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衣轻泪Android客户端

苏婉年 作品

第184章 这戒指我要了

    人走茶凉是一种落寞,而人走之后还留下的东西,往往会让那个刚才还倔强的不可一世的女人,瞬间就失去了不少的坚强。

    办公桌离会客沙发的茶几将近有七八米的距离,可是沈落梦却觉得,自己似乎能够看的清楚请柬上写的字,清清楚楚的写着顾云城跟陆琬的名字!

    虽然她并没有看到,可是心里的魔怔,已经让她开始有一点抓狂!

    好不容易才按捺下心里的浮躁,办公室的门却再一次的想起。

    琳达怀里抱着一摞文件走了进来,将沈落梦批阅好的文件抱在怀里之后,琳达又拿出了一份快递递到了沈落梦的桌上,然后才离开。

    沈落梦只是扫了一眼快递,然后继续看文件。

    可是心里却莫名的又觉得有点不对劲儿,手里写字的动作愣了愣,想了想,还是将桌上的快件拿了起来。

    很普通的快件包装,只是上面除了写收件人的名字跟地址之外,发件人的那一方全部都是空白。

    沈落梦有点困惑,可是脑子里的某些信息却快速的翻滚着,眸光里闪现出一种火光,盯着手里的文件,沈落梦有一种不知所措的感觉。

    可是手指,却还是将信件拆开。

    只是,里面却并没有她想象中的订婚请柬,而是另外一份小份的牛皮纸!

    会议结束后,会议室的门被打开,顾云城走在前面,南华跟凌逸随后。

    一边走,南华一边调侃凌逸道:“咦,最近怎么没有看到你跟你家的小可儿秀恩爱啊,难不成她出轨不理你了?”

    南华欠虐的话立马得到了凌逸一个鄙夷的目光,“你的脑子里难道不想这些不健康的东西就觉得不爽快是吗?”

    “话可不能这么说,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风流不要紧,别弄了一身病!到时候传染给我们哥几个不好!”

    在进办公室之前,顾云城很不给面子的丢出来一句话,将两个走在后面的男人炸的乌漆嘛黑之后消失在了办公室的后面。

    南华一脸铁青的看着紧闭的办公室门,双手握拳,咬牙切齿道:“你说城这算不算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太可耻了,有木有?”

    凌逸也斜了南华一眼,然后翻翻白眼一边推门一边继续落井下石:“还好,我觉得只是阐述了一个真理,如果你真的得病了,我们一定会很嫌弃你的!”

    看着黑色的办公室门再一次的在自己的面前被关上,南华这一次真的是愤怒了,直接一脚踹在了门板上,然后还不等里面的人发威,立马就软趴趴的跑路了。

    凌逸还没有走到顾云城的办公桌前面,门板被人用力踹击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刚准备回头看看,却听到顾云城声音漠然的问:“事情都办好了吗?”

    凌逸愣了一下,然后看着顾云城那张阴冷的脸,立马就明白了过来。

    双手放进了裤袋里,无力的点了点头。

    “都安排好了,不过……”看着顾云城的脸色,凌逸顿了顿又继续问:“不过你确定要这样做吗?”

    “你有意见?”

    “我没有意见,只不过我觉得你这样做是在玩火!”

    “玩火?”顾云城挑了挑眉头,然后笑了笑,“我倒不觉得,如果这场戏不能够得到我想要的结果的话,那么就这么错下去,倒也不失是一个好的想法。”

    “城,你别再赌气了!”

    顾云城扭头看了凌逸一眼,抿了抿唇,什么话都没有多说,然后起身走到了落地窗前面。

    看着顾云城那漠然的背影,凌逸试图劝阻的继续说:“你现在这样做,只会将你跟沈落梦之间的关系弄的糟糕无比,城,既然你还喜欢她,我就不懂了,你为什么不换一种直接的方式表达出来呢?”

    “谁说我喜欢她了!”

    恼羞成怒的吼声瞬间让凌逸所有还没有来得及说出来的话瞬间都咽进了嗓子里。

    事已至此,既然他顾云城自己都不愿意去面对,那么多不管别人说什么也都是没有用的。

    “我知道了,放心吧,这件事情我一定会安排好的,如果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我就先回去了!”

    凌逸在办公室里等了一会儿,可是却并没有等到顾云城的答案。

    这对夫妻还真的是让人不操心都不行,可是现在,她却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来管他们的事情了,舒可可现在还是在跟他闹别扭不肯回他的房子里住,这样的冷战,还不知道要折腾到什么时候呢!

    不过,有人烦恼就有人欢喜。

    w城最大的一家珠宝行里面,穿着蓝色及膝碎花连衣裙的女人优雅的交叠着腿坐在vip的会客沙发上,看着珠宝店的经理带着几个服务生整齐划一的从外面走了进来,目光开始游离在那些服务生手里捧着的珠宝上。

    “苏小姐,你看,这些都是我们设计师才刚刚设计出来,首款上市的珠宝,不知道您喜欢哪一款?”

    坐在沙发上的苏荷装模作样的将大墨镜摘了下来,然后微微扬着下巴朝着那些珠宝扫视了一眼之后,装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漫不经心的说:“拿过来吧,我看看哪个好一点儿!”

    “是!”

    对于大款,珠宝店的经理自然是当成像是上帝一样的供奉着。

    苏荷用拿着墨镜的那只手朝着旁边的服务生指了指,“你们两个,把东西拿过来我看看!”

    话音还未落,珠宝店的经理立马就给二人打眼示,示意他们两个人将东西拿给苏荷看看。

    珠宝店的经理从苏荷一进门的时候就发现,她浑身上下的衣服都是名牌货,这种年轻的女人,要么就是富二代,要么就是榜上大款了。但是不管怎么样,只要有购买力,能够在这里消费那对于他们来说,就是财神爷。

    是财神爷,那就要好好的供着。

    “苏小姐,你现在看的这一款可是我们设计师刚刚从南非弄回来的质地极纯的蓝宝石,最适合您这样拥有高贵气质的女人了。”

    经理看着苏荷将视线放在了那鸽子蛋大的蓝钻戒指上,便一个劲儿的解说着。

    “哦?”哪个姑娘不喜欢别人说自己美呢,一直以来,她都是被人踩在脚底下活着,没有自己的身份地位,永远都要寄人篱下。现在,她也算是身边有几个钱的女人了,哪里还是过去那个任由别人随便践踏的女人呢。

    所以在听到经理这样说的时候,苏荷便将那枚蓝钻拿在手里,然后仔细的看了一番,越看越觉得喜欢,眉眼间都是满意的喜色。

    “这个戒指要多少钱?”

    “不贵!”

    “那是多少?”一听到不贵,苏荷更是感兴趣。

    “这枚戒指是从国外运输过来的,原材料都是最好的,加上我们这个品牌最好的设计师亲手制作,所以这个价格相对于其他的首饰而言,是有点高的,但是我保证,不管苏小姐你到哪个地方去,都不会被人比下去!”

    经理一边说一边看着苏荷那充满了欣喜的面色,伸出了两根手指头,然后特别坚定的说:“两千三百万!”

    这个价格一出来,苏荷的脸色立马就变白了几分,手里抓着戒指盒的手差点都拿不稳。

    经理吓得立马伸手将苏荷差点弄掉在了地上的戒指接住,然后放到了首饰盒里,重新放到托盘中。再一次看向苏荷的时候,眼睛里开始有几分鄙夷的神色。

    “两千三百万,你这是抢银行呢吧?”

    苏荷也是从那些贵太太的口中知道这里的东西名气最大,w城的名媛跟贵太太基本上都会有一件这家店里面的首饰,对于这些人来说,这里的东西,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而迫切想要给自己找到一种身份的苏荷觉得这里会有自己想要的东西,所以她过来了。

    只是,她却并没有想到,身份这种东西,原来根本就是堆积在金钱之上的。虽然她知道钱是万能的,但是却没有想到却要花这么多的钱!

    经理听到苏荷这样说,虽然心里烦闷,可是却依旧还保持着一种礼貌的态度说:“苏小姐,话可不能这么说。我们店的招牌在这里,w城的名媛贵妇哪一个会没有我们家的珠宝首饰。虽然相比起其他的店里的珠宝要贵,可是我们就是有贵的资本跟态度。这是一种身份的象征,如果苏小姐嫌弃这象征太贵重,不适合你的话,你完全可以去路边摊买那种一百块就可以买一堆的小首饰!”

    珠宝店的经理一句脏话都没有说,但是却将苏荷说的面红耳赤。

    她双手紧紧的攥着拳头,面色被气的绯红,可是眼睛却直勾勾的盯着那枚蓝钻,好半天都挪不开视线。

    就在经理安排人将珠宝收起来的时候,苏荷却在后面大声喊:“这戒指,我要了!”

    那大嗓音在屋子里传出来的回音声显得格外的大,一众人的脚步一下子就全部都顿住了,也包括,刚刚进店门已经注意到这边闹剧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