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衣轻泪Android客户端

苏婉年 作品

第96章 自导自演

    可是,那些天发生的一切,就好像昨天才发生一样,记忆犹新,可是,却也刻骨铭心。

    沈落梦闭上眼,微不可闻的在心里叹了一口气。陷入了许久的沉默中,直到,手机发出了一阵悦耳的铃声。

    是她的邮箱有新短信进入了。

    打开了电脑,沈落梦登陆了自己的邮箱账号,然后,就看到了一封陌生的来信!

    只是,看着这似曾相识的名字,沈落梦突然间眸光一拧,想起来了什么。

    heaven,这不就是上一次给她发了一份附带着各种顾云城跟别的女人在一起翻云覆雨照片的人吗?

    这个人到底是谁,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这一次,他又给她发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呢?

    沈落梦伸手想要去点开邮件,可是,却又怕看到就像是上次一样的画面。

    一想到顾云城跟别的女人在一起恩恩爱爱的样子,沈落梦握着鼠标的手,就忍不住的僵硬住了,没有了动静。

    她都已经决定跟顾云城离婚了,现在,她又何必还要为了一个已经被判定成为过去式的男人,暗自伤感落泪呢?

    脸上的伤感,慢慢的就收敛了起来,重新换上了刚才的那种漠然!

    沈落梦盯着电脑屏幕,看了好一会儿,才手指操作着鼠标,连看都没有看那封邮件,就直接拉进了邮箱,然后进入邮箱,彻底的删除!

    既然都过去了,那么,就让这些过去,永远的停驻在那些她再也不想去碰触的过去!

    休息了片刻,舒缓了一下情绪之后,沈落梦便将自己之前做好的方案发给了自己的助理琳达,然后交代了一些事情之后,就开始忙着去看桌上堆积起来的文件。

    这边的公司虽然说是为了她个人行程服务的,可是,却并不代表,他们做的仅仅就只有这一些事情。

    沈落梦在这边有很多的投资,而这些她都不可能一一去打理,所以,她也必须要请一些人来帮她管理。

    收敛起自己所有对顾云城已经支离破碎的感情,沈落梦将自己所有的心力全部都投注到了争夺ck项目这件事儿上来了,似乎将之前发生的那些不痛快,全部都抛向了一边。

    w城,旌天国际的顶层会议室里,气氛显得有几分低沉。

    凌逸跟南华还有顾云城三个人都坐在顾云城办公室里的会客沙发上,眼前的茶几上,放着调查来的各种资料。

    “博雅这边算是已经被踢出局了,城,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做?”凌逸将手里的一份文件夹递给了顾云城,然后看着顾云城问。

    顾云城快速的翻看了一下,然后把文件夹递给了南华。

    “华仔,你去把博雅这几年的市场销售额做一个报表给我,以及他们的现在的公司净资产做一个统计给我。”

    “你对博雅感兴趣?”

    博雅主要做的就是女性市场的产品,从用的,到穿的,一条龙的服务,在w城算是大有名气的一家公司,可是,相对于旌天而言,这并不是主流营业。

    “上一次,博雅就想要跟我们抢lk的项目,现在你觉得这一次ck的项目,他们会就这样的善罢甘休了?”

    一袭黑色的手工定制西装的顾云城靠在沙发上,一只手搁在翘着二郎腿的膝盖上,一只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沙发真皮沙发的扶手,在安静的办公室里,发出带着些许沉闷的声音。

    白色的衬衫衣领上解开了两颗扣子,露出了蜜色的肌肤跟性感的锁骨。立体帅气的脸上,眉头微锁,狭长的凤眸微眯,单薄的唇紧紧的抿成了一条线,不知道在想什么。

    从沈落梦那天从机场离开之后开始,顾云城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每一天都忙的不可开交。虽然说沈落梦辞职之后,旌天国际的副总经理的位置有空缺,可是南华回来了,足以填补这个空缺。

    可是顾云城却就像是发了疯一样,将原本安排南华去做的ck项目揽到了自己的身上。

    加上前段时间因为一些谣言,公司的股价有所波动,可是这几天也已经渐渐的走势平稳开始上升了,照说也可以喘一口气了,可是顾云城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想要博雅?

    “博雅可是曹承的公司,虽然说曹家在国内的势力并没有那么的强大,可是,到底那也是有资本的。”凌逸有点不解,这个时候,实在不是动曹氏的时候。

    “放心吧,曹承手下的产业多,丢了一个,算不了什么!”

    “是打算收购还是让他消失?”

    “有钱自然是要赚钱!”顾云城的唇角勾起了一抹冷笑,伸手抚了抚下巴,“博雅不是承少的地盘吗,那就放出一些消息,然后趁机直接收购!”

    这不是恶性收购吗?

    南华跟凌逸面面相觑,这曹承,到底是做了多么伤天害理坑爹的事儿,才让一向不屑于这种恶性收购的顾云城居然对他破例?

    就在几个人沉默之间,顾云城搁在办公桌上的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南华立马起身,勾腿的将手机拿过来,瞅了瞅手机屏幕上的号码,然后递给了顾云城!

    “苏荷打来的!”

    南华撇撇嘴,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看好戏一样的瞅了瞅凌逸。

    顾云城抿了抿唇,好半天都没有接。

    “不接吗?”

    凌逸挑眉看着顾云城那一脸漠然的样子,有点讶然的问。

    手机铃声响了好几次,终于是断了。顾云城抿唇想了想,然后一边拨着电话朝着休息室走,一边对着身后的两个人说:“你们回去想想,怎么样才能够将博雅的股价拉到最低!”

    话音未落,休息室的门就已经被关上了。

    南华立马放下二郎腿探着头小声的问凌逸,“你说城对这个女人,是不是真的特别的上心啊?”

    “不知道,干活!过两天看好戏!”

    凌逸拎起桌上的文件,起身就往外走。

    这几天忙得他想疯,也没时间去查苏荷的事儿,但是却并不代表他忘了这茬。

    一个找了这么多年都找不到的女人,现在就这么出现然后就想要代替正宫娘娘?他顾云城可以被这个女人蒙蔽了心智,他凌逸倒想要看看这个女人的狐狸尾巴有多长!

    豪华别墅的客厅里的地板上,玻璃碎片一地,一个佣人蹲在地上,用手一块一块的捡着地上的碎玻璃渣!

    坐在沙发上的女人那张清丽的脸上,挂着满满的戾气,趾高气昂的看着那个蹲在地上的佣人,语气里充满了鄙夷的说:“这下人就是下人,别以为把我困在了这里,你就是女王了。我告诉你,这地上的玻璃渣子,你最好给我捡的干干净净的,要是我哪里被割破了,划伤了,到时候,你看着办!”

    那个年纪不过二十几岁的小姑娘,看着苏荷这样一副蛮不讲理的样子,哪里还敢抬头,只能弯着腰,一点一点的捡着地上的玻璃渣子。

    可是,她越是小心,苏荷就越是不得劲儿!

    “给我收拾快点,别以为每个月付了你那么多的工资,你就可以偷懒!”

    小姑娘加快了手里的动作,可是,那些玻璃渣子的碎片都太零星了,一不小心,手头上就已经斑驳一片了。

    看着地上星星点点的血迹,苏荷一边玩弄着自己修剪齐整,涂了裸色指甲油的指甲,一边想着该怎么样找个理由出去才最合适。

    突然间,看到佣人那手指头上的渗着血滴的伤口,苏荷一阵嫌弃,刚准备骂,突然间就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一把将佣人推倒了一边,然后从垃圾桶里捡起一块稍大一点的玻璃渣子。

    “小姐,你这是要做什么?”

    佣人被吓了一跳,本能的以为苏荷要拿着这个玻璃渣子对她做什么,也顾不得手上的伤,吓得就坐在地上,往身后蹭。

    “敢躲?我告诉你,你要是敢胡说一个字,我就用这玻璃渣子,在你的脸上滑几道口子,然后把你赶出去,看你以后还怎么见人!”

    佣人被吓得脸色发白,摇着头,眼睛里噙着泪水,嘴里呜咽的喊着:“小姐,不要啊!”

    “给我闭嘴,去,把手机给我拿过来!”

    小丫头愣了一下,刚才还恨不得要让她去死,怎么这会儿子就跳跃的这么快,让她去拿手机了?

    “还愣住做什么?找死吗?”

    这下子,小丫头也不敢多做任何的停留了,拿着手机就递到了苏荷的面前。可是,苏荷并没有接,只是用手指着电话说:“给顾少拨电话,就说我受伤了,流了很多血,让他赶紧回来看看!”

    “这……”

    “还不快打!”

    “是!”

    小丫头心里怕苏荷真的会对自己做什么事情,立马就拨打了顾云城的电话。可是,电话响了好久,都没有人接。

    “接着打,打到他接为止!”

    第一个电话挂断之后,小丫头刚准备拨打第二个电话的时候,却没有想到手机响了,电话正是顾云城打来的。

    “小姐,顾少……顾少打来了!”

    “蠢货,还愣着干嘛?接啊,记住了,按我刚才的跟你说的话,快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