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衣轻泪Android客户端

苏婉年 作品

第22章 对我感到愧疚

    不管怎么样,沈落梦还是留了下来。

    不过这里没有她的衣服,所以沈落梦必须要去楼下自己家里拿衣服。但是顾云城却先一步的让人送了一堆的衣服过来,然后坐在沙发上,交叠着腿,双手抱胸挑衅的看着站在他特意让人整理出来的衣帽间前面的沈落梦。明艳动人的小脸上因为恼怒而多了几分红晕,看起来就像是将熟未成熟的蜜桃,格外的诱人。

    “你现在这算是贿赂我吗?”

    面对这个突然间发神经的男人,沈落梦心里诡异的很。不知道是该将他这种做法当成是爱她呢,还是应该当成他新的整她的游戏。

    “你是我老婆,我需要贿赂?”

    沈落梦瞪了他一眼,不自觉的撅了撅嘴,然后飞快的转过身,嘴角慢慢的咧开灿烂的笑意。

    不是因为他让人准备的这些衣服,而是,他那句……你是我老婆!

    但是沈落梦却并没有注意到,她刚才那无意识的一撅嘴,让顾云城愣了愣。

    晚上吃过了饭,沈落梦就进了顾云城的书房。

    这段时间她都没有上线,某些东西,她还没看呢。

    邮箱里躺着的除了助理发过来的一些文件之外,还有舒可可那天发过来的资料。

    打开文件,简单的浏览了一下之后就关机了。

    对于这种不自知的女人,该怎么折腾,沈落梦心里也暗暗有了想法。

    门被推开,顾云城将一杯牛奶递给了沈落梦,然后扫了一眼正在关机的电脑。

    “忙完了?”

    “嗯。”

    喝了一口牛奶,沈落梦抬起头看着顾云城说:“刚才我看了一下lk那边发来的货物各项的清单,第一批货物十天之后会到海关,到时候……”

    “海关那边我会安排人把关,你现在不要想这些!”

    顾云城皱了皱眉头,她现在身体这个样子,还整天这样的想这个想那个?怪不得这样瘦,这么操心,不瘦都是怪事儿!

    沈落梦愣了愣,微微扯出了一丝笑,将杯中的牛奶喝完之后,把杯子放回了桌上。

    顾云城很直接的拿起空杯子然后揽着她的肩膀,“时间也不早了,该去睡觉了!”

    “你是在对我感到愧疚吗?”

    这句话,那天在医院里的时候她就一直很想问,如果他仅仅只是同情的话,那么她应该考虑一下将自己的位置放在哪里。要不然,当天平突然间倾斜,又变成了原来的样子,她真的没有办法去承受。

    顾云城微微眯了眯眼,看着沈落梦那张脸,这几年,她几乎就像是一个商场上的一朵黑玫瑰,从容优雅,但是,也不是他熟悉的那个小丫头了。

    其实,有时候,他自己都不太明白,对沈落梦到底是停留在哪个度上。

    看到她过的那么潇洒,他就很想折磨她,花心思去整她。但是看着她那么虚弱的样子,心里却似乎又空荡荡的,心慌的厉害。

    但是看着沈落梦现在这种想要求证的眼神,他只能偏过头,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很晚了,睡吧!”

    “呵……”

    看着那个走出去的背影,沈落梦只能无奈的苦笑。

    他,每次都是这样。永远都只会将背影留给她,以至于,她根本都不知道,在这个男人的心里,到底有没有她。

    而她,却一直都那么傻乎乎的站在原地等着,等他回头的那一天。

    可是,似乎一直都没有……

    洗过澡,沈落梦穿着浴袍拿着毛巾擦着头发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房间里并没有人。

    看着紧闭的房门,或许他是睡客房了吧。

    将头发擦的差不多了,沈落梦就直接换了一件睡衣上床睡觉了。

    这副身子现在弄的人不人鬼不鬼的,她必须要好好的调理一下。就算不为自己考虑,总要为sunny考虑一下。

    一想到那个软软糯糯喜欢趴在她怀里睡觉,央求她讲故事的小家伙,沈落梦就忍不住的想要笑。

    好多天没有见到儿子了,那个小家伙一定是想她了。

    可是这边,她要怎么找个理由才能回去呢?

    看今天的这个架势,或许,还仅仅只是一个开场而已。

    顾云城的做法,她沈落梦再清楚不过了。他是一个绝对支配欲强大的男人,如果她强硬的将他的意思不管不顾的话,或许,下一次出现的时候,她会比这次更加的生不如死!

    哎,还是别想了,这么折腾,她是真的累了!

    刚躺下,就听到了卧室的门推开了。

    嗯?他难道不是睡客房?

    “怎么还没有睡?”

    顾云城的嗓子有点哑,走到床前就直接掀了被子上了床,伴随着钻入鼻息间的烟味儿,身边的另一侧也慢慢的塌了下去。

    背后的躯体很暖,但是沈落梦却不敢回头。

    她有点没有办法接受顾云城这突然间的改变,但是心里却依旧还是忍不住的多了几分窃喜。

    一只手从脖子下面穿了过来,腰上也突然间缠上了一只粗臂,沈落梦背脊瞬间一僵。

    “怎么了?”

    沈落梦稍稍动了动身子,想要找个舒服点的位置,但是,腰上的手却缠的更紧。

    这男人,他这是在发什么疯?大晚上不睡觉,发情吗?他想要胡来,她的身体才不想被他折腾呢!

    “你这样我不舒服!”

    “别动,睡觉!”

    “顾云城!你到底玩什么?”

    她可以接受他正面的突击,但是却没有办法应付他对她心灵上的刺激。

    面对别人,她可以不管不顾的拒绝,但是面对顾云城不行,她的心对他一直都是敞开的,没有任何的防御能力。

    顾云城没有说话,只是将头埋在她的发间,鼻息间,满满的都是薰衣草味洗发水的香味。

    刚才在阳台上,他抽了很多烟,也想明白了一些事情。每一次沈落梦出现在他的眼前,都生动的像是一只雄纠纠气昂昂的斗鸡,但是这次不同,这次,她受伤了,而且,还是他造成的!

    虽然他让人查过沈落梦,但是,却从来都没有太在乎过。

    那天看着她窝在他怀里哭的样子就跟小时候一样,他突然间觉得,很自责。

    “沈落梦,我们别吵了!”

    “什么?”

    沈落梦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刚回过头,唇上却附上了温柔带着烟味的吻。

    这个男人又想要怎么样?

    刚松开唇,顾云城看着那双猫一样的眸子里带着茫然,吻了吻她的眼睛。

    “我说我们别吵了,还有,爷爷让我们明天回家吃饭!”

    沈落梦的眉头瞬间就皱起来了,原本她还想着改天投资会的时候跟顾云城演一场戏就好了,没有想到,明天居然就要开演。

    “哦,那你明天配合点!”

    沈落梦闷闷的转过身。

    顾云城看着沈落梦的背影,脸上的表情臭臭的。她那话里话外怎么听都像是在嫌弃他,这样的感觉,让他觉得有点不爽。

    手,忍不住的收力,将沈落梦扳过来面对着他。

    “干嘛?”

    沈落梦皱着眉头看着顾云城,她现在需要好好的理清一下自己心里的那些乱七八糟的情绪。

    “不干嘛,睡觉!”

    说着,就伸手去关灯。

    “别!”沈落梦下意识的就伸手抓住了顾云城伸出去的手臂。

    “怎么了?”

    顾云城皱了皱眉头,刚才沈落梦拽住他的时候,虽然动作很细微,可是,他却还是感觉到了她的浑身细微的颤抖。

    她在害怕?

    “你怕黑?”

    沈落梦也没有隐瞒什么,点了点头。

    “怎么回事儿?”边问,手还是忍不住的将怀里的女人更搂紧了一点。

    这个问题让沈落梦人忍不住的在心里苦笑着,难道她要告诉他,是因为他吗?

    沈落梦自嘲的笑了笑,“只是黑暗恐惧症,没事儿,睡吧!”

    默默的低下头,这是他们结婚第一次,她在他的怀里睡觉。

    但是,她失眠了,而身边的男人,抱着她整整一宿,似乎也没有睡着!

    早上起来的时候,果然,眼圈下面多了几分青色。

    因为今天要回老宅子吃饭,所以,沈安然还是很认真的挑选了一套衣服。

    玫红色的真丝蝙蝠袖及膝连衣裙,腰侧束着一条玫瑰花造型的黑皮宽腰带,原本就纤细的腰更显得盈盈不堪一握。长度刚好到膝盖下面一点,遮住了大腿上那还未脱落的结痂。坐在梳妆台前面,画了个淡妆,扫了点腮红。扒拉了一下垂下来的长卷发,算是包装完毕。

    顾云城坐在沙发上,一只手支着下巴,很满意的看着坐在梳妆台前面认真妆点自己的沈落梦。她的五官很出色,加上那与生俱来的气质,所以并不需要多么精致的妆点就已经足够惊艳了。但是,看着她那一副让男人很容易犯罪的火辣身材跟那张绝美的面容,顾云城心里就有点闷闷的。

    男人心里的占有欲,让他,很不想带这样的沈落梦出门!

    沈落梦走到床前从搁在床上的包里拿出了一枚银色的铂金钻戒,套在了手指上。

    这是她跟顾云城之间的婚戒,法国名师设计,茶花造型底托,这个设计的理念是她提供的,在看到样图的时候她就格外的喜欢,无数的次的憧憬着婚礼那天顾云城将戒指戴到她手上时的场面。

    但是,这辈子,他到底还是没有将这枚戒指戴上她的无名指。因为她不喜欢戴首饰,所以,戒指就一直放在她的包里,时刻都在她的身边。偶尔有时间拿出来看看。除了能够从钻石上那折射出的光芒里感觉到自己失败的婚姻之外,就只剩下内心的无望。

    转过头,看着坐在沙发上脸色隐晦不明的顾云城,眸光在他干净的左手上扫了一眼,“你的呢?在吗?”她根本就不指望顾云城会戴着他们的婚戒。

    顾云城愣了一下,他要怎么说,难道他要说那枚戒指早就在怒意中被他不知道丢到哪里了?

    “放在家里了,走吧。”

    “那你待会儿可要记得戴着,就算不喜欢,也要陪着我应付一晚。”

    拎起包,沈落梦还是忍不住的叮嘱了两句。

    顾云城挑了挑眉,揽着了她的腰,然后微微带着几分报复性用了一点力,将沈落梦紧紧的扣在怀里。

    偏过头,看着顾云城,沈落梦皱了皱眉,也没有说什么。

    两个人就一起出了门,站在电梯口等着电梯,顾云城微微垂眸,看着沈落梦拎着包的左手上那枚镶钻的宽手镯,微微挑了挑眉。

    很少能够看到她形影不离的戴着某种首饰,耳朵上连耳洞都没有,就连钻戒,她也只是放在贴身的包里。除了偶尔会带一条缀着一颗珍珠的项链之外,很少能够看到她戴其他的饰品。怎么,就突然间在手上戴上这种很潮流的手镯呢?貌似,这个手镯她已经戴了很久了!

    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了,只是,没想到里面居然还有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