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衣轻泪Android客户端

苏婉年 作品

第188章 这么多年,你不累吗

    少夫人,这样一个称谓让沈落梦觉得真的很嘲讽。

    这里的人都是靳睿安排的,他们也知道她跟靳睿之间的关系。

    可是这样的称谓,沈落梦真的觉得自己是有愧难当!

    靳睿对她付出了这么多,可是她能够回报的,却又是什么呢?

    除了那颗她不能回报的心意之外,似乎靳睿什么都不缺。

    想到这里,沈落梦又不禁心里喟叹。

    果然,有些东西被别人当成是垃圾的,但是对于某些人来说,却是藏在心里的宝贝。

    可是,沈落梦却欠虐的不想成为这样的宝!

    并不是所有的爱情,都是相辅相成的,有些爱情,你情我不愿,那就只能是一个让人觉得心酸委屈的故事。

    自从沈落梦将沈瑞华跟张丽英控制在了屋子里之后,沈家跟外界所有的联系全部都断了。

    唯独还没有断掉的网络,也仅仅就只有屋子里的电视机了。

    所以每一天,沈瑞华一打开电视,总是能够看到沈落梦的身影。

    每一次出现,都是优雅,美丽,高贵,但是却又不失女强人的气场。

    如果家里能够有这样一个女儿的话,那该是多么光宗耀祖的事情啊。

    可是对于沈瑞华来说,沈落梦这样做,不过是在作秀给他看!

    所以在看到沈落梦在电视前面耀武扬威的样子时,沈瑞华想过很多的办法要跟外面联系,但是现在,整个沈家大宅都被人包围起来了一样。

    出不去,陌生的不熟悉的人也进不来。

    坐在沙发上,沈瑞华看着电视里的新闻报道又在说顾云城要订婚的事情,一想到沈落梦那一副骄傲的跟什么一样的贱样儿,沈瑞华的嘴角就忍不住的勾起了一抹冷笑。

    当初那么死皮赖脸的要粘着人家顾云城,现在呢?

    不还是被人家给甩掉了?

    “果然是贱人自有贱人磨,沈落梦,原来你也有今天啊!”

    沈瑞华将手里的遥控器放在了一边,手里端着一杯咖啡,看着电视屏幕上顾云城揽着别的女人出席宴会的画面,脸上的笑意越发的肆意。

    他倒是很想看看,沈落梦究竟有什么样的本事,到底还能够熬多久!

    只要让他有机会出去,到时候,他一定会想办法折腾死这个贱人!

    电视看着好好的,突然间,所有的光线一下子就全部都消失了。

    “混账,老子让你们关电视了吗?”

    在家里带的时间长了,沈瑞华的脾气那是越发的见长。

    稍稍有一点点什么事情让他觉得不顺心的,这些佣人都是要挨骂的。

    沈家别墅里的老佣人已经被沈落梦安排到了别的地方上班了,然后这边全部都换成了靳睿从国外安排过来的菲佣。

    语言上的不通,导致沈瑞华说的话在菲佣的身上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再加上这些人,个个都身怀本事,所以即便沈瑞华发脾气砸东西,那也是根本都没有被中伤的时候。

    这样一来,沈瑞华心里的火气,就更加的没有地方发泄了。

    除了能够动动嘴皮子之外,基本上什么事情都不能做,也不能发泄!

    原本之前还会砸砸东西,可是不管砸了多少东西,在下一秒钟会立马的被填补上来,而且从始至终都没有一个人过来露过脸。

    可是现在,连他看电视都要被限制了吗?

    ‘砰’的一声,咖啡杯被用力的掼到了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沈瑞华气喘吁吁的转过头,刚准备开口大骂贱人没长眼的时候,在看到站在眼前的身影时,一下子整个人就愣怔了一下。

    脸上的愤怒微微呆愣了片刻之后,转而变成了一种冷笑!

    沈瑞华一只手撑着沙发的扶手慢慢的站了起来,与沈落梦平视。

    抬手扶了扶眼镜,那张原本看上去很有教授气质的脸此刻却多了流氓的匪气。

    “哟,原来是沈总啊,怎么沈总那么日理万机的,会有时间到我这里来看看呢?今天,你又想要来玩什么花样啊?”

    沈瑞华冷讽的话听上去格外的刺耳,可是沈落梦从始至终面容平静,没有任何的一丝动容。

    两个人就这样对视着,沈瑞华脸上的嘲讽的笑,笑着笑着,也就挂不住了。

    “沈落梦,有什么招你就尽管使出来,我就让你看看,我到底能不能接得住!”

    整个客厅里都安静的够可以,所以显得沈瑞华的声音更加刺耳的打破了此刻的平静。

    沈落梦平静的看了沈瑞华一会儿,嘴角微微勾了勾,然后走到了一边的单人沙发上坐下,将手里的包放在身侧,双手搭在沙发的扶手上,优雅的交叠着腿,一派悠闲自得的样子,微微颔首看着沈瑞华那一副气急的样子。

    “我不过回家看看,爸,你发这么大火气干嘛?难不成你不欢迎我回来?”

    “哼……回家看看?”沈瑞华眯了眯眼睛,盯着沈落梦,那个样子就像是生怕沈落梦会做出什么事情对他不利一样的警惕。

    “现在公司你一个人独揽大权,你将我从公司弄出来了,困在这里,现在说回来看看,沈落梦,你他妈的能不能不要这么虚伪?我怎么养了你这么个贱人呢?”

    沈瑞华的声音说的又大又刺耳,但是那话语中的疲倦,沈落梦却听得很清楚。

    猫一样的眸子里,平静的眼神安静的打量着沈瑞华脸上的每一丝表情。

    在外人面前的时候,沈瑞华总是死要面子,不管什么时候,也总是一丝不苟。即便是在梳头的时候发现了一根白色的发丝,也会立马让人拿剪子从发根处将那根白发减掉。

    穿衣服,一个月之内,永远不会重样。

    衬衫洗完之后永远都要熏香,然后才能够叠起来放在衣柜里。

    他的毛巾每天都必须要消毒,鞋子每天都要刷干净……

    每一样就像是放电影一样的在沈落梦的脑海里翻滚着,这些记忆,就像是一种毒药,在她的神经里乱窜着。

    这么多年,她为沈瑞华做过无数次这样的事情,可是却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样让沈落梦清楚的明白,原来当初的自己是有多么的傻。

    她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她跟沈婧琪之间永远都是不公平的,可是现在她懂了,因为她根本就不是他的孩子,她怎么能够指望他有多么的爱自己呢?

    这里说是沈宅,是她生长了十几年的家。

    可是,沈落梦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属于这里,自己的家,到底是不是这里。

    以前她有很多个家,可是现在,除了儿子,除了钱,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还有什么。

    家在哪里?那个她爱能够陪她一直走下去的那个人,到底又会在哪里呢?

    沈落梦看了好半天都没有说话,沈瑞华被她这个样子看的浑身的不自在,起身就准备走的时候,却听到背后传来了淡淡的,微微带着几分沙哑的女声。

    “爸,你这么多年,不觉得累吗?”

    一个人,到底要做到怎样的坚强,才能够用伪装过了这么多年呢?

    沈落梦的问题就像是一根刺,扎在了沈瑞华的心头一样。

    他就像是一只被踩到了尾巴的猫,瞬间就跳脚的转过身,伸手指着沈落梦。

    “累?我他妈的当然累!老子辛辛苦苦拼搏了这么多年的东西,好不容易扶持起来的沈氏,居然就被你这么给弄走了,你说我累不累?”

    “是吗?”

    看着沈瑞华那气急败坏的样子,沈落梦依旧面容淡淡的,嘴角勾了勾,然后低头从自己身侧的包里面掏出了一份文件,直接丢到了茶几上。

    “我看,你累的原因,根本就不是因为沈氏吧?”

    沈瑞华的脸色白了几分,眸光死死的盯着桌面上的文件,不知道沈落梦到底是在搞什么。

    脑子里一边混乱的猜想着沈落梦到底是知道了什么,一边朝着茶几边走去,然后伸手将桌上的文件拿了起来,快速的放开,浏览。

    仅仅粗略的看了几行字,沈瑞华的脸色就白的跟病入膏肓的病人。

    整个人浑身无力的跌坐到了沙发上,目光有点失焦的盯着手里的文件,嘴巴一张一合,一遍遍的重复着几个字。

    “不可能……不可能……这不可能……”

    “没有什么可能不可能的,人在做,天在看,既然你当初敢这么做,那么就一定会有人找到你的把柄来治你。”

    沈瑞华手里拿的那份文件,并不是今天她收到的快件,二是前段时间查出来的公司里关于沈瑞华拿沈氏的钱做私人投资的资料,以及,沈瑞华拿沈氏来洗钱的证据!

    沈瑞华被沈落梦的话刺激到了,他猛地扭过头,瞪着一双眼睛,看着沈落梦。

    “你这个贱人,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沈氏现在已经在你的手上了,你还想要怎么样?难道非要我死了,你才肯善罢甘休吗?”

    “死?”沈落梦突然间就笑出声来,眼睛里带着几分湿意看着沈瑞华,“你不觉得,如果我将这些资料全部都交出去的话,你可以将牢底坐穿吗?白白让你死了,那岂不是少了很多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