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衣轻泪Android客户端

苏婉年 作品

第89章 你别太过分

    脸上轻轻的拍打带来的触感,让沈落梦的慢慢的苏醒了一点,可是意识却还是有一点点的迷糊。朦胧的睁开眼,看到的是那头顶上洒下来的一大片白色的刺眼的光芒。

    她猫一样的瞳孔里瞬间就噙满了无助,那天,也是这样的灯光夺目,她身下的痛,是孩子流出时的撕心裂肺!

    手,再一次被人用力的攥住。修剪齐整的指甲嵌入了肉里的时候,依旧还是会很疼。可是靳睿一声不吭,只是看着眼前这个女人脸上的痛苦,一点点就彻底的变成了绝望。

    “梦梦?梦梦?醒醒!”

    耳边的呼唤,让沈落梦的心似乎是找到了落脚点。她茫然的偏过头看了靳睿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刚才原本想要抓住的酒台子,原来,只是靳睿的手而已。

    瞬间,手上的力道被松开。失去了那冰凉的感觉,靳睿觉得自己的心里,更加的空荡了。

    虽然说,刚才那仅仅就只是她梦里胡乱的抓住了她,可是,如果可以,他宁愿和一辈子活在她的梦里,变成她梦里的渴望!

    眸光扫射到了那脸上表情有些慌乱的沈婧琪,瞬间,就变的阴冷起来。

    漠然的表情是最坚硬的伪装。

    沈落梦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将身上的毯子掀开,放到了一边,然后拿起沙发上的手机看了看时间。

    现在已经是四点半了,争取在半个小时之内结束眼前的问题,然后,直奔机场!

    “梦梦,你这段时间去哪里了?我们到处找都找不到!”

    沈瑞华在看到沈落梦醒了之后,心里的急切让他说话的声音都带着几分仓促,显得有点慌乱。

    沈落梦没有立马回话,而是偏过头看了看已经起身站在自己旁边的靳睿,淡淡的说:“这里我自己处理,你在车里等我!”

    看起来似乎是商量,但是却更像是一种命令。

    而让沈瑞华感到更加惊讶的是,这个男人居然只是看着她说:“好,别伤着自己,有事儿叫我!”

    然后摸了摸她的头发,重新戴上墨镜,转身就离开了。

    “梦梦,那位是?”

    “这你不需要知道!爸,我今天回来,只是来通知你一件事儿!”

    听着沈落梦冷漠疏离的口气,沈瑞华不高兴了。

    “梦梦,我可是你爸!”

    “我知道……”沈落梦顿了顿,“但是,你有把我当成女儿看吗?”

    沈落梦嘴角噙着冷笑,看着那个一本正经想要找存在感的男人!

    如果不是因为他教育无方,又怎么会出现这样一个败类一样的女儿!

    沈瑞华被沈落梦问的有点哑然,这些年,的确,他是偏心,那是因为小女儿比大女儿更会撒娇,哄他高兴。

    “梦梦,这些都是过去了,以后,有什么事儿,你跟我说。”沈瑞华顿了顿,直接忽略了沈落梦脸上的嘲讽,一副教导的口气接着说:“而且你不跟我们商量,就选择了跟顾少离婚,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一弄,旌天的股价是下跌的厉害,可是,连带着我们沈氏也逃脱不了干系啊。你说你,做事儿之前怎么不考虑考虑呢?”

    “考虑?”就像是听到了一个笑话一样,沈落梦阴冷的笑了几声之后继续说:“爸,旌天国际我有百分十五的股份,你知道这是多大的一笔钱吗?”

    听着沈落梦的话,沈瑞华跟沈婧琪都暗自吞了吞唾沫。虽然说沈氏也是不小的公司,可是,就算沈落梦手头上沈氏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去跟旌天比,那根本就是连比都不用比就失败给了旌天。即便她这次的抛售可能压低了价格,但是,就凭着旌天这些年的发展,那一股也是一笔天价的数目。

    “梦梦,你的意思是?”沈瑞华试探的问了声。

    如果沈落梦将她在旌天抛售出去的股份转换来的资金注入沈氏的话,那不仅仅可以解决沈氏现在的危机,而且,如果外界知道了沈落梦离开了旌天国际是回到了沈氏的话。那么,别的不说,就光凭沈落梦这些年的成绩,那也是足矣吸引众多投资者的眼光。

    沈落梦一边把玩着手上的手镯,一边就跟说着家长一样的狮子大开口的说:“你不是一直都希望我回来给你帮忙吗?现在,我要进入沈氏工作,并且担任沈氏的总经理兼副董事长!”

    这话一开口,沈瑞华立马就变了脸色。

    而刚刚就压抑到了极点的沈婧琪,就跟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样从沙发上跳了起来,然后伸手指着沈落梦叫嚣道:“沈落梦,你这个贱人别太过分!”

    话出口,看着屋子里那从外面因为听到争吵声而涌进来的黑色身影,沈婧琪立马就慌了,双腿发软的跌回了沙发上。

    “过分?”沈落梦靠在沙发上,伸手拨弄了一下头发,然后轻声叹了一口气,对沈瑞华说:“爸,还有一件事情我忘了说。”

    “什,什么事儿?”

    沈瑞华显然还没有从刚才沈落梦的狮子大开口中醒过神来,可是看着沈落梦一副坦然的样子,想必她背后的背景早已经超过了他的估计。如果她没有强大的靠山,她不至于嚣张到如此。

    还不等沈落梦开口,只是一道眸光扫到她的身上而已,沈婧琪立马就双手死死的拽着沈瑞华的袖子,哭着说:“爸,你一定要救我,姐,姐她想杀了我!”

    “什么?”

    一听到沈婧琪这样说,沈瑞华也愣住了。有点不敢置信的偏过头,看着那个始终保持着一种轻松状态的女儿,带着几分试探的意思问:“梦梦,这,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误会?”沈落梦冷笑了一下,勾了勾唇角继续说:“爸,你放心,琪琪是我的妹妹,我怎么可能要她的命呢?只是……”

    “爸,求你救我,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不该在宴会上不下心绊了姐姐一脚,让她摔倒后小产。事后我也很懊悔,可是当时人多,我也是慌乱中不小心啊!”

    还没有等沈落梦的话说完,沈婧琪就先一步的开口恶人先告状了。

    看着这样怕死的沈婧琪,沈落梦只能在心里冷笑。

    既然如果,当初又何必做事儿一点分寸都没有呢?

    “梦梦,孩子的事儿……孩子没了就没了,你还年轻,以后有的是机会……”

    “机会?爸你说的话真的很轻松。我的孩子没有了,没了就没了是吗?如果是琪琪呢?如果是她怀孕了,而且孩子是我不小心绊了一脚,然后导致孩子没有了,那么你会怎么做呢?”

    问题就像是滚雪球一样的滚到了沈瑞华的手里,他看着眼前离自己不过三米距离的女儿,却觉得隔着天大的落差。以前那个乖巧的不敢多言的女儿去了哪里呢?怎么一下子就变的这么咄咄逼人了呢?

    “梦梦,这件事儿……”

    “爸你不用说什么了。既然,我的孩子没有了,那么,就让琪琪还我一个孩子。”沈落梦偏过头,犀利的扫了一个眼神,保镖立马会意的点头,准备去抓死死躲在沈瑞华身边的沈婧琪。

    “爸,求求你救我。我可是你女儿啊!”可是沈瑞华此刻哪里还有心思去想着沈婧琪是不是自己女儿这个问题,反正女儿都是赔钱货,到时候还是一盆水泼出门的东西。

    刚才沈落梦说要沈氏总经理跟副董事长的位置,想必,已经打定了主意是要在沈氏大肆的嚣张一番了。如果这个时候,自己还阻拦着沈落梦,那么,她会不会将问题的矛头丢到他的身上?到时候他会不会董事长的只为不保?会不会到时候什么都得不到?

    事关他的身家,沈瑞华不得不一一思考周全,额头上的汗水,已经开始密密麻麻的沁出来了。

    而且,家里现在还围满了不明身份的保镖,他现在做什么都必须要看沈落梦的脸色。沈落梦敢这样的放肆嚣张,那就一定是有她嚣张的本钱。

    可是这个时候,沈婧琪再灵活,也是躲不过两个练家子的保镖。很快就被擒住了,双手被死死的拽住,可是却依旧还是不停的挣扎着,嘴里叫嚣着。

    既然都要死了,那么为什么不过过瘾!

    “沈落梦,你这个贱人!我告诉你,我就算做了鬼,也不会饶了你的!哈哈哈……你就等着我变成鬼来弄死你吧!放开我……”

    “等一下!”

    带着几分笑意的声音里透露着蚀骨的寒冷。

    “带过来!”

    在得到了命令的情况下,保镖立马将人带到了沈落梦的脚边,一脚踹在膝弯,沈婧琪吃痛,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沈落梦,我求求你,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知道沈瑞华此刻救不了自己,那么,她就只能选择自救!

    沈落梦挑了挑眉,“不是故意的?那就是有意的咯?”

    纤细的手指,瞬间死死的卡主了沈婧琪的下巴。那指尖恨不得用手指扎进她脖子里的力道让沈婧琪吓的是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