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衣轻泪Android客户端

苏婉年 作品

第179章 狼狈的沈落梦

    无数的问题,就像凌乱的发丝,抽搐在顾云城的心房。

    但是却始终都找不到一个可以将这些思绪理清楚的线路。

    沈落梦,既然你都如此的狠心,那么,我又何必还要痴恋呢?

    小半杯的威士忌伴随着那呛人的辣味直接被顾云城灌进了肚子之中,单薄的唇紧紧的抿成了一条直线。

    看了一眼窗外已经泛白的天色,修长的手指放下杯子,从上衣的裤袋里勾起了手机,然后快速的拨通了一个号码。

    衣衫不整这个词语用来形容什么、用来形容谁都好,但是舒可可没有想到,这样的词有一天会被她第一时间下意识的就用在了沈落梦的身上。

    当一夜未眠的舒可可顶着黑眼圈被一通电话吵得彻底的没有了睡意的时候,她呆坐在床上好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

    一直到别墅的门铃声响起。

    看着出现在门口,跟自己一样眼底带着青涩色的沈落梦,舒可可一下子就惊讶到了。

    沈落梦一直都是一个工作狂,加班加点睡眠不足那根本就不是什么让人惊讶的事情。

    只是,一向讲究的沈落梦居然头发都没有梳理,穿着睡衣,一张精致的小脸看上去去苍白憔悴的可怕!

    舒可可愣愣的喊了一声:“梦梦,你……”

    话都没有说完,就直接戛然而止!

    舒可可有点不敢置信的看着站在眼前的女人,嘴巴张合了几下,却始终都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最后,还是沈落梦被舒可可那一副呆愣的样子看的有点尴尬了,先开口说了话。

    苍白的手指捋了捋耳边被风吹的有点凌乱的碎发,嘴角流露出一丝无力的苦笑。

    “看到我这个样子,你是不是觉得很惊讶?”

    “你……”舒可可有很多的问题想要问,但是最后却什么都没有多问,只是侧过身,然后满脸憔悴的看着沈落梦说:“进来再说吧!”

    自从那天凌逸知道舒可可怀孕开始,舒可可就自己让他将自己再一次送到了这边的别墅!

    心里有些隔阂在没有说清楚之前,那就怎么着都觉得怎么的不舒服!

    有些事情,在凌逸还没有想到要怎么去解决之前,舒可可觉得,两个人很有必要保持一点距离。

    进了屋,沈落梦略皱眉头在屋子里简单的扫视了一圈之后,最后将视线落在了站在她面前的舒可可身上。

    比起自己的狼狈,舒可可看起来也并没有好多少。

    “你怎么弄成了这个样子?凌逸呢?”

    那天她在医院里告诉凌逸舒可可怀孕的事情,就是希望他们能够恢复到之前的那个样子。

    但是现在的现实却似乎并不是她想象的那样。

    舒可可笑了笑,“坐吧,我去给你倒杯水!”

    话音未落,人就已经进了厨房。

    沈落梦走到了客厅的沙发前面坐下,在听到脚步声从厨房那边传过来的时候,便扭头看了过去。

    “你现在这个样子看起来真的很糟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舒可可将手里的杯子递给了沈落梦的时候,略微皱了皱眉头。

    沈落梦心里因为一些事情正烦闷着,并没有注意到舒可可的眼神。

    接过杯子,啜饮了一口,那一颗精疲力尽的心似乎也被这暖暖的花茶熏出了几分热意。

    “可可,我跟靳睿登记了!”

    想了想,沈落梦还是将眼前的情况跟舒可可说了出来。

    “你……”

    舒可可的脸色明显的就一愣,但是却抿了抿唇,将没有说出来的话收了回去。

    “其实,你跟靳睿在一起也挺好的!”

    爱顾云城,因为心里的压力太大,所以沈落梦过的并不是很轻松。

    但是跟靳睿在一起就不同了!

    有一句话说的好,女人,你找一个你爱的人,不如找一个爱你的人好好过一辈子。

    第一者,你会觉得心累,而后者,却让你享受一生。

    只是,话虽说如此。

    可是,如果跟一个你不爱的人在一起生活,再深厚的爱,对于沈落梦来说,就是一种沉重的负担!

    嘴角的苦笑,瞬间就因为舒可可的话变的更加的冷然起来。

    “可可,如果让你嫁给一个不是凌逸的男人,你觉得,你会过的很幸福吗?”

    问题就像是踢皮球一样的被踢到了自己的面前。

    舒可可愣了愣,咬了咬唇,脑子里飞快的想到了凌逸对她的种种好,又想起了最近发生的一切。

    很多的话都很想要说,但是最后能够说出来的,却只有一句:“那不同!”

    “不同?”沈落梦轻笑了一声,然后放下手里的杯子。

    玻璃杯底清脆的声音在桌面上显得有几分沉闷!

    “可可,其实我们之间的性质又有什么不同呢?你爱凌逸,所以你无法忍受跟别的男人生活。而我放不下那些过去,或许多少年之后我可以放下,但是最起码现在,依旧还是心情复杂,所以,我没有办法接受靳睿的爱。如果真的可以,早在几年前,我就已经选择了跟顾云城离婚,又何必要等到现在呢?”

    正因为不爱,所以一切,除了那个人之外,一切也就都成了将就。

    “你是因为孩子!”

    孩子?

    舒可可突然间吼出来的声音让沈落梦脸上的表情变的更加的漠然!

    真的是因为这样吗?

    因为sunny,所以她才一直都放不下?

    只是,如果真的是因为sunny,为什么在想到顾云城的时候,却依旧还是这样的觉得心痛呢?

    话题,似乎一下子就达不到一个共同的点上。

    沈落梦也无力再去说什么,直接转身上了楼。

    看着沈落梦的背影,舒可可靠在沙发上大口的喘着气。

    一直以来,她都是以一种同情的目光看着沈落梦的经历。可是某些事情落到自己的身上来的时候,舒可可才真的明白,原来,有些事情说什么感同身受,那根本就是狗屁!

    拿了衣服进了浴室,一退下身上的外衣,那凌乱的青青紫紫一下子就映入了眼帘之中。

    猫一样明亮的眸子一点点的变冷,然后缓缓的闭上。

    一滴冰冷的泪水,夹杂着说不出来的复杂情绪,融入了从头顶倾泻下来的热水之中。

    洗完澡之后,沈落梦快速的收拾好自己,坐在梳妆台前面,看着镜子里那个经过妆点之后的女人面容精致,白色的瓷肌配上橘色的唇,再加上那深邃的烟熏妆加上猫一样的眼眸,一眼望去就让人转移不了视线。

    但是别人眼里的美,对于沈落梦来说,仅仅就只是一种负担。

    换了身红色的西装,整个人看上去都显得精神了许多。

    拎着包,下楼的时候,却没有想到舒可可依旧还是刚才的那一副样子,坐在沙发上。

    沈落梦皱了皱眉头,“你现在还怀着孩子,难道凌逸也不管你?”

    舒可可一只手托着背地,一只手扶着杯沿磨蹭着。

    “他管不管我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落梦,你最近还是要注意一点比较好!”

    “嗯?怎么了?”

    舒可可摇了摇头,一副不想再多说什么话的样子。

    见舒可可这样,沈落梦也不好多问什么。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舒可可第一次用这种有话不说的态度对待自己,沈落梦整个人都觉得似乎有点不对劲儿。

    等她开车到了公司的时候,从地下停车场直接到楼上的电梯里,沈落梦总是觉得那些看似恭敬的眼神却似乎包含了太多复杂的颜色。

    心里的疑惑跟惴惴不安更是显得复杂!

    进了办公室刚刚放下手里的包,还没有来得及坐稳,办公室的门就被敲响了。

    出现在办公室门口的是穿着黑色西装的抱着文件的琳达。

    沈落梦的心,似乎找到了一个着陆点。

    也许,真的只是她想太多了!

    坐到了椅子上,沈落梦听着琳达将手里的文件一份份的递交到自己的面前,然后各自介绍了一下之后,就伸手拿起钢笔习惯性的准备开始看文件。

    但是今天的琳达,看上去似乎也是有一点点的诡异。

    摊开一份文件之后,沈落梦没有习惯性的听到脚步离开的声音,有点疑惑的抬起头,看着依旧还站在面前,微微咬着唇,面色看上去似乎是有几分苦恼的琳达。

    “怎么了?”沈落梦疑惑的问。

    琳达跟在她身后工作已经有很多年了,向来知道她的习惯是有什么事情直接说。

    琳达想了想,将自己抱在怀里的另外一份蓝色文件夹松了松,然后从里面拿出了一份今天的晨报!

    “沈总,你看看这个吧。”

    沈落梦有点疑惑的看着被叠起来的报纸,伸手拿了过来,一边摊开一边问:“出了什么事情……”

    吗字还没有问出来,沈落梦的目光在触及到报纸封面上的头版头条的大标题的时候,瞬间整个人就变的僵硬了许多。

    猫一样的眸子里瞳孔瞬间痛苦的放大,就像是失焦一样的眼神却依旧安静的盯着面前的几个大字。

    旌天国际唯一继承人即将订婚!

    顾云城要订婚了?

    沈落梦嘴巴微讶的张开,眼睛里,有什么东西满满的胀满,心里,有东西在一点一点继续破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