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衣轻泪Android客户端

游遍五湖 作品

第一百四十章 物是人非

    [启.蒙.书.网☆更.新.最.快☆无.弹.窗☆全.免.费]

    重阳宫偏殿,厢房。◎启.蒙.书.网qmshu.◎

    房正是一圆桌,桌上置一铜鼎香炉,香炉有轻烟袅袅。这轻烟非是寻常线香所发,而是栴檀上香,有消灾、祛魔、提神醒脑之效。

    房间坐着五个道人,目光俱望向一张木榻之上,木榻被纱幔遮住了一半,隐约见得棉被下凸起一块,似有人正在睡着。

    五个道人面容阴沉,目如寂寂深潭之水,在檀香缭绕之,就似五尊活塑神像,良久都无动静。

    这时厚重棉帘打开,一个道童端着一个木盘走进,冷风骤然吹了进来,将房烟幕吹得四散。

    十道目光顿时都盯了过来,将那道童吓得身一颤,战战兢兢地回道:“师……师祖的药……已经好……了……”

    王处一站起身,从木盘上将药碗端起,移步至了床边。

    孙不二已经轻轻地将被掀开一角,小声地唤着:“师哥,师哥…”

    片刻之后,被下的人蠕动了一下,缓缓将眼睛睁开了一隙。

    孙不二心顿时一喜,提着的心略略放下,柔声道:“师哥,你该吃药了。”说着话已将王处一手的药碗接过。

    马钰的目光在床前五人的脸上转了转,又停在那只散发着热气的药碗之上,嘴唇翕动了几下,却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只好费力地摇了摇头。

    孙不二双眼一酸,泪珠就滚了下来,劝道:“师哥,你还是将药喝了吧……”

    马钰只是摇头。

    丘处机叹了一声,说道:“大师哥既是不想喝,就算了吧。”

    孙不二又劝了几声,见无效果,只好又将药碗递给道童,道童端起木盘。脚步飞快,一转眼就逃得没影儿。

    五人都心情沉重,也没精力去斥责道童的无礼,都是将注意力放在了马钰的身上。

    王处一问道:“大师哥,你感觉如何?”

    马钰喉咙滚动,声音含糊地说了一个“好”字,便有些无力为继。

    王处一见状。忙道:“你好好休息,不用多说了。”

    马钰微微点头,不一会儿又沉沉睡去。

    五人都轻轻地离开床边,相继出了房,距离房间有了一段距离才停下。

    王处一开口低声道:“大师哥不肯用药,却该当如何?”

    “药石无力。大师哥心很是明白啊!”郝大通摇头说道。

    “但只要肯用药,总归是还有着希望,如果连药都不用了……”孙不二不敢再向下说。

    丘处机来回踱着脚步,好一会儿才停下,问道:“难道就没有其它办法了吗?”

    王处一迟疑着说道:“大理段氏的一阳指玄妙非常,可治病疗疾,咱们何不将一灯大师请来相助?”

    刘处玄有些无奈地说道:“咱们都是学武之人。你心应该很清楚,便是用一阳指医治,对师哥的绝症也是无能为力。”

    王处一自是明白这点,当年王重阳身怀先天功和一阳指两大奇功,身患沉疾之后,照样束手无策。

    说到底,一阳指毕竟只是一门武功,虽对治疗内伤颇有奇效。但还远远代替不了医术。

    “该想的办法都想了,该做的也都做了,师哥这么些日以来受针药之苦颇多,依我看,这些该停都停了吧,不要再烦扰他了,让他好好过几日舒心的日。”刘处玄叹着气说道。

    余人闻言都是默然。过了一会儿,丘处机问道:“栴檀香还剩下多少?够不够用?”

    王处一说道:“还有一些,不过也不多了,只够用上半月左右。”

    丘处机说道:“大师哥现在全靠旃檀香才能安心睡着。万万不可断了供应,我去让人再购买一批回来。”

    五人正说着话,丘处机的一名弟过来禀报:“李师兄回来了,要求见师父。”

    丘处机点头道:“来的还算快速,让他进来吧。”见那名弟面色似有犹豫,便又问道:“你还有何事?”

    那名弟又回道:“李师兄将那杨过也带过来了……”

    丘处机略微一怔,随即眉心一展,说道:“难得他还有这份心,让他们一同进来吧。”

    那名弟下去不久,就闻得脚步声急促,李志常和杨过匆匆走了进来。

    “弟见过师伯、师父和众位师叔!”李志常跪下来向全真五磕了头,才抬头说道:“弟路途有所耽搁,来得迟了,还望恕罪。”

    “起来吧。”丘处机摆了摆手,问道:“志敬呢?怎地不见他过来?”

    “赵师兄他……”李志常正想将事情交代一遍,丘处机又打断他说道:“算了,你稍后再禀报吧。”目光却是望向了他身后的杨过。

    杨过前来大殿的途一直就心情忐忑,既想看一看马钰和丘处机现在是何状况,又有些怕见二人。

    这种心情很是没有来由,他也不知是何原因。

    而且他脑编织了好多见面时该说的话语,但真到了丘处机的面前时,却脑一片空白,什么话都是说不出了。

    杨过呆呆地站着,见丘处机面容沧桑、发丝灰白一片,神情有着说不出的疲累之态,连眼神都没有了往日的锋芒凌厉,心真不知是何滋味。

    光阴摧剑折,岁月催人老。

    纵是再雄心万丈的剑客,也总有脆弱的一面,也总有暮年时敛去光辉的时刻。

    杨过想到过会有这一日,但没想到在丘处机的身上会来的这般快。

    “你来了?”两人对望了片刻,终究是丘处机先平静了心情,开口问道。

    这一句话打破了殿的沉闷气氛,也将杨过从纷杂思绪惊醒,下意识地点头回道:“嗯,我来了。”

    丘处机上前一步想拍一拍他的肩膀,手臂抬起后却又途放下,只是说道:“来了就好。”

    两三句简单的问答之后,便都不知说什么为好,杨过心不由暗暗叹息了一声。

    有些情分一旦失去了就永远也找不回来了。即使曾经的误会可以消除,但留下的伤疤却不会消失。

    “马真人病情……如何了?”杨过心担忧马钰,并未在此事上过多分神,直接将话转回了正题。

    丘处机摇了摇头,说道:“情况不是很好。”

    杨过心不由一急,问道:“我能否去看一看?”

    丘处机略微迟疑了一下,然后说道:“看一下也好。不过你小心一些,不要弄出了响声。”

    杨过点头应了。

    全真五带着杨过重返房内,丘处机轻声向杨过说道:“刚刚才睡着,你就只看几眼吧。”

    杨过走至榻前,低头向被褥下看去,只一眼。便如遭雷殛,整个人都是傻住了。

    他在全真教之时,马钰虽已年迈,但长年修道有成,面色很是红润,一直都显得精神焕发。

    但一别之后再见,马钰不但苍发尽白。而且多有脱落,变得稀疏起来,脸色也不复红润,显出灰败之色。

    这些尚都不是令他心灵震撼之处,最令他怵目惊心的是,马钰的脸上如同失去了所有的血液,只在外裹了一层薄薄的肉皮,两个眼窝深深向下陷入。一眼看去就像是看到了骷髅架上的头骨。

    若不是他耳还能听得微弱的呼吸之声,棉被下的这具**与死人也几乎没有什么分别了。

    一种深深的窒息之感涌上了杨过的心头,令他难受得几欲呕血大喊,他死死地咬住了自己的双唇,眼泪却怎么也抑制不住,哗哗地便流了下来,无声恸哭起来。

    丈夫有泪不轻弹。只缘未到伤心处。

    此时房间寂然无声,只有窗外呼呼的风声透过窗棂隐约传了进来,变成了呜呜之声,也似在断断续续的哽咽。

    全真五见杨过悲至于斯。也是心头如堵,眼眶湿润一片。

    孙不二欲要上前宽慰,丘处机却是摇了摇头,说道:“就让他哭吧,哭一会儿就好了。”

    杨过这一哭却不是一会儿,而是过了小半个时辰才渐渐止住了眼泪,只将胸前的衣襟都浸透了。

    “好了,先出去缓一缓心情吧,莫要在这里待得太久了。”丘处机轻轻拍了拍杨过的肩膀,说道。

    杨过嗯了一声,便和全真五出了房去。

    “晚饭还没有用过吧?你先去换身衣服,一会儿过来用些饭吧。”丘处机说道。

    杨过应下,向全真五俱躬身施了一礼,然后便随一个道童下了殿去。

    丘处机望着杨过的背影,不由长叹了一声。

    “当年我们如此待他,或许是我们错了。”王处一说道。

    “刚才他哭得那般撕心裂肺,是绝然做不得假的,却也是一个重情重恩之人。”孙不二因丈夫之故,触动最深。

    “可惜啊……”郝大通说了半句便住了口,也不知是可惜什么。

    杨过洗漱后又换了衣服,再来到大殿时,殿已多了一张木桌,饭食都已在桌上摆好。

    本来在殿用餐是有些不妥的,不过全真五不敢离得远了,怕马钰出现什么情况之后救援不及,也就顾不得那么多了。

    饭食是素餐,量比较多,但全真五都吃得甚少。

    杨过赶了数百里路,本来应该是饥肠辘辘的,这时也无心饭食,喝了一碗粥便将筷放下了。

    “今晚就在这里住下吧,房间已经为你收拾好了,还是你原来的房间。”丘处机说道。

    杨过想起李志常的话,心一暖,点头答应了。

    ps:感谢紫瞳轮回、龙苍预和多啦b梦o的打赏!感谢古河渚01的月票!拜谢诸位!

    ((一秒记住小说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