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衣轻泪Android客户端

苏婉年 作品

第98章 我要你监视她

    顾云城黑色的西装袖子上沾上了苏荷的血,他只是皱眉头看了几眼,但是却并没有去处理,而是一直陪着苏荷从急救室到了病房。

    坐在病床前面陪了苏荷好一会儿,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电话是凌逸打来的。

    “你在哪儿?”

    “医院,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

    “医院?”凌逸朝着电梯迈去的步子顿了顿,“你去医院干嘛?”老爷子不是出院了吗?

    “苏荷出事儿了,我在医院陪她。”

    凌逸嘴角勾了勾,声音忍不住的就带着几分嘲讽的口气说:“你让我查的人我查到了,城,我看,你这次算是遇到强敌了?”

    “什么意思?”顾云城起身,走出了病房,然后关上了病房的门,一边讲着电话一边朝着安全通道的楼梯间走去。

    “那个靳少爷在欧洲的势力相当的强大,你要是想跟他要人,估计有点难!”

    “有点难?”听着凌逸这话,顾云城的眉头拧成了一块深深的疙瘩,“她沈落梦是我的老婆,我要人有点难?”

    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呢?

    凌逸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也没有多说,就挂了电话。

    可是,电话这端的顾云城却攥着手机,一张脸阴沉的可怕!

    她沈落梦还真的是长了本事啊,他们还是夫妻,就这么急不可耐的想要往别的男人床上爬?

    从电梯里出来之后,凌逸刚好遇上了刚从外面回来的南华。

    “去哪儿?”南华拍了拍凌逸的肩膀。

    “这份文件上的资料是你要的,博雅那边的事儿你弄的怎么样了?”

    南华贼贼的笑了笑,然后掏出口袋里的手机掂量了一下,“开玩笑,玩阴的,谁能够玩的过我?”

    凌逸鄙夷的看了看南华,然后将文件夹一把拍在他的怀里,“的确是没有人玩的过你这个万年小受!”

    “你……咦,你去哪儿?”

    “最近日子太太平了,我去找点不太平的,回来给你打电话!”

    南华耸耸肩,然后拿着文件进了电梯。

    凌逸提了车子,就直接朝着顾云城的别墅开去。

    车子开到别墅的时候,刚好是吃饭的时间。

    这里因为只有苏荷一个人住,加上她又不喜欢很多人伺候着,所以就只有小蕾一个人伺候着苏荷。

    现在苏荷不在别墅里,小蕾就一个人随便的下了点苗条吃。

    手指上的伤口还都缠着创可贴,虽然是夏天,可是一碰水,还是会觉得疼。做什么事儿也都没有之前的利索。

    可是现在,小蕾都只能将这些苦水吞进肚子里,毕竟自己人单力薄,根本就没有办法跟苏荷这样有靠山的女人斗。

    不过她相信,坏人,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小蕾一边吃饭,一边在心里暗暗的诅咒着苏荷这样坏心肠的女人,趁早被顾云城给抛弃掉!

    想的出神,也就没有注意到别墅的门被打开,从外面走进来一个人。

    “不要脸的小三……心肠这么坏,一定会下地狱……”

    凌逸一进门,就听到了碎碎念的声音。她轻手轻脚的走到了餐厅的门口,就看到坐在餐桌上正在吃饭的小蕾嘴里碎碎念着什么。

    “你在说什么?”

    “啊!”突然间出现的说话声,让小蕾吓了一跳,手里的筷子掉在了地上,碗也差点打翻了,连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看到来人,嘴唇颤抖的说:“凌……凌少爷,我……我没说什么!”

    没说什么?那刚才的碎碎念到底是在说谁呢?

    凌逸犀利的眸光在小蕾的身上扫了一圈之后,落在了她纠缠在一起的手上,他眸光一凝,沉声问:“手怎么了?”

    小蕾愣了一下,然后立马将手藏到了背后。

    “没……没怎么,就是……就是不小心割破了手指头而已!”

    “割破了手指头需要同时包上好几个手指头吗?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弄的?是不是苏小姐,逼你做什么事儿了?”

    凌逸拉开椅子就在餐椅上坐下,一双眸子阴沉的看着小蕾。

    一听到凌逸的话,小蕾的脸上表情立马就惊慌失措起来,这样一来,更是让凌逸证实了自己心里的想法是没错的。

    “说!”

    小蕾有时间琢磨,他可没有时间再这里耗着。医院里的事儿,还有公司里的事儿,包括沈落梦跟顾云城之间的事儿,恐怕,他都要跟着后面忙的团团转。

    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够告一段落。

    小蕾打量了一下凌逸,想要确定一下他到底是站在苏荷那边的,还是站在反对面的。可是现在被凌逸这样一逼着,她也不敢停留,声音颤抖的将那天发生的事儿说了出来。

    “是……是苏小姐……因为顾先生不来看苏小姐……所以,所以苏小姐就摔碎了很多的玻璃杯子,然后让我用手去捡。我怕割到手,所以捡的速度就慢,但是苏小姐说我偷懒,让我快点打扫干净。结果,我的手就被碎玻璃渣子割到了!”

    因为顾云城不来看她,她就摔东西折磨佣人?

    凌逸的眸光一眯,看着小蕾直奔重点的问:“那,苏小姐腿上的伤口是怎么一回事儿?”

    一听到这个,小蕾生怕会被找麻烦,吓到双腿扑通一下,就跪在了地上。

    “这真的不关我的事儿,是苏小姐逼我的,她说如果我不这样做的话,她就直接将我辞退。我家里的环境不好,我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来挣钱贴补家用,凌少爷,真的不关我的事儿。”

    小蕾是他安排人找的,身家背景,自然是调查过的。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一个字一个字的说清楚,我不会怪你!”

    听到凌逸的保证,小蕾才咬着唇,想了想,将昨天发生的事儿,一字一顿的全部都说了出来。

    越听,凌逸的脸色就越暗。

    果然,苏荷这个女人,根本就没有表面上那么的简单。只是,她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了钱,还是真的爱城呢?

    如果是真的爱他,为什么在四年前城为她疯狂的时候又跑掉了呢?如果是为了钱,那就更好办了。只是,这种耍心机耍手段的女人,这样去打发她,那岂不是太便宜她了?

    “……事情就是这样,凌少爷,我真的一句谎话都不敢说。苏小姐让我将她的腿割伤了之后,她还特意让我将她扶到楼上去,地上弄到的血,也不许我去擦,说是顾少爷到了之后,就直接让他上楼。顾少爷到这边来的少,苏小姐也就越发的狠戾了。我就算没有做错事儿,她也总是会找着一些毛病,来说我,我真的不是在告状,这些,都是真的,凌少爷,你一定要相信我啊!”

    凌逸看着依旧还跪在地上的小蕾,抿了抿唇,然后说:“你起来吧,这间屋子里有监控,事情结果到底是怎么样,我看监控录像就知道了。”

    一听这话,小蕾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只要证明她没有说谎,那么,她应该不会丢掉这份工作吧?

    可是,看着凌逸那一脸阴沉沉的表情,小蕾又不敢问,正踌躇着,突然间凌逸说:“苏小姐这段时间有没有跟什么人联系?”

    小蕾想了想,然后皱眉说:“苏小姐每一次出去,也都是购物什么的,平时基本上都是在卧室里看看书,并没有什么。不过,前几天我倒是听到了苏小姐打电话,好像是在说什么流产的事儿,具体的,我也不知道!”

    凌逸眯着眸子看着小蕾那张很认真的脸上,不像是在跟他撒谎,拧了拧眉。

    流产?难道跟沈落梦有关系?

    凌逸起身,从口袋里拿出了钱包,然后掏出一沓厚厚的人民币放在了桌子上,“这些钱,先寄回去贴补家用。还有,从现在开始,每一天,把苏小姐的事儿,都要跟我汇报。特别是她跟什么人联系,一定要及时的告诉我。但是记住,不要被苏小姐发现。从这个月起,我会给你涨工资,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去做,我保证你这份工作很长久,报酬也会很丰厚!”

    看着桌上那厚厚的一沓人民币,小蕾的心里暗暗的吞了吞唾沫,抬起头,有点茫然的看着凌逸问:“那……那如果苏小姐把我辞退了怎么办?”

    凌逸皱了皱眉头,想了想,苏荷既然能够回到顾云城的身边,那么,她背后的大鱼一定不小。

    如果现在不放长线钓大鱼,以除后患的话,那么将来,小嫂子跟顾云城之间隔着的问题,恐怕还多着呢。

    “你记住,以前苏小姐怎么对你的,你是怎么样就怎么样。不要去讨好她,也不要突然间改变让她发现什么。只要你跟以前一样,不要被她发现,其他的事情,我来负责。”

    有了凌逸这一句话,小蕾很认真的保证说:“嗯,我一定不会让她发现的!”

    凌逸没有再说什么,折身上了楼,然后在打开书房书柜后面的密室,用指纹解开了密码之后,从里面运行的电脑中调取了从苏荷住进来之后,这段时间的所有视频录像,然后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