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衣轻泪Android客户端

苏婉年 作品

第173章 我知道这事拖得太久

    一个影子,就像是恶魔,不停的追逐着自己,逃不开,也挣不掉!

    躺在床上的女人一脸的冷汗,眉头紧蹙。

    晨曦的光芒已经将最细软的一缕投射到了这个城市的上方,陷入噩梦中的人,也似乎一下子就被惊醒了!

    猫一样的眸子猛地睁开,沈落梦大口的喘着气,看着床头柜上突然间响起的手机,整个人神经都紧绷了起来。

    拿起电话,原来是一条短信。

    一只手撑着身子坐了起来,看了看半敞开的落地窗外的晨色,伸手捋了捋凌乱的头发,然后低头点击开了短信。

    上面只有几个字。

    “人已经带到!”

    原本还带着几分混沌的脑子,一瞬间就清醒了。

    “先安顿好,晚点等我消息!”

    发送完了短信之后,沈落梦便掀开被子起了床。

    手脚麻利的收拾好了自己之后,便出了门。

    昨天晚上从沈家大宅出来之后,沈落梦就直接找了个离沈氏最近的酒店住下。

    开车到公司,不过五分钟的时间。

    刚刚结束了跟儿子的早安电话,沈落梦的手机还没有放下,电话就又响了起来。

    看着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沈落梦的心情有一点点的复杂。

    “喂,可可……”

    w城郊区的一栋风情优雅的别墅楼前面停下了几辆黑色的轿车,整齐划一的挺稳了之后,车子里下来一溜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

    停在最中间的那辆车子的后车座左侧的车门被司机打开,里面那个精神看上去有几分呆滞的女人赫然就呈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绕过车尾下来的佣人将女人从车子里搀扶了出来。

    这个女人就是几个月之前被带到意大利的沈婧琪。

    当初在沈瑞华的生日宴上做了手脚让沈落梦不慎丢掉了那个可怜的小生命,现在,她的肚子里也已经有了三个月的身孕,而且从她已经高高隆起的腹部来看,医生认为很有可能是多胞胎!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能够孕育属于自己的孩子,那就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能够拥有多胞胎,那更是天赐良缘。

    可是,这一切在别人看来是幸福的事情,对于沈婧琪来说,简直就像是一个噩梦。

    只有她自己知道,那段时间里,到底是受到了什么样的非人的折磨。

    当然,这一切,沈落梦并不知道。

    靳睿那么的爱她,怎么会忍心自己心爱的女人知道因为她而发生这样残忍的事情呢?

    再说了,沈婧琪也都是咎由自取,当初如果不是因为她那样的狠毒,他也不至于对她下狠手。

    神情看上去格外呆滞的沈婧琪被佣人搀扶进了屋子之后,那些一同下来的保镖便开始到各个岗位部署,随时等候上头人的吩咐。

    窗外的太阳,将一切都似乎照亮了。

    沈落梦站在自己办公室的落地窗前面,看着窗外因为高阔而显得有一点点雾蒙蒙感觉的w城,眉宇之间微微蹙起。

    听舒可可的话,看起来,她跟凌逸之间谈的并不怎么好。

    到底是凌逸真的对不起可可呢?还是只是可可误会了什么,而凌逸没有老实的交代一些事情呢?

    沈落梦现在有点搞不清楚这两个人状况的同时,也开始为自己的事情心里微微有一点点的踌躇。

    今天早上刚刚到公司的时候,沈落梦的手机就收到了一条短信。

    电话是靳睿发过来的,一如既往的叮嘱她一日三餐要按时吃饭,可是,却还附带着一条讯息。

    那就是再过十几个小时,靳睿就将从另外一个国度,直接飞到这个城市。

    靳睿的回来,也就代表着她之前在无形中拖延了好长一段时间的登记,也即将会变成现实。

    按道理说,嫁给靳睿,大概是所有女人的梦想。

    她也想!

    有哪一个女人,不渴望被人疼被人爱呢?

    在经历了顾云城之后,沈落梦比谁都清楚,嫁给一个爱自己的男人,对于自己下半生来说,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情。

    只是,儿子要怎么办呢?

    虽然孩子一直都是跟着靳睿长大的,可是如果有一天,他知道了自己的亲生父亲是其他人的话,他能够接受的了这个现实吗?

    只要一想到sunny,沈落梦就不得不想到顾云城。

    孩子一直都在她的身边,所以她比谁都更加珍惜这个对于她而言来之不易的儿子,她绝对不允许被人从身边抢走。

    车水马龙将一天最后的一段时间拉的格外的冗长。

    顾云城黑色的卡宴被堵在了高架桥上,上不能上,下不能下,让人要有多么的烦躁就有多么的烦躁。

    可是看着窗外的浮世浮尘,顾云城才觉得自己是活着的。

    这段时间,他一边要想着怎么去给靳睿的后院放火,现在又要想着怎么将曹承跟沈落梦之间的关系彻底的拉扯开来。

    每天忙忙碌碌到很晚才能够下班,今天,还算是难得早的时候。

    原因还是因为南华给他打电话,说凌逸在tonight喝多了。

    一听到这个消息,顾云城的脸色就立马变了很多。

    这个凌逸最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啊,他们三个兄弟当中除了南华平日里喜欢跟他喝上几杯之外,凌逸虽然平时也跟他们混在一块儿,但是却是很少喝酒的。

    怎么最近三天两头的就跑到了酒吧里呢?

    点燃了一支烟,顾云城还没有抽上一口,看着那燃烧而产生的烟雾,想了想,直接将烟支摁灭在了烟灰缸里。

    看着那已经熄灭的烟雾,顾云城突然间觉得心口特别的疼。

    从当初沈落梦怀孕之后开始,他就已经极少的碰烟了。

    对于男人来说,戒烟简直就像是戒毒一样。

    尼古丁这种东西所让人产生的依赖性,想要戒掉,那真的是需要极大的勇气跟坚持。

    可是现在,他的烟基本上是不会出现在手指缝之间了,可是她沈落梦呢?

    到底什么时候才会重新出现在他的身边呢?

    沈落梦下班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

    习惯性的收拾完了东西之后,然后一个人顺着冗长的楼梯道下楼。

    只是,就在她伸手刚刚关掉了电脑,直起身拎着包准备走人的时候,却突然间发现自己的办公室门正被人从外面慢慢的推开。

    一种防备的意识瞬间就让沈落梦抓起了桌上的一个摆件,慢慢的拿起来,那个动作似乎只要对方有任何的动作,她立马就会将东西砸出去一样。

    可是,当她看到那被黑色西裤裹起来的修长的腿踩着黑色的皮鞋迈腿进来的时候,手里所有的动作似乎在一瞬间就全部都僵硬了。

    靳睿?

    他,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呢?

    看到沈落梦这一副样子,靳睿也明显的很抱歉。

    “刚刚在楼下看到你办公室的灯还开着的,所以我就上来了,没有想到你正准备下班了。”

    靳睿一边说,一边走到了沈落梦的身边,然后将她手里拿着的摆件拿了下来重新放到了桌上,略皱眉,抬手摸了摸她这段时间看上去又瘦了不少的小脸蛋。

    “吓到你了?最近是不是又没有好好的吃饭?看上去又瘦了!”

    面对靳睿温柔关切的话,沈落梦脸上的表情还微微带着几分愣怔。

    “没……我,那个你不是早上才走的吗?”怎么会这么快就到呢?

    靳睿伸手捋了捋她耳边的头发,然后伸手从她的手里接过包,很自然的揽着她的肩膀,带着沈落梦一边往外走,一边轻松坦诚的说:“我这段时间并不在意大利,而是在香港。”

    “香港?你什么时候去香港了?”

    靳睿只是笑了笑,没有回答。

    沈落梦看着他伸手按电梯按钮的动作,也没有再多问什么。

    她跟靳睿之间的相处模式一直都是这样,如果他不愿意说,她就绝对不会问。

    因为一个男人如果愿意告诉你的话,即便你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问,他也会老老实实的告诉你。

    如果他存心是瞒着你,那么,不管你怎么问,用什么样的办法,也都不会得到一个确定的答案,要么,就是敷衍。

    她已经受够了敷衍,所以对于现在早已经在伤痛中磨练变的更加成熟的沈落梦来说,她已经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天真的以为,男人爱你,就会对你什么话都说了!

    气氛,在沉默中略显得有几分低沉。

    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很安静的一前一后的走进了电梯里。

    沈落梦伸手按下电梯的按钮,手指才刚刚离开电梯键的表面,耳边突然传来一个问题。

    “你知道我这次回来的原因是为了什么吗?现在,你做好准备了吗?”

    低沉,且温柔的声音,在这样一个深夜的电梯里,充斥着一种说不出来的魅惑。

    只是,那声音里的认真,沈落梦却清晰可辨的感觉的到。

    她扭过头,看了靳睿一眼,停顿了一两秒之后,收回了自己的视线,低头抿唇沉默了一下,很平静的回答。

    “我知道,明天,我们就去登记,这件事情,的确是拖延的太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