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衣轻泪Android客户端

游遍五湖 作品

第一百四十六章 引荐

    赵志敬闻言,心道:“掌教病危之事便是有什么重要,如今也已过去了数日,消息也该传出去了,说与他知又有何妨?”

    想及此处,便道:“大师原来是想知道这个,其实那日我就想告诉大师,只是李师弟性子太倔,怎都不肯同意,我也只好随他。”

    金轮国师见他肯将实情相告,反倒不急于催他了,像是无意般问道:“他既是你师弟,莫非道长还管不住他吗?”

    赵志敬脸上闪过一缕不自然之色,支吾道:“毕竟都是同门,也不能随意就撕破了脸皮。”

    他怕金轮国师追问,忙转到先前的话题,说道:“我与李师弟本在襄阳城与蒙……呃,与盟会宴,得到敝教掌教真人病危的消息,这才急于回返师门,却不想在路上与贵军起了误会。”

    金轮国师闻言目光闪动,问道:“不知贵掌教患了何病?若是短了什么药材,老衲倒是可以提供。”

    赵志敬回道:“多谢大师好意了,不过掌教真人大限已至,无论什么珍贵灵药都是无用了。”

    金轮国师叹道:“真是天不假年,老衲对贵掌教闻名已久,估计以后是无缘得见了。”

    赵志敬听不出他语气是真是假,不过看他神情,不像是对自己教中怀有敌意,便试探着问道:“大师,误会既已消除,不知小道可否……离开了?”

    金轮国师点头说道:“道长随时都可以离开,不过道长参观了半日,定也是饿了,还让老衲为道长备一桌宴席,以酒践行。”

    赵志敬没想到金轮国师肯如此轻易就放他离开,心中不由大喜,正想说让他直接离开就行,不用摆宴送行了,但又怕在如此关键处惹了金轮国师不高兴,万一金轮国师改了主意。难道他当真要长住这里当活菩萨不成?

    纵使心中再是急迫,赵志敬也只能点头答应下来。于是二人又原路回转,进了大帐中。

    金轮国师命人重新换了一桌酒席,与赵志敬推杯换盏。气氛浓浓。

    待酒食用半,金轮国师说道:“贵掌教既是身体不适,想来也难以处理教中事务,不知现在是谁掌管?”

    “目前刘师伯代理掌教之职,不过除了一些大事。刘师伯极少过问教中之事,多数都是由丘师伯处理。”赵志敬此时早已放下了大半戒心,对金轮国师的问话并未有任何隐瞒。

    金轮国师道:“那下一任掌教多半就是丘真人了,不过我听说丘真人年纪也已不小,也任不得几年掌教了。”说到这里,端起一杯酒,说道:“老衲在这里就先恭祝道长了。”

    赵志敬不解地问道:“大师此是何意?”

    金轮国师说道:“道长能力过人,武功也是同门之中处于首位,只需等上几年,这掌教之位还不尽在道长之手?”

    赵志敬酒食已是半酣。闻言不由心中一阵憋闷,脱口说道:“哪里轮得到我?”话一出口,便知失言,忙闭嘴不言。

    金轮国师得此信息,心中已是了然,故作诧异道:“怎么?莫非掌教人选另有他人?”

    赵志敬话既说出,心中反倒不惧了,也就不再遮掩,有些妒忌地说道:“便是丘师伯门下李师弟了。”

    金轮国师摇头道:“老衲已是见过李道长了,平心而论。各个方面都是不如道长远矣。”

    “那又如何?师父和几位师伯、师叔都中意于他。”赵志敬脸上现出几分怨恨之情。

    他对掌教之位觊觎多年,本以为尹志平一死,前路已无阻碍了,却不想李志常毫不费力的又占据了位子。当真是将他气炸了肺,憋了满腔的怨气。

    金轮国师一直都在放线,此时觉得时机火候已到,便开始起钩,说道:“道长休怪老衲无礼,有些话不说不快。依老衲之见,贵教刘、丘等几位真人太也不智,若真将掌门的位子传于了李道长,却是大大的不妥。”

    赵志敬听闻此话,大有知心之意,忙道:“还请大师详细讲解。”

    金轮国师说道:“老衲观李道长难明大势,又对我蒙人深怀敌意,将来恐会为贵教招来泼天大祸,实非掌门之选。”

    赵志敬心中一惊,问道:“此言怎讲?”

    金轮国师说道:“宋庭皇帝胡作非为,以致祸乱天下,我蒙军南下平乱,实于万民有利。贵教上下俱乃方外之人,便是不顺乎人心,也不应助纣为虐。我大蒙古国与贵教交好已久,值此之际,实不宜坏了两家情谊。否则蒙军铁蹄之下,贵教安能幸存?”

    赵志敬听得冷汗浸背,说道:“大师所言甚是,不知有何教我?”

    金轮国师说道:“为今之计,唯有道长可拨逆反正,免贵教于灾祸。”

    赵志敬有些茫然,说道:“小道又有何能?”

    金轮国师说道:“现在自是不能,不过道长若是得了老衲之助,接任掌门之位后,可就另当别论了。”

    赵志敬闻言,浑身不由一震,心中难抑跳动,说道:“大……大师莫不是……开小道玩笑?”

    金轮国师说道:“老衲本是一腔好意,若是道长不信,就当作是老衲醉言吧。”

    赵志敬乍得一线希望曙光,又怎肯舍弃,急急道:“小道失言,还望大师恕罪,不知大师如何……”

    金轮国师却是突然止住了话头,说道:“今日饮酒已多,不宜再多言,道长不如好好歇宿一晚,明日再来续话。”话毕,便转了话题,只做闲聊。

    赵志敬几次重提话题试探,都是无果,心中痒痒的,别提有多难受。

    宴后,等金轮国师告辞离开时,赵志敬也未再提离去之事。他送走了金轮国师后,在上好的羊毛大毯上辗转反侧,一晚上也没睡着。

    第二日,他早早便在帐外踱步等候,等金轮国师一到,便想再入帐详叙。

    金轮国师却是说道:“老衲方才向王爷引荐道长,王爷得知了道长的事后,也甚是同情道长的处境。老衲见机不可失,便代道长做主,言道长想要拜见,王爷已准许了。这便快些去吧,若能蒙王爷相助,却又要比老衲强上无数了。”

    赵志敬不由大喜过望,忙答应下来,随金轮国师一同去往忽必烈的大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