我们解决不了,大师还是另请高明吧。”

    金轮国师目光一寒,问道:“你们不再多考虑一下吗?”

    李志常说道:“我们早已经考虑清楚了,大师还是不要再浪费时间了。”

    金轮国师沉声道:“两位道长既是如此不识抬举,老衲为了维护王爷的威望。也只好对二位不留情面了。”言罢一步迈出,双掌向前推出。

    李、赵二人双剑齐出,向金轮国师掌心刺去。后者双袖一拂便将长剑震开,然后探出双手向下一按。

    金轮国师出掌时距离二人尚有五尺之远,但双手按下去之后却是按在了二人的肩膀之上,其身法之快,无疑已臻绝顶。

    李志常和赵志敬二人只感肩上重如山岳,几欲将身上的骨骼压折,心中大惊的同时。忙全力运息相抗。

    这时二人虽仍手持长剑,却是连一丝多余的力道也分不出了。

    金轮国师逐分加重力道,直到二人的身体开始颤抖。才陡然将左手一收。

    李志常猝然之下,不及收力,身体立时便向上弹去。

    金轮国师微微一笑,左袖拂出一股柔力。拂在李志常的胸前。说道:“去吧!”

    李志常不由自主地便腾空向后飞出,落地之时,正好落在杨过身边的马上。

    杨过一拍马臀,健马扬蹄向前奔去。

    李志常全身麻木无力,只能任由马匹带着他远去。

    金轮国师转回视线,又收回右手,向赵志敬问道:“赵道长现在可愿随老衲前去拜见王爷?”

    杨过和李志常骑马奔出一里,李志常已经恢复正常。他调转马头便要回返,却被杨过拦在前面阻下。

    李志常着急地说道:“杨过。你快让开,我要回去救赵师兄出来!”

    杨过问道:“你回去之后当真便能从蒙军之中将人救出?”

    李志常说道:“即便是无法救出,我也要前去一试。”说着话已是绕过杨过,向回路奔去。

    杨过这次却并未再次拦阻,而是扬声道:“李道长,你莫非是与赵道长有深仇大恨?”

    李志常不由一勒马缰,转头问道:“你此话何意?”

    杨过叹道:“那金轮国师既然未伤你分毫,显然对你们二人并无杀意。我费尽唇舌才让那金轮国师答应放你离开,你现在回去坏了我的筹划不说,还会连累赵道长为此丧命,这就是你想要看到的结果吗?”

    李志常闻言不由沉默下来,他刚才只是情急之下无暇多虑,现在仔细一想,自然能明白杨过话中的意思。

    金轮国师现在是有求于他们二人,故还能对他们手下留情,若是他一意不从,定会激得金轮国师生出杀机。

    杨过察言观色,见他已经想通,便又说道:“此事我们二人都无能为力,还是尽快回到山门为紧。”

    李志常问道:“你与那蒙古国师是何关系?他为何肯听从你的劝说?”

    “怎么?李道长是在怀疑我吗?”杨过摇了摇头,说道:“那金轮国师有把柄在我的手中,我只是和他做一个交易罢了。至于是何把柄,请恕我不便明说了。”

    李志常这时想到杨过在英雄大宴上力挫蒙人,怎会与蒙古人勾结,不由在马上鞠躬行礼,歉然道:“你救了我一命,我却还怀疑于你,实在惭愧!”

    杨过说道:“可以理解,若换做是我处于道长的位置上,也会产生怀疑。”

    李志常又问道:“你既是有他的把柄,为何不将赵师兄一并救了?”

    杨过无奈道:“我所能做到的也只有这个程度了,那金轮国师可不会对我言听计从。”

    李志常希望落空,不由望着蒙军的方向叹气。

    “李道长,你不是还有急事吗?我们该出发了。”杨过说道。

    李志常闻言又叹了一声,说道:“走吧,此事也只能交由师门处置了。”

    两人快马向前驰去,中途几乎并无停顿,到得天黑十分,已驰出数百里地。

    “咱们在这里休息一下吧,马已经累得快不行了。”杨过放慢马速,说道。

    黄瘦在途中被杨过暗暗输送内力调养,尚能继续坚持,不过李志常胯下的那匹马却已经开始口吐白沫了,再奔跑下去,非得累毙不可。

    李志常心中无奈,但也只得停身下马。

    二人所处的是荒无人烟的旷野,也无法换马,只得在原地等着,看马匹何时能够缓过劲来。

    杨过轻轻地抚摸马背,暗中输出一丝内力助那匹累脱的马恢复气力,口中问道:“李道长,不知马真人身患何病?”

    李志常沉默了片刻,才悲然叹道:“大师伯于一年前忽患头疾,遍请名医不治,而且夜中常感剧痛难眠。如此境况维持了半年左右,大师伯心力交瘁,身体极度恶化起来,又开始难以进食。直至最近的数月,大师伯的神智已渐渐不清,全靠师父和几位师伯、师叔以内力来延续生机。此次病情又重,恐怕是……”

    杨过听着听着,便不由心中悲痛莫名,眼中直欲落泪,实不敢想象马钰如今是何等的境况。

    李志常说完之后二人都开始沉默起来,谁也无心情继续说话。

    过了两三刻之后。

    “好了,这匹马现在可以慢慢走路了,咱们到前面看看有无客栈投宿。”杨过强行抑制着自己的悲伤情绪,深吸了一口气,背向李志常说道。

    李志常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犹豫了一会儿,又是说道:“师父早就已经后悔了。”

    杨过身子不由一震,过了一会儿才说道:“什么?”

    李志常牵着马匹在前而行,话语随风传来:“你离开教中之后,师父一开始还很是气愤,不过时间一久,他老人家便时常长吁短叹起来,有时还会去你住的房间中一坐就是数个时辰。你那间房子,师父特意留了下来,并未让其他弟子居住,而且房间中的物品也未更换过一件。”

    说到这里,他又是一叹,然后接着说道:“师父对你的情绪从不会在我们一众弟子面前显露,但我一直随侍在师父身边左右,这些事情又怎能瞒得过我?虽然师父对你认欧阳锋为父之事尚有些耿耿于怀,但我知道,他对当年之事已经感到后悔了。”

    “杨过,不管以前你和全真教有何过结,但现在大师伯病危,师父也已经年迈,你有什么心结也都该放下了。有时间的话,还是回去看看大师伯和师父吧,相信他们两位老人家都会欢喜的。”李志常最后说完之后,便停下脚步,转头望着他。

    杨过的脑中一直闪现着马钰和丘处机教他武艺的场景,二人的一言一语都犹似还在眼前,再听着李志常感慨的言语,心中一直筑起的坚强和冷漠之墙,便在这一刻,轰然断裂,倒塌开来。

    “我一定会去的!”杨过眼中泪光莹然,语气坚定,又说了一句:“多谢你了,李道长。”

    李志常欣然道:“有许多话、许多事,师父无法说,也无法做。身为弟子自然要在这个时候为师解忧,你说呢?”

    二人行出数里,总算见到了一个镇子,便在一间客栈中留宿了一夜,让店家好好喂养马匹,以令马匹尽快恢复。

    第二日,二人又毫不停歇,又急赶了数百里路,总算在天色又黑之时,来到了终南山脚下。

    阔别一个多月,杨过再看山上的一树一木,心中莫名地温暖起来,脸上不由露出一丝喜色。

    这种温暖,这种喜悦,无关乎山,无关乎景,只关乎山中之人。

    不过他这种喜悦很快又被心头的抑郁冲散,脸色又变得沉痛起来。

    这种沉痛,自然也在于山上之人。

    “上山吧。”李志常见他久立不动,开口说道。

    杨过平复了一下心情,牵马而上,至半山腰时,向西边的那处树林看了一会儿,然后便又收回了目光,继续向山顶而去。

    二人很快便到了山顶,这时夜幕已完全落了下来,山顶的四处燃起了点点灯火,与天上的繁星相互映照。

    杨过望着眼前一片静默肃穆的道观,既感熟悉,又大是陌生,偶然间抬头,天际正有一道流光划过,眼泪顿时便无声无息地流了下来。(未完待续。。)

    ps:感谢顶顶顶汪峰的打赏!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