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衣轻泪Android客户端

苏婉年 作品

第241章 仗势欺人

    沈落梦的声音虽然并不大,但是却似乎在一瞬间就将所有人的声音都给压制住了一样。

    每个人的脸上都流露出一抹讶异的神色看着沈落梦,就连舒可可,也都不例外的有一瞬间的愣怔。

    一直以来,沈落梦给人的形象都只是在商场上的强势,她从来都没有如此盛气凌人过。

    虽然有很多人都在背后说沈落梦这样不好,那样的不好,但是舒可可却比谁都清楚,沈落梦的为人到底是有多么的低调。

    刚才她跟她说想要跟姜珍玩个游戏,所以让她不要那么着急着发威。

    只是她却并没有想到,沈落梦居然会在这样的大庭广众之下如此的张扬嚣张!

    只不过,这样的霸气却让她并没有多么的快乐。

    沈落梦有的是资格去嚣张,有的是资本去仗势,可是她却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利用这些。

    但是现在,因为一个姜珍,她却第一次在别人的面前流露出自己这么强势的一面,不得不说,这让舒可可觉得沈落梦是真的想要改变什么的。

    如果,这种改变可以让她幸福,可以让她快乐起来的话,那么,她一定会站在沈落梦的身后去支持她!

    “怎么?刚才不是还一副要替某些人讨回公道的样子吗?怎么这会儿子就黏儿了?”

    沈落梦看着姜珍那一脸神情呆滞的样子,嘴角的冷笑,也缓缓的收起,变成了彻底的漠然。

    蓝色的礼服长裙妖艳夺目,那红宝石的首饰在灯光下,完美的切割面呈现出来的光线交映着水晶吊灯投射下来的那种璀璨夺目的光线,晃花了人眼。

    顾云城站在人群里,看着众人围着沈落梦跟姜珍空出来的圈子里,沈落梦孤傲的就像是一个女王一样站在那里,不卑不亢,那种遗世而立的孤傲却让顾云城忍不住的想起了当初那个简单清纯的小丫头。

    才不过短短的几年的时间,这个小姑娘,就变成了现在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女强人了。

    其实说到底,这一切,都是被他逼出来的,不是吗?

    “沈落梦,你不但要以为你仗势欺人别人就不会知道你做的那些不要脸的事情了,我告诉你,你做了这么多的坏事儿,迟早有一点,你会受到报应的!”

    破罐子破摔,姜珍红着一双眼睛,嘴角颤抖的伸手指着沈落梦说。

    “呵呵呵……呵呵……”凄凉的笑声一声接一声,四周似乎一下子就慢慢的平静了下来,一切,都慢慢的在沈落梦的笑声中变的缓慢而安静。

    “报应?姜小姐,我不知道我的报应到底是什么时候会降临,但是我相信,你是绝对看不到我报应降临的时候了。你三番四次的挑衅,污蔑我,你不要担心我会对你做什么。因为我会利用法律的手段,让你将牢底坐穿!”

    看着姜珍那张苍白的脸,沈落梦指着她的手缓缓的垂了下来,无力瘫软!

    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有一点会这样的对另外一个傻乎乎的女人。

    可是,每一个人都在逼她,每一个人都觉得似乎她沈落梦所做的一切都是错的,既然如此,那么她又何必还要给这些人好看呢?

    她拥有了一切,也失去了所有,又何必还要去在乎这些人的眼睛怎么看,这些人的嘴巴怎么说呢?

    她累了,坚持了这么多年,折腾了这么多年,她真的是累了,而且累的很彻底!

    沈落梦微微转头看了看那些或掩嘴满脸惊讶,或撇嘴一脸不屑的看官们,心里,酸涩极了!

    这样的场面,她几乎是从小看到大的,但是却每一次她都只是一个配角。

    只是没有想到,原本是主角的女人因为她离开了,而她原本只是一个看热闹的人却无形中变成了一个尴尬的主角!

    沈落梦转过身,脚步有一点点虚浮的往前走,她现在,只想离开这里。

    只是,今天这件穿在身上很仙的礼服长裙很显然是有一点点的绊脚,而沈落梦却并没有用手牵制着裙摆,所以整个人在踩到裙摆的时候,一个重心不稳,就摔了出去。

    她,到底还是成了一个众人眼中的笑柄吧?

    沈落梦落地之前,脑子里想的,居然还是这样一个可笑的画面。

    只是,预期中的疼痛并没有出现在她的身上,反而是一种清冽带着几分寒意的拥抱将她整个人都揽进了怀里,她的下巴磕在了沉稳的肩膀上,很疼!

    沈落梦慢慢的睁开眼睛,眼神有点模糊的看着出现在她眼前的那张放大的脸,糊里糊涂之间,就慢慢的伸出了手,想要去触及,但是却似乎他们之间,永远都隔着一道鸿沟。

    耳边,是靳睿担心关切的声音在急切的问:“没事儿吧?有没有哪里受伤?”然后是靳睿下令让人将姜珍抓起来的话,只不过这些,她都不想再去想那么多了,有些人,她既然选择了自作,那就一定要尝试一下自受是什么感觉。

    可是,她还没有来得及回答靳睿的问话时,就听到一声清脆,人群里,有一阵窜动。

    “啊!”

    尖利的叫声划破人群里的喧嚣,有点突兀的响起!

    沈落梦猫一样的眸子瞬间瞪大,看着顾云城那一拧的眉头,听着他喉咙里发出来的一声闷哼,心里,就像是被人捅了一刀子一样!

    不……不……不……

    听着周围的尖叫声,沈落梦被靳睿抱到了一边,很多人挡在他们的面前保护着。

    “梦梦,梦梦,你没事儿吧?宝贝?看着我,听到我在说话吗?”

    靳睿轻轻的拍着沈落梦的脸,希望能够将她的思绪拉扯回来,可是沈落梦却依旧傻傻的看着刚才的那个方向,一下一下的摇着头……

    这一切都来的太突然了,谁都没有想到,苏荷会拿起一瓶香槟,直接砸向了一边的桌子,然后将酒瓶被磕碎的一头直接扎进了顾云城的后脑勺!

    谁都知道,人的大脑是最重要的器官,神经的枢纽,如果那里受到了重创,问题到底是有多大,每个人心里都很清楚!

    尖叫声,奔跑声,指挥声……各种混合在一起,凌乱成了一片!

    沈落梦觉得自己的眼前慢慢的就陷入了一种黑暗,彻底的没有了意识!

    沈落梦觉得自己跌进了一个黑色的仓库里,空空荡荡,到处都是荒废一片,只有她一个人。

    她感觉到很害怕,她穿着睡裙蹲在墙角,努力的将自己蜷缩起来,让自己不至于那么的恐慌。

    可是,血腥味却让她的思维都有一点点的缺氧!

    突然间,紧闭的仓库大门被人一觉重重的踹开,发出了沉闷的声音。

    阳光,顺着被打开门,没有任何阻拦的就闯了进来。

    沈落梦慢慢的睁开眼睛,看着站在门口的那个少年,手里拿着一根棒球棍,一向穿着齐整的西装凌乱了,上面甚至还沾染了泥巴跟血迹,脸上是汗跟灰尘糊成一片,看上去要多狼狈就有多么的狼狈!

    “小东西,我来了!”

    他站在门口,笑着对他说,然后一步一步的朝着她走过去!

    只是,当他将她抱起来的时候,他却突然间闷哼了一声,然后眼睛呆呆的看着她,整个人就无力的瘫软了下去,而她的背后,却是一个看上去就面目狰狞的男人……

    她拼命的喊,拼命的求饶,但是却都抵抗不过男人的力气……

    “不要,不要……不要碰我……不要……放开……放开我?”

    白色干净的大床上,沈落梦被卸了妆的脸看上去格外的苍白,双手在空气里胡乱的挥舞着,不知道是在抓什么。

    “梦梦,梦梦?醒醒?”

    靳睿放下手里给沈落梦擦额头上汗水的毛巾,伸手抓着她的手,希望能够给她一点点的安全感。

    可是沈落梦却一把将他的手打在了一边,那么大的力道,在上面留下了火辣辣的疼痛了。

    靳睿的眼睛一眯,忽而,处在噩梦中的沈落梦一下子就被惊醒了,弹坐了起来,双手胡乱的抓着身上的衣服,苍白的嘴唇颤抖的还在喊:“不要,不要碰我,不要……”

    “梦梦,你清醒一点?”

    “梦梦,你醒啦?”

    一道尖利的女声破门而入,直接冲到了床边。

    舒可可一跑到床边,就直接拉着沈落梦的手,然后一下一下的说:“不怕,不怕,没事儿了,没事儿了……”

    意识,在挣扎中慢慢的开始回笼,沈落梦慢慢的开始平静下来,眼神里的惊慌失措,也慢慢的开始变的呆滞起来。

    她表情木讷的扭头打量着四周,看着舒可可的时候,哇的一声就哭着扑进了舒可可的怀里,那一下,吓坏了在场的所有人。

    也包括,看着自己被沈落梦打开的手微微发愣的靳睿!

    认识沈落梦这么多年,他见过她很多面,无论是坚强的,自信的,还是忧伤的,但是却始终都没有看过如此失控的沈落梦。

    就好像在她心里憋闷了太久的东西,总算是要被爆发出来了一样!

    但是,沈落梦突然间的一个问题,却让他们都愣住了。

    “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