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衣轻泪Android客户端

苏婉年 作品

第99章 死太便宜,要让她生不如死

    车子快要开到柯昂地产公司的时候,南华的电话打了过来。

    “怎么样了?”南华听上去似乎兴趣盎然。

    凌逸抿了抿唇,然后淡淡的说:“放长线,钓大鱼,晚上去我哪儿再跟你说!”

    挂了电话,凌逸就直接驱车去了柯昂地产,然后接着舒可可一起回到了他的公寓。

    刚停下车,南华就到了。

    “啧啧啧,我还以为小逸逸今天晚上叫我过来是重修旧好呢,没有想到,我又自作多情了,哎……”

    舒可可撇撇嘴,将自己的包丢给了凌逸,“招蜂引蝶!”

    凌逸挑了挑眉,瞅了瞅南华那一脸奸诈的表情,耸耸肩,挺无所谓的说:“那样的蝴蝶,估计是吃大便长大的!”

    “我靠,凌逸,你特么能别这么嘴毒吗?真让人家桑心!”

    “再给我扯淡,就给老子滚!”

    凌逸瞪了他一眼,然后跟在舒可可的身后,进了屋。

    三个人坐在办客厅里,面色沉重的将这段时间在别墅里发生的那些‘好事情’大概的全部都浏览了一片之后,看着视频上,苏荷那张越看越觉得让人厌恶的脸,真恨不得直接将她从视频里揪出来,然后吊起来打一顿!

    凌逸嘴角勾着冷笑,看着画面上女人那种犀利的神情。

    她再怎么算,也没有想到,顾云城的每一套别墅,因为怕被人盗窃导致找不回来屋子里的珍贵物品,所以,便在每一栋别墅的每一间屋子里都安装了秘密的监控摄像头,可以全方面的将整栋别墅的内在外在全部都监控在视线范围之内。

    “现在准备怎么办?”南华看着凌逸那张笑面虎的脸上难得露出这种阴狠的表情,勾了勾唇角,然后坐在他的身边,兴趣盎然的问。

    “既然有人这么喜欢玩暗度陈仓的游戏,那么,我们就不妨陪她好好的玩玩。”

    “暗度陈仓有什么我意思,我觉得抛砖引玉才是王道。”舒可可一边朝着嘴巴里塞着爆米花,一边翻白眼继续看着视频说:“这个女人的背后如果没有人在后面的话,她肯定搅和不起这么大的风浪。我看啊,她的狐狸尾巴,还长的很,倒不如将她的狐狸尾巴抓住,然后直接割掉!”

    “听起来似乎有点涩情啊!”南华从舒可可怀里的爆米花桶中抓了一把,一边吃一边瞅着凌逸问:“你打算怎么办?我看城现在自己是当局者迷。这个女人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人,留在他的身边,难免是祸害!”

    “你的意思是斩草除根?”舒可可看着南华那张美艳动人的小脸,真没有想到这样的男人居然也有这样心狠的时候。

    “让她死了岂不是太便宜她了?敢在爷几个身上耍小心眼,那就让她生不如死!”

    凌逸点了点头,现在的确不是动苏荷的时候,要是顾云城对苏荷的感情比对沈落梦深的话,他们现在这样做,就已经是在摸老虎毛了。

    “对了,ck的项目下个星期是你去澳洲进行洽谈吗?”

    南华往沙发上一靠,“不知道,估计城会去吧,我去了大概也就是给他做跟班!”

    “那梦梦呢?”

    舒可可突如其来的问题让几个人微微一愣。

    “你是说沈落梦也会去澳洲?她是不是跟你联系了?”凌逸的声音里听起来有几分的激动。

    “要不是你那个狼心狗肺的兄弟,她至于到现在都不跟我联系?”想到这个,舒可可就来气。

    自己都有老婆了,还要在家里金屋藏娇!

    这样的男人,简直就是混蛋!

    看到舒可可不高兴了,凌逸也就没有再多问。

    视线重新放在了电脑视频上,看着苏荷逼着小蕾对她下刀子的场面,南华看了看凌逸,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已经九点了,整个米兰在暮色中,多了几分蒙太奇的味道。

    宽敞的办公室里,黑色的办公桌前面的女人依旧垂眸很认真的看着手里的文件,就连自己办公室的门被人敲响,被人打开都不知道。

    靳睿看着沈落梦那一副认真的样子,皱了皱眉,但是却还是没有打扰她的工作,很安静的走到了一边的沙发上坐下,微微侧着脸,看着那个女人安静工作时候的样子。

    黑色的西装,正是且大气,白色的衬衫衣领微微敞开,露出了一只吊着单颗珍珠的项链,纤细的脖颈上方,那一张精致的小脸略施薄妆,在明亮的光线下,有一种让人惊艳的美感。

    许是感觉到工作累了,沈落梦眉头微拧,微微左右摇摆了一下脖颈,然后腾出一只手捶了捶肩膀。

    靳睿皱了皱眉头,然后起身轻轻的走到了沈落梦的身后,伸出手,准备替她按摩一下颈椎。

    只是,那温热的手指刚刚触及到那细滑的肌肤时,沈落梦浑身一僵。一抬头,就看到了那个目光深凝的男人。

    “靳睿?你什么时候来的?”

    靳睿抿着唇,一只手扶着她的肩膀,一只手轻轻的按捏着她纤细的脖子,好半天,才沉声说:“现在都快九点半了,你之前是怎么打答应我的?”

    沈落梦抬手看了看时间,还真是。她之前答应过他不加班的,可是现在……

    “今天的事儿有点多,所以晚了点,你怎么来了?”

    放松了一下她的颈椎,靳睿双手又放到她的肩膀上,力道均匀的一下一下的捏着。

    温热的手指上透出来的力道顺着每一下按捏渗进了脖颈间,一下一下,沈落梦觉得整个人都放松了许多。

    “好了,已经不难受了!”

    捏了好半天,夜晚本来就安静,沈落梦听着他那越发不均匀的呼吸声,急忙让他住手。

    她可不想再把这个男人的兽欲撩拨起来,到时候,他们都不舒服!

    “还有多少?”

    沈落梦伸手翻看了一下桌上的几个文件夹,眉头微拧,淡淡的说:“大概还要一会儿。”

    靳睿又按捏了几下,然后从沈落梦的肩膀上收手,转移阵地到了桌面上。

    沈落梦看着靳睿手脚麻利的将她的几个文件夹全部都整理到了一起拿起来,然后沉声说:“回家再做,现在已经很晚了!”

    “就这么一点了,不用那么麻烦了。”

    可是靳睿不由分说的就将沈落梦的手机还有桌上的包拿了起来,电脑关机,然后就直接大咧咧的搂着沈落梦往办公室外面走。

    等到坐上了停在门口的车子,沈落梦才稍稍喘了一口气,然后看着脸色不太好的男人,挑了挑眉,从他的手中将文件夹抽了出来,翻开,刚准备趁着回家的路上多看一点试一点,却被一边的男人抢过去阖上,然后搁在了一边。

    “在车上看文件对视力不好。”

    沈落梦撇撇嘴,“你不也经常在车上看文件。”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家伙!

    靳睿依旧冷着一张脸,偏过头,瞅了瞅沈落梦一脸抱怨的样子,嘴角忍不住的勾了勾,眸光也渐渐的就变的更加的温柔。

    没有工作可以忙,注意力立马就不集中了,瞌睡虫也就爬上来了。

    沈落梦掩嘴轻轻的打了两个哈欠,然后就靠着车窗户,轻轻的闭上了眼,睡着了。

    靳睿刚刚将一份文件夹里的资料快速的浏览了一遍阖上,一偏头,就看到了沈落梦那酣睡的样子。

    他皱了皱眉头,然后将手里的文件夹放在了一边,将那个头靠在窗户上的女人轻轻的抱了起来,放在自己的腿上,然后搂在怀里。

    从车子里的置物箱中抽出了一条毯子,将她盖好。

    车子了的气温一直都保持在二十八度,但是睡着的情况下,依旧还是会着凉的。

    将车顶的灯关掉,靳睿垂眸安静的打量着怀里睡着的女人,心里,温温柔柔的。

    不管她多么的要强,只要她愿意待在自己的身边,他可以纵容她在他的羽翼下,自由自在的展翅翱翔!

    既然她一定要自己去面对,那么,他就给她最好的防御,让她不会受到任何的伤害!

    回到家的时候,都已经十点多了。

    靳睿刚把沈落梦放到了床上,她就已经醒了。

    “到家了?”

    长长的睫毛掀了掀,沈落梦睁开眼睛,看着靳睿。

    暖色的灯光下,眼前这个男人脸上的表情温柔的着实让人忍不住的就想要沉溺其中。

    “嗯。”

    靳睿伸手抚了抚她的头发,然后很自然的就在她的唇上啄了啄。

    很温柔,也不会让人反感,但是沈落梦感觉自己就像是眼花一样,眼前闪过一道影子。

    她忍不住自嘲的勾了勾唇角。

    但是,那嘴角的一抹笑意,却让靳睿的心中一喜,难道,她是喜欢他这样?

    唇,再一次附上,不似刚才的轻柔,而是带着几分霸道的味道。

    沈落梦愣了一下,立即反应过来,伸手就要去推他。

    可是,男人的力气有的时候就是大的让女人可恨又可气。

    双手被控制住了,无奈,沈落梦只好抬脚。

    “呃……”

    一声带着几分痛苦隐忍的闷哼声响起,唇上的束缚立马就被松开,沈落梦喘了几口气,眼睛里微微带着湿润,看着靳睿那脸上暗沉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