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衣轻泪Android客户端

苏婉年 作品

第132章 最好的礼物

    胃里的难受,伴随着心里的痛,让沈落梦整个人忍不住的蜷缩在床上,然后将被子盖住头,不想看到任何人,也不想要跟任何人说话。

    疲倦的心伴随孱弱的身体,很快就被睡意袭击。

    一觉睡醒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天色依旧还是敞亮的,可是太阳看上去却并不是很景气了。

    “沈总!”

    琳达的声音在病床前面响起,沈落梦收回了自己的看着窗外的视线,然后偏过头看着穿着黑色套裙的琳达。

    “沈总,出院手续都已经办好了,我们随时可以回去。”

    “嗯,你们等一下!”

    沈落梦掀开了被子起床,然后拿着琳达给她带来的一套衣服,进了浴室。

    沈落梦并没有什么东西需要带走,所以换好了衣服,她就直接跟着琳达出了病房。打开门的时候,看到门口全部都是靳睿配给她的保镖,心里,有一瞬间空落落的感觉。

    自嘲的笑了笑,然后便在一群人的拥护下,出了医院。

    只是,沈落梦并没有去明湾的海景别墅,而是选择了在市中心的一套房子。

    她的房产多,随便找了一个离沈氏比较近的复式楼,找人收拾了一下之后,沈落梦当天晚上就住了进去。

    一连几天,一下子似乎都变的平静了下来。

    虽然有的时候处理完了公事,沈落梦会在空挡的时间,依旧会习惯性的想想现在顾云城会做什么,自然而然的,也就想起了他那天说的那些话。

    但是,如果一个人真的爱你的话,你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呢?

    以前她每天都会想着顾云城在做什么,想尽了各种办法想要在他的心里刷一点点的好感度。可是对于顾云城来说,似乎不管她做什么,那都是一种纠缠,一种犯贱!但是每一次看到他的身影,她的视线总是习惯性的在他的身上流转。

    可是现在,反过来了,他说她来追她!

    这难道不是一个笑话吗?

    办公室的门,突然间被敲响了。

    沈落梦回过神来,不冷不热的吐出一个字,“进!”

    琳达带着一个穿着西装,手里拎着药箱的男人走了进来。

    “沈总,你手上的伤口该换药了。”

    手上的伤口真的是很不方便生活以及工作,但是没有办法,现在ck的项目必须要抓紧时间去完成,早点争取有力的代理商,然后将这个产品推广出去。

    明明知道,这是一个不公平的抗争,但是沈落梦却还是不愿意让顾云城小看。

    如果说,放下ck这个项目的话,其实,她完全可以投资其他的项目。

    沈氏当初是从地产起家的,现在除了地产项目之外,旗下有酒店,有餐饮,还有一家之前收购的女性用品的公司。

    相对其他几个行业来说,ck的项目拉锯的时间长,得到的收益时间也会相对性的拉的比较长。

    沈氏跟旌天国际比起来,第一个财力没有那么的深厚,在人脉上,也相对要薄弱一点。

    虽然说,沈落梦这些年国外的市场打的是风生水起,名声也混到了w城很响亮,可是,她如果想要凭借着这些关系跟顾云城耗下去的话,那么,最后吃亏的肯定是她。

    除非,她愿意接受靳睿的帮助,或者,就如同曹承想的那样,两家链接到一条船上,共同发展。

    但是,曹承这个人,如果是合作的话,那或许是一个好的商业伙伴,毕竟他很聪明,也很有想法。但是,如果真的跟他绑到了一条船上,沈落梦并不觉得,自己跟沈氏,会没有一点点的风险。

    毕竟,曹承这个人,太狡猾了!

    而且,如果南华那天晚上跟她说的事情都是真的话,如果曹承真的对她有好感或者想要追求她的话,那么,她就需要好好的掂量一下两个人现在之间的关系了。

    她可不想被人黏上了,到时候可就成了一块烫手山芋没有办法撒手!

    手上的纱布拆下来之后,白皙的手掌上,那狰狞的伤口已经开始结痂了。再过几天,估计也就差不多了。

    换好了药,沈落梦靠在椅子上,一只手抚着眉头,等琳达送医生离开之后,然后问她:“最近公司的财务部门有什么纰漏吗?”

    这么多年,她一直都不在沈氏,所以很多的事情也都并不是特别的熟悉。

    既然回来了,公司这些年的账目,她总是要看看,了解一下的。

    可是,上个星期,她的人就查出了这么多年来,沈瑞华的私人账户上,每个月,都会转出去一笔不小数目的钱,而这笔钱转入的储蓄账户,却是沈瑞华的老婆谭雪秋的账户。

    难道说,这些钱都是沈瑞华打到自己另外一张卡上,然后给谭雪秋花的?

    可是,沈落梦查过谭雪秋的账户,她有沈瑞华信用卡的子卡,按理说,她花钱,应该都是从信用卡上付账就可以了,根本就不用动用储蓄卡啊?

    沈落梦想了好长时间都没有想出一个合理的想法,如果说真的要有一个解释来说明这个怪象,除非,是他沈瑞华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

    而且,还很有可能是谭雪秋傻乎乎的根本都不知道沈瑞华拿着她名号的卡,去养别的女人!

    如果,这件事情被谭雪秋知道的话,真不知道是个什么样子。

    “财务部这几天查的这两年的账目基本上都是没有问题的,现在还在继续查。不过,沈先生瑞士银行似乎有账户,但是瑞士银行对客户信息的保密度极高,我们暂时还没有查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沈瑞华在瑞士银行也有账户?

    沈落梦眯了眯眼睛,靠回了大班椅上,眉头微微拧起。

    瑞士银行在私人财产管理上,那是占据了很优势的地位。但是因为对客户的保密度极高,所以很多人都会将那些不想要被人发现的财产放到瑞士银行。

    所以,如果按照这样的想法来看,难道说,沈瑞华是藏了一部分私人财产在瑞士银行?

    他这样做,难道是在防备什么?

    “我知道,继续去查,有消息,第一时间通知我!”

    “是!”

    办公室的门被关上了之后,沈落梦就拿起了自己的手机,给舒可可打了一个电话。

    ……

    半个小时候,沈氏集团楼下不远处的一个小型咖啡厅里的角落,两个年轻精致的女人就坐在沙发上,聊着什么。

    “所以说,你现在怀疑沈瑞华是想要转移一部分财产?”

    舒可可手上拿的,是这些年,沈瑞华从账户上转走的金额。

    足足有三个亿!

    三个亿,对于沈落梦现在的身家来说,这笔钱,说多不多,但是说少,却也数目惊人。

    放下手里的牛奶杯,沈落梦抿了抿唇,然后靠在沙发上,揉了揉有点发疼的额角,声音略有些疲倦的说:“我也不知道,但是这些年,沈瑞华一直都暗暗的将这些钱转走,每一次,数目都不大,但是累积成多。如果我不是让人去查财务的话,我真的不敢想象,如果沈瑞华继续这样的将钱转走,然后分散到各个地方存储起来,他现在背后到底是有多大的小金库。更何况,他在瑞士还有一个账户,暂时我还没有办法查到,他到底是存了什么,如果是存钱的话,又有多少钱!”

    真没有想到,她一直都只是以为沈瑞华只是要面子,却没有想到,其实他背后的小算盘,其实打的比谁都凶猛。

    “我会让人去查这些财产的分布情况,不过,你为什么不让靳少爷帮你呢?他在国外的人脉这样的广,相比之下,会比我更容易找到你想要的消息。”

    舒可可将文件放进了包里,然后端起了桌上的咖啡,悠闲的靠在沙发上,开始八卦。

    “我已经欠他太多的东西,这一辈子都还不起了。”沈落梦摇了摇头,然后将手里的杯子放在了桌子上。

    沈落梦的话音还没有落,舒可可的话就直接承上接了过来。

    “所以,你打算用你的婚姻来弥补你对他的亏欠,你对他的愧疚?”

    舒可可那张精致的带着些许婴儿肥的小脸上,此刻没有半点调侃的神情,反而还带着几分深沉的严肃。

    沈落梦没有说话,只是重新端起了牛奶杯,轻压了一下杯沿,好半天,才摇了摇头叹息说:“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我应该不会爱上他,可是sunny需要一个健全的家庭!我也需要一个安静的生活环境!”

    一提到孩子,舒可可就有点哑然了。

    “沈落梦,我真搞不懂,当初顾云城那么对你的时候,你干嘛还要留下这个孩子,干嘛要一个人受苦。如果是我,我早就直接将那个男人踹了,然后去找一个爱自己的男人了!”

    “可是,我不是你!”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将舒可可的质问,全部都击溃了。

    因为她不是她,所以才学不会她的释然。因为她不是她,所以她才没有办法在喜欢了他那么多年之后潇洒的离开。因为她不是她,所以才不忍心将那个属于他的孩子打掉!

    但是现在,她并不后悔留下sunny,毕竟,有了他在身边,这些年的日子,也就并不是那样的煎熬了。

    而且,下半辈子,sunny还是会在她的身边,她可以看着他长大,看着他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对于她来说,这是顾云城留给她最好的礼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