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衣轻泪Android客户端

苏婉年 作品

第85章 我们就结婚

    法国,巴黎。

    现在才刚刚上午九点钟,正是巴黎一天浪漫的开始。

    左岸的一家精致的咖啡厅里,透过玻璃,可以看到一个被鲜花簇拥的角落,坐着一个剪着利落短发,穿着一身玫红色手工西装的女人。她精致立体的东方轮廓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但是那高傲的气质却让人不容忽视。因为瘦,而越发显得大的猫一样的眸子里充斥着满满的精明。

    空气中,满满的是萨克斯吹奏出那首经典情歌《i

    swear》的旋律而制造出来的浪漫。

    沈落梦的手指捏着勺子,在牛奶中添加着方糖。

    一块,两块,三快……都已经放了七块了,却依旧还是觉得不够甜。

    刚刚拿起第七块准备放进去的时候,手却被一只温暖的大手抓住。

    “够了!”男人低吼的声音划破了这浪漫的气氛。附近的几个正在你侬我侬的情人被打扰了,有点不悦的挑眉看了他们一眼。但是估计以为是小情侣之间闹别扭,转过头又继续你侬我侬了。

    “放开我!”

    沈落梦的声音里依旧是平静无波,她没有抬头,也没有挣扎。只是那没有任何波折的声线,让男人的心,就像是被针扎着一样的刺痛。

    僵持了一会儿之后,靳睿轻轻的放下她的手,看着那纤细的骨骼,抿着唇,坐在她旁边的沙发上。然后眸光里噙着满满的隐忍,看着她将第八块方糖再一次的放进了牛奶里。

    搅拌均匀之后,端起因为折腾了半天都有点微凉的牛奶,带着一股子的奶腥味。

    啜饮一口,明明应该是太甜,太腻了,可是沈落梦却没有任何的感觉。

    从那天醒来之后,吃什么东西,对于她来说,都是一样!明明闻到那种甜腻的味道,可是,却什么都尝不出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里太苦了,所以,其他的味道就都失去了。

    没有酸甜苦辣咸的人生,或许,就不会那么痛了吧。

    等到沈落梦将那杯牛奶喝的差不多的时候,才淡淡的看着窗外和熙的晨光,淡淡的说:“我后天要回国一趟,然后就直接去澳洲。sunny,拜托你了!”

    “沈落梦,你一定要这样折磨自己才行吗?”低沉沙哑的声音里,掩盖不住满满的心疼。

    他可以陪她一起去面对,可以替她对付顾云城,可是,她却偏偏什么事儿,都要靠着自己,她到底是不是女人?难道除了一味的逞强,就不能放软一点依赖他吗?

    “你也知道,我失去味觉是因为精神受刺激。难道,你还希望我在失去工作之后,整天胡思乱想,再失去唯一剩下的理智,变成一个精神病人吗?”

    每晚梦里孩子的哭声,吵得沈落梦没有一秒钟可以安生,只能靠着医生开的安定药,帮助她睡眠。

    可是,药物吃多了,毕竟是对身体不好的,而且,这种药物都或多或少的对精神有影响,就像是大麻一样,吃多了,总是会上瘾的。

    能够真正让沈落梦解脱的,就只能从她心理上做疏导,放松心情。

    可是,靳睿给她找了最好的心理医生,做了三四次的催眠,却一点点的效果都没有。

    医生一个个都说,病人自己不想放开,他们也无能为力!

    “我陪你一起回去。”

    沈落梦没有拒绝,只是淡淡的问:“那sunny怎么办?”

    靳睿嘲讽的笑了笑,“你觉得,你儿子现在跟你差了多少吗?”

    沈落梦没有精神,对外面的事情似乎什么都不关注。就连小sunny也失去了活泼的劲儿,每天都忙的像是小陀螺一样,学习着不同的知识。明明还不满四岁的小孩子,却开始变得沉默寡言。即便偶尔性子上来了开心的笑了几声,却在看到沈落梦那失去了往日温情的脸庞时,也就安静了下来。

    对儿子,沈落梦有愧疚。可是,她现在除了跟儿子保持一点点的距离之外,她找不到什么办法去让自己平静。

    因为,他们父子俩太像了,她暂时还做不到对着儿子时心平气和,她只想要逃,逃得远远的。找个地方好好的喘口气。

    已经快半个月了,她跟sunny只是寥寥见过几次。可是家里的佣人对她说,小少爷每一次在她睡着的时候,半夜起来都会跑到她的床前待一会儿,抱着她的手,说会儿话,然后再回自己的房间睡觉。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沈落梦将杯中那凉透了的牛奶一饮而尽,然后拿起自己的包跟手机,起身就往外走。

    “去哪儿?”她现在小产之后的身体状况本来就不好,可是她却还是不好好休息,这么停不下来的去折腾自己。

    沈落梦愣了一下,偏过头看了一眼那个满脸关切的男人,声音里难得放柔,说:“我想去看看女儿!”

    靳睿抿紧了唇没有说话,起身跟上。

    当初到了法国之后,沈落梦就在这边买了一栋古堡。

    每个女孩子的心里都有一个王子跟公主生活在城堡里的梦,沈落梦也不例外。她以为她可以跟孩子们幸福的生活在这里,却没有想到,另一个宝贝就葬在大花园里最漂亮的一个小花园里的湖心岛上。而现在,却又增加了另外一个墓碑!

    原本种满了白色的玫瑰花跟麦秆菊,可是现在沈落梦却又让人在这里种上了黑色的曼陀罗。

    看着眼前开的正是郁郁葱葱的黑色曼陀罗,靳睿的脸上阴沉的可怕。黑色曼陀罗的花语是不可预知的爱情死亡!

    到现在,她还是不甘心,不放弃,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分钟吗?

    她的心,真硬,爱一个人可以到死,拒绝他却也永远都不会觉得愧疚。

    纤细的可以看见经络的手指轻轻的触摸着碑台上的照片。

    那是她降生下来的时候,沈落梦原本留作纪念的。可是却没有想到,现在居然变成了这样的一种纪念方式。

    “宝贝,妈妈来看你们了。”

    沈落梦苍白的脸上,露出了慈爱的神情,她的手指就像是触摸着最珍贵的宝物,一下一下的描绘着另一个没有照片的墓碑上的文字。

    孩子流下来的时候,才不过一个多月,那么小小的一点点。可是靳睿知道沈落梦对孩子的感情,还是让人送到了法国的这个庄园里,然后埋在沈念城的旁边。

    墓碑上镌刻着一个英文名跟中文名。

    poppy跟沈忘城!

    英文名是罂粟花,代表死亡之恋,遗忘的爱,和永恒的休息。

    手指在触及到沈忘城的时候,变的僵硬,颤抖。

    一滴泪,无声的滴在黑色的曼陀罗花上。

    “念城,在上面记得要帮妈妈好好的照顾忘城,等妈妈完成了自己的心愿,妈妈就会去见你们!”

    决绝冰冷的话透过那温柔的嗓音传递到了靳睿的耳朵里,他浑身一僵,额头上的青筋直冒。

    难道,她想要去死?

    “沈落梦,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靳睿,你这样一直在我身边守着我,不觉得累吗?”

    沈落梦转过身,看着身边的男人。这些年,每一次她觉得累的时候,能够看到的都是这个男人。

    也许,老天爷也是公平的。

    给了一个不能给她爱的男人,却也给了一个那么细心守护她的男人。

    “为你,做什么我都不觉得累。”

    “可是,我现在一颗心已经死了,身子是残败的,你要这样的我,做什么呢?”

    靳睿往前走了几步,牵起沈落梦的左手,看着她手腕上的那只宽手镯,声音低沉的说:“我爱的人,是叫沈落梦!我爱的是现在的你,而不是过去放不开一切的你!我喜欢那个自信张扬的你,而不是现在病怏怏的你!沈落梦,你在他身边已经受伤这么多次了,这一次,换我,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

    幽邃的眸子里,那噙着满满温情的眸光就像是大海里的水,一眼望不到底,望不到边,飘荡着的,都是他浓郁的爱。

    她早就已经过了那个疯狂追求感情的年纪了,现在,还有谁比眼前的男人更加的合适她的将来呢?

    勾了勾唇角,沈落梦肯定的回答道:“好,那等我处理好了这些事情之后,我们就结婚!”

    既然顾云城那么不懂得珍惜她,她又何必还要那么作践自己。找一个爱自己的男人,简单的过日子,是她一直以来的心愿。顾云城给不起,还有别人可以!

    突如其来的转变让靳睿愣怔了好半天,然后惊喜的走到了沈落梦的身边,揽着她的肩膀,一个劲儿的问:“你说的是真的吗?没有在骗我?”

    “孩子没有的时候,我就想过了,我跟他之间已经不可能了。而且,你比他更适合做sunny的爸爸,只要,你不介意!”

    “我不介意!我当然不介意!”靳睿将那具纤细的身子搂进了怀里,一下一下摸着她已经被剪短的头发,“从现在开始,你将过去的一切都放下,然后我们从头开始!”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