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衣轻泪Android客户端

苏婉年 作品

第133章 顾云城给不了她这些

    两个人又乱七八糟的聊了半天,最后沈落梦因为公司里还有事儿,所以就没有一起吃晚饭,然后就回了公司。

    挂了一通国际长途电话,沈落梦将手机放回了包里,然后关电脑,收拾了一下桌上的文件,关电脑准备下班。

    因为今天晚上有一个应酬沈落梦没有办法出席,所以,是琳达代替她去出席的。

    现在已经九点了,但是因为ck的项目以及跟曹氏合作的一个地产开发的项目都在紧急的运营中,所以,公司里还是有很多的同事都在加班。

    沈落梦刚刚走出办公室,从对面办公室里走出来的助理容言就走了过来问:“沈总是准备下班了吗?”

    沈落梦点了点头,然后挂着简单的笑容问:“最近辛苦了!”

    “呵呵,沈总这话说的就客气了,能够遇上沈总,我也算是幸运了。我现在送您下去吧。”

    沈落梦看着容言那恭敬的笑脸,微微愣了一下。但是一想到容言到底是跟在自己的身边多年,自己的一些习惯想必也是知道的。

    比如说,不敢一个人乘坐电梯,不敢一个人在特别封闭的环境里待着。

    所以,她的办公室很大,但是不管到了哪里,每一间办公室总是有两面墙是落地玻璃的墙体,可以看到外面的风景。

    出了电梯,沈落梦就直接朝着停车场走去。

    因为她并不喜欢那种总是被人保护被人跟着的感觉,所以,沈落梦将那些保镖全部都留在了自己住的地方。至于公司里,每天都有那么多的同事以及她的亲信,她并不担心会有人对她做什么。

    刚刚关上车门,包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电话是舒可可打来的,约她一起出去坐坐。

    反正回家也是一个人,沈落梦也就应答了下来。

    舒可可说的地方,是她之前住过的那栋别墅,但是因为跟凌逸结婚之后,舒可可就搬了出来,而且陆琬现在也有自己的房子了,所以,那栋房子现在也就算是空着在那里了。

    车子开到了别墅的门口,但是屋子里的灯光却没有开,沈落梦挑了挑眉头,难道舒可可还没有到吗?

    给她打了一个电话,电话那头舒可可说她已经到了。门没有关,让她自己进去。

    搞什么飞机?神神秘秘的?

    沈落梦挑了挑眉头,然后将手机放回了包里,推开车门,下了车,走到了别墅的门口。

    这栋别墅的钥匙沈落梦自己也有,只不过这段时间折腾,也不记得放在哪里了。

    原本想要伸手去按门铃的,但是想了想还是伸手带着踟蹰的去推开门。

    这屋子里没有开灯,可可是知道她怕黑的,怎么会犯这样的错误呢?

    想了想,沈落梦从包里掏出了手机,然后打开了相机中的夜景模式,借助这不算明亮的光,推开了门。

    屋子里,跟她之前住的时候并没有什么两样,只是,太过于安静了,沈落梦一只手紧紧的攥着包的提手,一只手拿着手机,朝着墙边的灯光按钮走去。

    手才刚刚伸到了半空中,突然间,一个人从背后将她紧紧的搂在了怀里。

    沈落梦下意识的浑身一僵,尖叫了一声。

    “宝贝,别怕,是我!”

    低沉的嗓音伴随着熟悉的气息,让沈落梦急急的喘了几口气之后,心里越发觉得憋得慌,双手狠狠的想要去扒开腰上缠着的那只手!

    “顾云城,你给我放尊重点!”

    她真的搞不懂,她不去招惹他的时候,她想要重新过自己想要的平静生活的时候,为什么这个男人,却总是像阴魂不散一样的缠着她,难道真的是她上辈子做了什么孽,这辈子要来偿还他吗?

    “别乱动,你手上的伤口才刚好。”

    “那你给我放开!”

    手机掉在了地上,黑色的空间里,那一缕浅浅的光芒也被地毯给收敛了起来,屋子里的黑,让沈落梦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今天是什么日子?沈落梦脑子里凌乱的连那一点点理智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怎么会想到今天是什么日子呢?

    “今天是我们第一次在老宅子的宴会上遇到的日子,你还记得吗?你当初跟你爷爷一起去参加我爷爷的一个朋友聚会,然后在我家的后花园里,我看到你一个人偷偷的躲在角落里待着,还记得吗?”

    沈落梦怎么会不记得呢?

    那一天爷爷带她去参加聚会的时候,同去的还有妹妹跟妈妈,但是妹妹因为不小心跌倒在了地上,然后谭雪秋就将所有的责怪全部都埋怨到了她的身上。

    还狠狠的拧了她的耳朵,因为耳朵痛,一定是红红的,她不想被爷爷发现,就找了一个地方躲起来,然后蹲在地上拔草,突然间就听到一个带着几分稚气但是却故意装作特别老成的声音问她:“你怎么了?”

    她一抬头,就看到了穿着黑色小礼服的顾云城,头发梳的很光亮,一只手插在裤袋里,一只手还装模作样的端着一杯小果汁,看上去明明不符合他年纪的动作,但是在那个时候的沈落梦的心里看来,那个顾云城,简直就是她梦中的白马王子。她就那么愣愣的看着他,连自己脸上湿哒哒的泪水,都忘记了去擦拭。

    她一直都以为那一天是她最幸运的日子,但是,却没有想到,却也让她这一生都跌进了他顾云城的魔咒中人,然后自甘堕落的画地为牢,将自己这一颗真心都付诸给了他!

    “那又怎么样?”

    清冷的声音在这个漆黑的空间里,显得格外的漠然。

    顾云城整个人就像是被泼了一盆子冷水一样,浑身僵硬,喉咙干哑的说不出话来。

    他多想告诉她,我知道错了,我希望用下半辈子来弥补之前对你的所有亏欠,我们会有一个幸福的家庭,还会有全新的小生命,我们可以看着他长大,可是送她去上学……

    可是,这些话突然间就都说不出来了。

    沈落梦毫不犹豫的将怀里的手扒开,转过身,看着顾云城在黑夜里依旧格外明亮的那双眸子,掀了掀唇角,讥讽道:“看来顾先生这自以为是的毛病还真的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治好的,你以为,你现在在跟我拉扯这些皮条的过去十二有用吗?你是不是觉得我沈落梦就必须只能有你一个男人呢?很抱歉,明天靳睿就要回来了,原本我想着我们的婚礼是在法国举办,但是现在,我却更希望是在w城。我想,顾先生你应该会出席我的婚礼吧!”

    拳头,在黑暗中被死死的攥紧,顾云城死死的抿着唇,一句话都没有说。

    他怕自己一出口,就忍不住冲动的想要骂人,但是一想到凌逸说的那句“强迫经常使热恋中的人更加的贴心,而从来不能叫他们回心转意。”不管心里是有多么的不痛快,此刻,他却也只能安静的忍着。

    许久都没有得到一句回答,沈落梦的心里有一种空落落的感觉在层层的蔓延。她弯下腰捡起了地上的包跟手机,逃一样的离开的别墅,然后上车,驱车离开。

    她多希望顾云城能够强硬霸道的说,沈落梦,我不许你嫁给别的男人,你是我的!

    但是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又怎么会渴望得到自己不爱的女人呢?

    车子的声音,离开了很久很久,顾云城才慢慢的动了动僵硬的身子,然后伸手打开了灯。

    刚才被黑暗掩饰的东西,全部都赫然入目。

    客厅里的沙发后面,藏着一大束百合,茶几上,摆放的是曾妈特意准备的甜点。而餐厅里,早已经准备好了一份浪漫的烛光晚餐,餐桌上,摆放着一份文件跟一只天鹅绒的盒子。

    顾云城走到了餐桌前面,将那份可笑‘承诺’连看都没有看,就直接撕成了两瓣,然后丢在了垃圾桶里,桌上的那一只丝绒盒子,他连看都没有看一眼,就离开了。

    回到市中心的那套房子的时候,已经快十点了。

    楼下有保镖在等她,送她上楼。

    回了家,沈落梦将手里的包递给了私人管家苏珊,然后随便的吃了一点东西就去洗澡了。

    夜色正浓,只是在酒意的熏陶下,却依旧找不到一点点睡意。

    如果今天晚上她没有离开的话,会看到什么呢?

    脑子里想到了无数种可能,但是却依旧还是被推翻了。

    都离婚了,再想,有什么用?

    这一夜,注定了失眠!

    第二天早上一大早,沈落梦就直接驱车去公司,继续开始一天的忙碌。直到下午三点多的时候,接到了靳睿的电话。她才跟琳达交代了一下工作,然后驱车回家。

    一打开门,就看到了那个依旧穿着黑色西装但是已经换上拖鞋的男人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看着电视,听到她开门的声音,靳睿偏过头,看着她。脸上,很自然的就扬起了温暖的笑容。

    瞧,有哪一个女人不渴望在下班回家之后,能够看到一张温柔的笑脸呢?

    而顾云城,从来都给不了她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