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衣轻泪Android客户端

苏婉年 作品

第34章 帮我揍他

    突然间,沈落梦的筷子夹到了一块鱼肉,刚刚放到碗里,一双筷子就伸到了面前。

    眉一拧,沈落梦偏过头看着顾云城。

    他要干嘛?

    “你忘了你的胃病是吧?这个鱼里面放了辣椒,要忌口!”一边说着,一边将她碗里的鱼肉夹到了自己的碗里,然后拿起她手边的碗,拿起勺子,给她盛了一碗汤,放到了她的手边,冷着一张脸说:“喝汤!”

    “凭什么!”

    他想要命令她就命令她?沈落梦忍不住的就反驳了一句,想到爷爷还在身边坐着,沈落梦下意识的转过头看了一眼老爷子。顾建国沉稳的就像是泰山一样,眸光只是看着自己眼前的菜,就像是没有看见这小两口的矛盾,也没有看见一样。

    看到爷爷都站在自己这边,顾云城勾了勾唇角,将头凑到了沈落梦的耳边轻轻的说:“你反抗,那也要看爷爷是疼你更多,还是疼我更多!”

    这赤裸裸的挑衅,让沈落梦忍不住的狠狠瞪了他一眼,然后怒意横生的低头一下一下的喝着碗里的汤。

    看着沈落梦那乖巧的样子,顾云城脸上的表情满意的流淌着浅浅的笑意。

    每次她都要跟他犟,这样乖巧的时候,可是不常见的!

    在一种逼迫的情况下,沈落梦终于是结束了这顿午餐。

    老爷子中午要休息一下,所以钟伯就直接推着她上了楼上的总统套房。而沈落梦自然要回自己的客房,只是,顾云城这个家伙,居然也厚脸皮的跟着她一起出了电梯,然后跟在她的后面。

    “你跟着我做什么?”沈落梦脸上的表情很冷,下午她还有很重要的事情,她可没有心思跟这个家伙纠缠。

    “什么我跟着你?酒店的房间这么多,我只是恰好也住在这边而已!”

    顾云城单手插在裤袋里,一只手转着手机,一派自然的样子。

    沈落梦咬牙切齿的冷笑了一声,“这还真的是稀奇了,顾总什么时候抛弃了那豪华的总统套房,跑到这里来睡小单间了!”

    “有好玩的,自然就兴趣所致!”

    兴趣所致?好玩的?是在说她吗?折磨她很好玩是吗?

    没说话,沈落梦掏出了自己的房卡,走到了808号房间的门口,门刚刚打开,屋子里就传来了尖叫声!

    “啊……你他妈的混蛋,给老娘滚!”

    是舒可可!沈落梦一惊,立马就跑到了屋子里面,结果一看,沈落梦当场就愣住了。这是在上演十八禁的前戏吗?

    穿着玫红色小礼服的舒可可躺在床上,只是,这不是关键,关键的是她身上压着的凌逸!

    两个人衣服大概是在挣扎中都显得有点凌乱,看到进来的人,床上的两个人立马就愣住了。

    沈落梦吞了吞唾沫,目瞪口呆的有点搞不明白这到底是在上演哪一出。

    沈落梦刚想要问话,结果顾云城就先一步的替她说了出来。

    “你们在做什么?”

    “我……”舒可可看了看愣住的沈落梦,又抬起头看了看凌逸,大声的呼叫起来。

    “梦梦,救我!帮我揍这个登徒子!”

    登徒子?沈落梦看着凌逸,有点不敢相信,凌逸居然会强了舒可可?这,这世界是不是有点疯狂啊?关键比较让沈落梦匪夷所思的是舒可可那么好的手段,也不至于就这样的被一个男人压制住了啊。

    “小嫂子,你在想什么呢?我……”凌逸立马撒手,从床上直起身,舒可可赤脚往地上一蹦,然后跑到了沈落梦的身边,咬牙切齿的对着凌逸挥舞着拳头说:“你这个混蛋,老娘不就是讹了你一点小银子吗?至于这么小气吗?啊,你说,你是不是男人啊?”

    讹诈?沈落梦转过头看着舒可可问:“怎么回事儿?”

    舒可可一愣,脸上的表情愤慨的转过身看了一下顾云城,然后瞪着他说:“还是他害的?”

    顾云城挑了挑眉,没有说话。

    然后凌逸就娓娓的将事情的经过道来,舒可可不断的在其中添油加醋,想要替自己解脱罪责。

    但是沈落梦跟舒可可这么多年的好朋友,又怎么不明白她有仇必报的性格。

    原来是那一天在医院里舒可可打了顾云城一巴掌之后,又被沈落梦冲了一句,心里怨愤的跑了出去,正想要找个地方发泄呢。结果,凌逸这个冤大头就跟了过去,然后舒可可就说她心情不爽,让他陪她去购物。凌逸好心的也就没有拒绝。

    狂扫了商场一圈之后,舒可可却拿着他的金卡失踪了。第二天早上,凌逸接到了银行打来的电话说是他的金卡不断的有钱流出,问他是不是卡丢了,需不需要冻结账户,然后报警。

    当下凌逸就愣住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做了冤大头。他想办法查到了舒可可的信息资料,然后联系她,结果这个小狐狸,将他骗来骗去的折腾,却始终都没有出现。刚才来找顾云城的时候,却没有想到在这里看到了舒可可,然后凌逸刚准备找她算账来着,结果沈落梦他们就过来了。

    “就这样?”

    沈落梦风淡云轻的一句话,差点让凌逸没有被自己的口水一口噎死。

    “小嫂子,两千万诶,关键是我连看都没有看到,钱就没有了诶!”

    面对凌逸的委屈,沈落梦斜睨了舒可可一眼,眸光里温柔的噙着笑,转过头,忍着笑对凌逸说:“你知道她上次坑一个冤大头坑了多少吗?”

    “还有人比我更蠢?”

    舒可可没有等凌逸反应,立马就挤兑了一句:“没错,你就是天字一号蠢蛋!”

    沈落梦风淡云轻的走到了床前坐下,然后看着双眸死死瞪着舒可可的凌逸,就像是说笑话一样说:“那个人听说找一个好的公墓就可以让自己的子子孙孙永远的发达,所以,她给人家指了一个土丘,然后说,这里是万年难遇的风水宝地,要不是她是在走投无路,她才不舍得卖祖产呢。结果,她就恶狠狠的将那个人坑了!”

    “多少钱?”

    舒可可得意洋洋的摆出了三只手指头,“三亿!”

    “神马!”凌逸瞪大了眼打量着舒可可,她有这么大的骗功?

    既然是误会,沈落梦也就懒得跟在后面折腾了,摆摆手,走到了书桌前面。

    “行了,你们之间的那些恩怨,自己个儿找个地方解决吧,谁再打扰我工作,立马从八楼丢下去!”

    “梦梦……”

    “小嫂子……”

    “滚蛋!”

    在哀嚎声中,悉悉率率的斗嘴伴随着脚步声都消失在了关门声的背后,沈落梦连头都没有回,打开电脑,然后看着电脑屏幕,飞快的击打着键盘。

    那一副认真忘我的样子,让她完全忽略了屋子里还有另外一个人!

    也不知道是不是今天中午吃的东西太多了,沈落梦觉得胸口堵得慌,很不舒服。轻轻的咳嗽了几声,然后继续快速的在键盘上上敲击着,准备解决完正事儿之后,再弄杯水喝。

    顾云城皱了皱眉,看着沈落梦那一副认真的样子,沉默的走到了床头柜上,拿起每间客房里都准备着的饮用水,然后拧开瓶盖,走了过去,递到了沈落梦的面前。

    “嗓子不舒服就别忍着,你到底把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儿啊?”

    突然间伸到面前的手跟头顶的说话声,让沈落梦的手指僵硬在了键盘上。她冷着一张脸,沉默的抬起头,飞快的瞅了顾云城一眼,然后收回视线,继续看着电脑屏幕敲击着键盘。

    “你怎么还没有走?”

    难道这么长时间,他一直都在她的背后看着她?

    沈落梦觉得心口很不舒服,说不出来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一直以来,都是她追在他的背后,突然之间,角色变换了一下之后,她觉得很不痛快。

    “怎么,就这么讨厌我?”

    凤眸微眯,看着沈落梦那挺直的背脊,他真的很想要知道,她永远都这样的一本正经,到底累不累。她不觉得累,他看着都受不了!

    “是啊,顾总难道你不知道自己很不招人待见吗?”

    最后几个字母敲击完毕,沈落梦看着电脑屏幕,飞快的检查了一片之后,点击发送。看到发送成功的提醒,整个人都松懈下来,靠在了椅背上,但是一下子,又整个人僵硬了起来。

    因为她的背后有一只手。

    下意识的,她就往前一弹,但是另外一道力气却直接将她的肩膀扣住。耳边,传来了浓重的呼吸声。

    “为什么这么讨厌我?”

    “讨厌你还需要理由吗?还是顾总觉得昨晚太爱我了,舍不得放手,想要再来一次呢?”沈落梦冷笑了一声,冷冷的对上他幽邃的眸子,似乎在里面看到了一道飞闪而过的愣怔。她心里一个咯噔,然后飞快的偏过头。伸手将顾云城搭在肩膀上的手扒开。

    起身,朝着卫生间走去,关上门,落锁。

    双手撑在洗脸台上,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之后,才拧开了水龙头,洗手。

    既然都已经决定了跟他离婚了,沈落梦,你就不能再继续对他痴缠不舍!

    手,轻轻的摁下指纹印,然后解开了手腕上的手镯。深深浅浅的痕迹这么多年了,依旧还没有消除。

    这都是他给你的痛,沈落梦,你清醒一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