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衣轻泪Android客户端

苏婉年 作品

第175章 登记

    露水更加深重的露台,在被夜晚的清风抚卷而过的时候,带来的不仅仅是清凉,更多的却是带走那仅存的一点点的温度。

    顾云城抬头看着今夜并不圆满的月,英俊立体的脸在隐晦的光线中更加的幽邃。

    突然间,狭长的凤眸眯了眯,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事情一样。

    这段时间一直都忙着对付靳睿跟姜建名了,倒好像是忘记了曹家那个混蛋了。

    如果不是今天晚上开车从酒吧离开的时候,看到曹承跟崔昊舞那几个平日里经常混在一起的公子哥一起进了酒吧,顾云城倒还真的是一时之间想不起他了。

    端起酒杯啜饮了一口,冰冷的薄唇沾染着些许的湿意抿成一条寒冷的线条。

    之前就陷害他跟别的女人有染,让沈落梦误会。现在,居然还敢抱他的女人,这样的混蛋,简直就不应该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天边的鱼肚白,在某人的缜密的深思熟虑中经过,也从沈落梦的噩梦缠绵中一丝丝的滑过。

    当一身冷汗从噩梦中惊醒的时候,沈落梦拥着被子坐在床上,看着窗外已经泛白的天色,手,忍不住紧紧的抓住被子。

    进了浴室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然后将自己整个人都收拾好出来的时候,沈落梦习惯性的拎着包准备去上班。

    但是却在走到客厅的时候看到开放式的餐厅里的餐桌前面已经摆放好了两份早餐。

    而那个依旧喜欢穿着黑色西装的靳睿一身西装笔挺,坐在餐桌前面,优雅的交叠着腿,双手打开一份报纸,看的很认真。

    沈落梦的脚步顿了顿,正沉思着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的时候,靳睿却已经从报纸后面抬起头了。

    “早!”

    “早!”沈落梦抿了抿唇,丢了一个字出去。然后迈腿朝着餐桌前面走了过去。

    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她真的是很少会自己做饭吃。

    一个人做,一个人吃掉,想想要多么的孤单就有多么的孤单!

    “快点吃饭吧,等下我们先去民政局登记,登记完了之后,我会送你去公司上班。”

    沈落梦微微蹙了蹙眉头,却什么都没有多说,点了点头,然后拿起勺子开始喝粥。

    饭桌上的气氛很安静,安静的有几分诡异。

    而这样的诡异也一路延伸到了民政局的门口。

    看着民政局门口的徽标,沈落梦的坐在副驾驶座上,双手紧紧的抓着挎包的带子,很认真的问靳睿。

    “你确定你不会后悔吗?虽然,我很需要你帮我这个忙!”

    跟靳睿结婚,无疑就是将她身边所有的烂桃花全部都砍掉了。也给了sunny一份更加安全的保障。

    但是,没有爱情的婚姻,真的合适吗?

    “沈落梦,你看着我的眼睛!”

    靳睿的手抓住沈落梦的左手手腕,声音低沉且认真。

    猫一样的眸子闪了闪,然后慢动作似的转过头,对上了那双幽邃的眸子。

    靳睿本身就是混血儿,所以五官更加的立体,那略带几分蓝色的瞳仁也在这样认真的眼神下,更显得明亮。

    就像是海洋最深处的吸引力,让人忍不住的沉沦。

    相识了这么多年,沈落梦发现,自己居然是第一次这样认真的观察靳睿的眼睛。

    这样温柔认真的眼神,让她感觉自己在他的视线里,除了她之外,他就看不见任何人的存在。

    有多少的女人渴望一个男人这样目中无他人的看着自己沈落梦不知道,但是她很清楚,如果顾云城这样看着她的话,哪怕让她去死,她恐怕也是愿意的!

    只是可惜,这样的假设,从头到尾都根本不成立!

    靳睿抬起一只手,轻轻的捧着沈落梦的脸,嘴巴一张一合发出最诱惑的声音淡淡的说:“爱上你,我从未后悔过。能够娶我最爱的女人,是我自己的荣幸,我怎么会后悔呢?”

    “可是我不爱你!”

    干脆利落的六个字,就像是一把刀子,瞬间就扎进了靳睿的心脏中最柔软的地方。

    他能够听见心被捅出一个洞的声音,那么疼,鲜血四溅。

    可是他的嘴角却只是挂着一抹淡淡的笑意,目光温柔的望着沈落梦的眼睛,宠溺的说:“傻瓜,我爱你,就足够了!”

    只要沈落梦愿意跟他结婚,就算是熬,他也不会将她放开。

    他不是顾云城,所以根本就不会做出错过她这样一个好女人的蠢事儿!

    话已至此,沈落梦也知道靳睿的心意已定,那也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推开车门,下车。

    一系列的检查过后,拍照,签字,盖章,整个流程就像是做了一场梦。

    当沈落梦还处在一种魂魄游离的状态被靳睿揽着走出了民政局上了车子的时候,她才稍稍的缓过神来。

    低头瞅了瞅自己手里的红本本,突然觉得这样喜庆鲜艳的红色,看上去居然格外的刺眼。

    果真是跟一个自己不爱的人结婚,一切都只是将就吗?

    可是,相比沈落梦的郁郁寡欢,靳睿却显得很是高兴。

    看着靳睿这样的高兴,沈落梦虽然心里觉得有点不痛快,但是却也清楚,靳睿一直以来对自己的照顾跟呵护。

    如果这个婚姻,就是对他的补偿的话,那么,她大概能够做到的,也仅仅就只是这些了。

    “你现在是想要休息一天,还是我现在送你去公司?”

    沈落梦收回自己的视线,将手里的红本本随意的放进了包里,偏头看着窗外,挺无所谓的说:“送我去公司吧。”

    有些事情算是暂时的定下来了,可是公司里的那些事儿,还多着呢。

    该解决的事情需要一件件的解决,该处理的人,也该一步步的处理了。

    忍了这么久,她沈落梦从来都不是什么善茬儿。

    别人对她好,她会记着,但是如果谁在她的身上捅刀子的话,她也不会让别人就这么轻易的捅了不用负责任的。

    沈瑞华在瑞士银行的账户资料已经一步步的查出矛头了,只是,让沈落梦还是有点想不明白的是,这些钱在经过多个渠道流通了一串之后,最后居然全部都归根结底到了一个户头上。

    而现在让沈落梦最头疼的一件事情就是,查了这么长时间,她却还是没有查出来这个账户的持有人到底是谁。

    沈瑞华到底是要将这些钱转移给了谁!

    沈氏现在虽然说有了曹家的项目,有了ck在将之前开始垮下去的经济一点点的拉扯上来,可是,如果这些蛀虫始终都没有被清理干净的话,那迟早,都是会牙疼的!

    进了办公室刚刚放下手里的公文包,沈落梦办公桌上的内线电话就响了起来。

    只是,对于这一通电话,沈落梦感觉到颇为惊讶,也觉得有点困惑!

    因为这通电话,是陆琬打来的。

    对于陆琬这个凭借着lk广告一炮而红的模特,沈落梦从心里还是比较喜欢这个女孩子的率真。

    只是,她突然间打电话约她见面,是有什么事情呢?

    看了一下行程表,明天晚上恰好没有应酬,沈落梦便将见面的时间约在明天晚上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看着桌子上堆积起来的文件夹,沈落梦忍不住的伸手抚了抚额头,一只手有点无奈的拿起了放在桌面上的黑色的钢笔。

    这样的生活虽然引来无数人的艳羡,可是对于她来说,如果可以的话,她真的很想将这一切都放下,然后安安静静的带着sunny,找一个没有人知道的地方,过属于自己的生活。

    可是因为人心有了向往,才会有欲望的存在。

    相对于这边到底平静,另外一个色调时尚的办公室内,却狼藉一片。

    地上,是被摔碎的各种东西。

    有文件,有杯子,还有水晶的摆件以及钢笔之类的东西。

    凌乱不堪的在地上布置着雷阵。

    跌坐在沙发脚的男人,一只腿曲着,一只腿有点颓废的伸直放在了地上,手,略显的有几分随意的搭在膝盖上,但是那手背的骨节上,却布满了青紫一片,丝丝渗着血!

    办公室的温度常年保持在二十八度,可是男人的刘海却被汗水濡湿。

    顾云城目光有点呆滞的看着地上零碎的一片,脑子里的所有神经就像是被人打了结一样,全部都纠缠在了一起。

    站在门口的南华跟凌逸面面相觑,听着里面的动静已经暂时的停止了,都暗暗的在想是不是要进去看看现在的状态到底是什么样的。

    半个小时之前,他们刚刚谈完了一些事情,顾云城接到了一通电话之后,就直接将他们赶出来。

    在办公室的门才刚刚关上不到一分钟的时候,屋子里面就传来了东西摔碎的凌乱的声音。

    “查到到底是什么事情了吗?”

    凌逸看着走到了一边接了一通电话然后重新走过来的南华,皱着眉头问。

    顾云城一向很少会发脾气,最起码,如果不是因为发生了一些让他觉得很棘手的事情,其实他是很少会对他们这些好哥们儿发脾气的。

    当是今天不一样,顾云城不仅仅将他们赶了出来,而且这半个多钟头的时间,屋子里面就没有停下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