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衣轻泪Android客户端

苏婉年 作品

第238章 化险为夷

    说时迟,那时快,沈落梦感觉到一个黑影马上就要撞到自己腰部的时候,却突然间被一道力猛地朝着一边一拽。

    因为事发突然,她本能的闭上了眼睛,可是,当那温热的怀抱里熟悉的气息涌进她的鼻腔的时候,沈落梦有一瞬间觉得自己的脑袋里似乎全部都化成了浆糊。

    乱七八糟的,什么东西都有。

    小时候顾云城耍酷时候的画面,长大时候因为接手公司之后的越发漠然,结婚之后对她肆无忌惮的折腾,还有那一幕幕她以为是幸福但是却似乎都只是谎言的笑话,那么既然这一切都应该是一个定局了,为什么,他又要救自己呢?

    沈落梦屏息缓缓的睁开眼睛,看着自己双手搂着他的脖子,看着那张因为紧张而微微变色的脸,看着他口中一次又一次的在问:“你有没有事儿?有没有被撞到哪儿?有没有崴到脚!”

    沈落梦觉得自己的大脑子就像是当机了一样,不能运转了。

    有那么几秒钟的时间,她真的很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去想,就随着自己的心跟顾云城好好的爱一场,然后将来到底会怎么样,她也不要去想,那样该有多好?

    可是,她不能!

    她此刻的身份,她心里那些努力想要隐瞒的秘密,以及那些让她伤到不能再回头的过往,这样的想法,简直就是荒唐。

    可是,沈落梦那片刻的愣怔,落在别人的眼里或许是前夫前妻之间的一种余情未了,但是落在靳睿的眼睛里,却就像是一根刺。

    他垂着头,看着自己还依旧保持着揽着她腰的动作但是此刻却已经空空荡荡的手臂,靳睿的嘴角,慢慢的勾起了一抹冷笑,但是脸上的表情,却越发的漠然!

    他努力的坚持了这么多年,她到底,还是放不下是吗?

    靳睿的手,慢慢的垂下,缓缓的放进了裤袋里,看上去随意极了,就站在两个人的面前,随着众人同样揣测的眼神,安静的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被别的男人抱在怀里,最关键的是,这个男人居然还是她心里爱的最深也最无法忘怀的那一个!

    看着那些人落到自己脸上的表情还有那些七嘴八舌的议论纷纷,靳睿心里有一点点想要发笑的觉得,其实,他才是他们之间的第三者。

    当年,在沈落梦想要自杀的那天晚上,他如果没有因为一点纠纷出现在那个小区,如果没有因为觉得她有点面熟所以将她带回自己的私人诊所,如果没有因为欣赏她那种气场跟桀骜不驯的有点像自己一般执着的性格,更甚者是,如果不是因为这些而被她吸引然后爱上她的话,或许现在他靳睿依旧还是一个潇洒的男人,一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强者吧。

    只是可惜,眼前这样一个英雄救美看上去要多浪漫就有多浪漫的画面就摆在他的面前,他就算不想多想些什么,那也是枉然了。

    抱着怀里期盼已久的女人,顾云城觉得自己是一点点都不想松手。如果老天爷让他将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去换这个女人的话,他觉得,他应该是愿意的。

    在看到她出现的那一刻,在看到她美的那么惊心动魄的让所有人都移不开眼睛的时候,天知道,他是有多么希望自己能够有一块巨大的窗帘,然后将这个女人所有的完美全部都掩盖起来。

    他不希望那样美好的沈落梦出现在别人的面前,他不希望在她说了他没有资格的时候但是却有无数的男人可以成为她口中那个有机会的对象,他嫉妒,他发狂一般的嫉妒,天知道,他有多么希望将自己心里的话全部都告诉她。

    只是可惜,他生来就是带着一种高贵的身份,这么多年的潜移默化的训导让他早就已经养成了一种高高在上的尊严,让他将自己心里的感情说出来,那是一种难以启齿的柔弱!

    他甚至怕如果有人知道他的脆弱点之后,会拿着这个做文章。

    而现在,他太明白,之所以有人会对沈落梦这样穷追不舍,并非是因为沈落梦有多么的出色,而是因为他没有看的严实。

    即便那个时候他跟她已经结婚,可是婚礼上他没有出现,就已经给了很多登徒子臆想飞飞的机会了,现在,这里有这么多的人,更何况,他的对手也在现场,那还要等什么呢?

    “沈落梦,我……”

    话才刚刚冒出个头,一道听上去紧张无比的女声就传了过来。

    “落梦,你没事儿吧?你怎么样?有没有伤到哪儿?”

    舒可可那紧张兮兮的声音似乎一下子就将沈落梦有点游离的思绪拉了回来,她晃了晃神,看着自己依旧还在顾云城的怀里,眼角的余光又扫视到全场居然还有这么多人的时候,沈落梦下意识的就扭过头,看向了站在一边,双手随意放在裤袋里,站姿悠闲的靳睿。

    黑色的紧身西装让他原本就颀长的身材看上去更显得高挑,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视线的问题,沈落梦觉得眼前的靳睿似乎有哪里有了一点点的变化。

    虽然她看向他的时候,他一脸的漠然也很快就换成了笑容,虽然他对别人的时候似乎依旧还是那么的高高在上,可是沈落梦却还是觉得有哪里有问题。

    听不到沈落梦的回答,舒可可更是着急,心里当下也就更加的埋怨凌逸起来。

    刚才如果不是凌逸将她拽走了,说不定现在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

    “来,我扶你走两步,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

    沈落梦没有说话,只是将手放到了舒可可的手里面,然后站直了身子,低头伸手稍稍整理了一下身上的长礼服,然后才扭头看着顾云城淡淡的扯出一个极标准的微笑说:“刚才谢谢你!”

    谢?

    最亲密的人之间是根本就不需要说谢谢的,沈落梦这一个谢字,到底是有多么生分,顾云城心里很清楚。

    如果现在没有人的话,他或许还能够对沈落梦说什么拒绝她的谢意,可是,刚才的冲动,刚才心里想要说出来的话,在被舒可可那样一搅和之后,顾云城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了,只能同神路面一样,干涩的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笑意,然后干巴巴的丢出几个字。

    “不客气!”

    “哎呀好啦好啦,你先别顾着说谢谢了,还是赶紧好好的看看你自己有没有伤到哪里吧,还有,这有些人怎么走个路都冒冒失失的,撞到了人,难道也不会道歉吗?”

    舒可可一向是有仇报仇,有恩报恩。

    有人撞到了沈落梦,报酬什么的他也就不说了,可是一句道歉都没有的话,那可别想让她松口说放过!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刚刚也不知道谁推了我一下,我才会不小心撞到沈小姐的,真的是对不起!”

    识时务者为俊杰,纵使对沈落梦有什么抱怨,但是此刻这里人这么多,而且有眼睛的都能够看的出来是向着沈落梦的,自然,这个时候服软一点,顺便将责任推卸到别人的身上,那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舒可可听着这个穿着打扮都很精致的女人的话之后,自然是要将眼睛扫视了一下人群,可是这些人多么的聪明,个个都是人精,自然知道要避嫌。

    看到舒可可找人发难,再喜欢看热闹也要避嫌的啊,所以一圈看过去,舒可可也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角色,只能无奈的会过头看向沈落梦,希望她能够拿个主意。

    在舒可可看向人群的时候,沈落梦的眼睛也看了看。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那个站在光影后面的一个女人看上去似乎很可疑。

    “怎么样?看到谁了吗?”

    舒可可有点泄气的问。

    沈落梦摇了摇头,但是又想了想,然后弯下腰,不知道在舒可可的耳边说了什么,最后两个人会心的一笑。

    “这件事情就算了吧,想必也是因为顾少爷的订婚宴太过于盛大,人多,所有不小心罢了,算了算了!”

    话说完,舒可可就不管两个男人此刻多么不希望沈落梦离开,直接拽着她跑到了一边的休息区,一边吃东西一边聊天去了。

    看着那抹蓝色的背影被拽远,顾云城抿唇收回了自己的视线,看了看站在自己不远处的靳睿,然后从经过的侍者手里端起两杯红酒,递了一杯给靳睿。

    “既然梦梦跟舒小姐一起去聊天了,不如,我们也去那边坐坐怎么样?”

    “那……恭敬不如从命!”

    刚才的一幕就像是闹剧一样,随着众人的纷谈跟看热闹的心思,也就慢慢的转移了战场,各自散去了。

    可是穿着红色礼服的女人,却一直都站在光线隐晦的地方,手里端着一杯红酒,只是那指节发出来的咯吱声,很明显的暴露了她情绪的变化。

    为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

    她都已经这样想方设法的想要让她出糗了,为什么每一次,她总是能够化险为夷呢?

    沈落梦,你以为这样,就轻松了吗?

    休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