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衣轻泪Android客户端

苏婉年 作品

第79章 都只是一场梦

    她死死的闭着眼,双手死死的攥着拳头,让自己理智一点,再理智一点,不要被心里的慌乱冲乱自己的镇定。

    “怎么了?”

    顾云城突然间出现的声音,让沈落梦找到了一点点灵魂的归宿。她又怕,又慌的一把搂住了他的腰。

    “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这样的沈落梦,让顾云城也有点紧张了,他以为是她肚子不舒服。他抱着她的肩膀,一只手揽着她的腰,不顾及场合的就将她抱在了怀里。

    “顾云城……”

    “嗯?我在……”

    “顾云城,顾云城……顾云城……”

    沈落梦就像是复读机一样,不停的重复着顾云城的名字。

    “是不是遇到什么事儿了?”要不然怎么去了一趟洗手间回来,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沈落梦摇了摇头,没有回答。

    好一会儿,沈落梦才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一样,抬起头,带着几分紧张的质问:“顾云城,你刚才去哪里了?”

    “这边有点吵,刚才出去接了个电话,怎么了?”顾云城挑了挑眉,看着沈落梦此刻不淡定的神情,有点惊讶。

    刚才是凌逸给他的打来的电话,刚说两句话,但是不知道凌逸那边出了什么事儿,电话就给挂断。顾云城因为不知道凌逸是不是有什么事儿急着找他,所以在场子里转了一圈,但是又怕沈落梦待会儿回来见不到担心,所以就回来了。却没有想到,她去了一趟洗手间,整个人似乎就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样!

    沈落梦微微喘了几口气,没说话,继续将头埋在了顾云城的怀里,不想睁开眼。

    她真的很怕,一睁开眼,她的顾云城,就不再是她的了。

    好半天的沉默,突然间被身后的一道女声给打破了。

    “姐?姐夫,要切蛋糕了!”

    沈落梦浑身一僵,然后慢慢的抬起头,看着顾云城,搂在他腰上的手,却依旧不依不饶的没有松开。

    “走吧,我们过去切蛋糕。”

    “那等下我们就回去好吗?我有点累了。”

    顾云城没有想太多,点了点头,然后搂着沈落梦朝着会场中间布置的那只两米高的蛋糕走了过去。

    在众人的生日歌中,沈瑞华闭上眼睛许了愿,然后沈瑞华跟谭雪秋还有沈家的两个女儿一同吹灭了蜡烛。

    一派家和万事兴的样子。

    总算是结束了,只要在等沈瑞华切开蛋糕,然后一人端一杯香槟酒架子上的酒,众人碰饮一杯,她就可以走了。

    可是在这过程中,沈落梦一反常态的拉着顾云城的手,始终不撒开。

    顾云城以为是她想要宣誓主权,心里对她的这份乖巧倒是挺满意。

    可是,就在大家准备端杯齐饮的时候,顾云城的手机响了起来。

    “老婆,我去接个电话,你在这里不要乱跑!”

    沈落梦想一起去,可是偏偏这个时候沈婧琪拉着她的手说:“姐,我们一起切蛋糕。”

    眼睁睁的,看着顾云城从自己的眼前离开,脚步似乎有点匆忙,脸色,也似乎有点凝重。

    不知道,是不是她看错了。

    手里多了一道冰凉的触感。沈落梦收回自己的眼神,然后跟沈婧琪手握在一起拿着刀,就像是最亲密的好姐妹一样,切开了蛋糕,分给宾客。

    可是,沈落梦却听到了沈婧琪在耳边冷笑的嘲讽声。

    “真没有想到,一直以为你那么自信,原来,你也并不是完全抓的住姐夫的心啊。”

    沈落梦抿着唇,什么话都没有多说,一脸漠然的样子看起来似乎漠不关心,但是垂在身侧的一只手暗暗的揪着裙摆,泄露了她此刻的焦灼。

    她只想着这边早点结束,然后等到他接完电话之后,他们就回家。

    心里盘算着该怎么样让陆琬出现的时候,倒没有这么的恐慌,毕竟一切都在她的设计之中,意料之中。可是现在,苏荷的突然出现,就像是将她从云端,一下子就打进了地狱!

    顾云城从人群中朝着露台走去,在听到电话那头凌逸说让他做好心里准备的时候,他心里一个咯噔,以为有什么大事儿要发生了,只是,却没有想到,不仅仅是大事儿,而且,还是天大的事儿。

    凌逸在电话那头声音里带着几分漠然的说:“城,苏荷回来了!就在宴会上!”

    一句话,让顾云城愣在那里好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就像是失控一样的站在会场中央愣了半天,然后迈腿就往外面走,喉咙发紧的继续问:“她在哪儿!”

    等了好半天,看着宾客们都端着酒杯敬酒,沈落梦也没有办法,只好端着一杯果汁接着一杯果汁的跟着后面喝。

    突然间,看道那道影子在视线里快速的闪过时,身后还跟着一个黑色的影子。沈落梦心里一愣,手一滑,手里的杯子就落在了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声音。沈落梦提了提裙摆,下意识的就迈腿准备跟上去。

    可是,脚步因为慌乱,加上人多变的不灵活,高跟鞋不知道被谁长长的裙摆绊了一下,沈落梦惊呼快要跌下去的时候手下意识的想要去抓住旁边的酒台柱子。可是就在她抓住的时候,沈婧琪却巧妙的用鞋跟在慌乱中绊了一下她的高跟鞋,然后做出一个想要去拉住沈落梦的手势,却巧妙的挡住了沈落梦伸向酒台子的手。

    没有了支柱,失去了重心。看着天花板上璀璨的灯光投射下来,照射在那些慌乱的还来不及收回笑脸人的脸上,沈落梦嘴角露出了一抹苍凉的笑,眼睛里闪着绝望。

    如果她没有看错,刚才,那个追着那道身影的人,是顾云城!

    原来,当旧爱真的回来时,她这个最合适的,没有人可以代替的,原来,最后的下场只是被放弃而已!

    顾云城,你的心,真的好狠,好狠……

    明明知道,这是最后一次可以让她重生的机会,他,还是放弃了!

    原来,一切都是假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梦而已!

    “啊……”

    四周的惊呼声渐起,后背在触及到冰冷的地面时,沈落梦觉得自己浑身发凉,记忆里的痛,翻江倒海一般的席卷而来。

    湿漉漉的感觉是痛意里缠绵而下的绝望,那种熟悉的感觉,让沈落梦很清楚,她的孩子,最终,还是保不住了……

    头顶上的灯光渐渐的晃动着,地上的血透着银色的礼服,越来越让人觉得恐惧。在暖色的灯光下,泛着殷虹的光。

    沈落梦猫一样的眸子死死的盯着天花板上此刻依旧璀璨的水晶吊灯,嘴角,勾起了妖媚的冷笑。

    耳边,慌乱声,嘈杂声一片。

    “快,快去叫医生……快将大小姐扶起来……”

    沈瑞华在愣了半天之后,急忙招呼人去扶沈落梦,可是,难得急促的声音是在保全他的筹码吗?沈落梦漠然的看着那站在一边看上去惊慌失措,但是眸光里却闪现着快意的母女俩。

    这,就是她的好姐妹,好妈妈,这,就是她的一家人。

    她累了,真的累了,如果,就这样死了,未尝,不是一种解脱。

    可是,sunny怎么办?

    眼前的画面,开始模模糊糊。灯影,人影晃得厉害。意识,开始渐渐的模糊!

    突然间,一只沉稳有力的大手直接将她的被搂住,头,无力的靠在温柔的胸膛,一只长臂跨过她的膝弯,整个人腾空而起。

    “沈落梦,别睡,清醒点……沈落梦……”

    最后一丝理智在模糊的视线中,让沈落梦感觉到来人是谁时,她拉扯着最后一点力气,说了一句话。

    “靳睿,带……带我……走……走……”

    走吧,再也,不要回来了!

    顾云城,我们,彻底的完了!

    靳睿听着沈落梦的话,心,就像是被人狠狠的用刀子捅了一样的疼。

    幽邃的眸子里,泛着杀意的阴鸷,一张脸,黑沉的可怕。就像是地狱里的罗刹,让人不寒而栗。

    站起身,迈着修长的腿,就往外走!

    黑色的身影穿过那层层的人群,没有人敢去阻拦这个脸上阴沉着杀气的男人。

    沈瑞华看着地上的一滩殷虹的血迹,整个人浑身发凉,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冷汗,才想起来要给顾云城打电话!

    怨恨的眸光看着那道远去的背影时,一双粉拳攥的死死的。她好不容易才这么顺利的将那个孩子弄走,只要再拖一会儿,说不定沈落梦就可以命丧黄泉了。该死的,这个一脸杀气的男人到底是谁?为什么她沈落梦的身边,永远都纠缠着那些源源不断替她做事儿的男人!

    这个贱人!

    不过,现在她的孩子保不住,就算便宜她一次!

    黑色的跑车,就像是离弦的箭,直接从酒店门口那你追我赶的一对身边擦肩而过。

    “小心!”

    顾云城的手在第一时间将眼前挣扎的人抓住,然后抱着苏荷,转了一个圈避开了刚才那一辆发疯一样的黑色跑车!

    “你放开!放开我!”

    苏荷一张清丽的脸上噙着泪水,双手不管怎么去挣扎,可是却都被顾云城死死的攥在了手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