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衣轻泪Android客户端

苏婉年 作品

第243章 恃宠而骄是一种奢侈

    w城最好的医院,设备最齐全的高档病房里,宽敞的大床上,顾云城紧闭着眼睛,一张脸上布满了一种不健康的苍白。

    顾云城在宴会现场当场倒在了地上,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被送到了医院进行抢救。

    幸好苏荷当时拿酒瓶渣子去扎顾云城的脑袋时因为角度的问题,施展的力气并不是很大,所以除了头皮被酒瓶不齐整的玻璃碎片划伤了之外,也就是在倒在地上的时候,由于头部着地而造成了脑震荡。

    凌逸站在病房外面跟南华通了一通电话,了解了一下现在酒店那边的宾客都已经安排好了,送回了各自家里,苏荷也被单独的控制了起来。

    “你说城这算不算养了条美女蛇?”

    正经的事儿说完了之后,南华那嘴贱的毛病又犯了,开始没有恶意的调侃了起来。

    可是比起南华的好心情,凌逸现在可是觉得自己一点点都不轻松。

    刚刚在宴会上再一次看到舒可可,凌逸的心里充满了愧疚感。

    才短短的一段时间不见,可是再一次看到她的时候,她居然那样的瘦弱。

    虽然画着精致的妆容,打了腮红,可是那张小脸看上去却似乎依旧还是那样的苍白。

    她很喜欢穿小礼服,但是今天看着她穿着那件黑色的小礼服出现的时候,那如此硬朗的锁骨简直就要刺痛他的眼睛。

    这才多长时间?

    她怎么就已经瘦成了这样呢?

    “喂,城现在怎么样了?”

    好一会儿都没有见到凌逸接话,南华觉得自己的问题没有人应答也是挺无聊的。

    “医生检查说伤口问题不大,过段时间就能好,但是由于摔倒的时候是头部着地的,造成了脑震荡,现在还睡着,大概还要一段时间才能醒过来。”

    这么严重?

    南华皱了皱眉头,然后抬手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手表,然后想了想对电话那端的凌逸说:“那个女人你觉得应该怎么处理?”

    “你是指苏荷?”凌逸皱紧了眉头。

    “不然还能有谁?”

    南华无语的撇了撇嘴,然后靠在墙壁上,一只手拿着电话,一只手摸着自己的下巴,若有所思的问:“你说城如果那么喜欢沈落梦的话,为什么还要让苏荷出现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呢?难道说城是准备试着追沈落梦,如果追不回来的话就还继续跟苏荷在一起过日子?”

    听着南华的话,凌逸无语的翻了翻白眼。

    “你觉得那有可能吗?”

    “一切皆有可能!”

    “真不知道你的脑仁是装了白粥还是被人塞了大酱汤,苏荷那样的女人连你都看不上,你觉得城会是瞎子吗?”

    “那也未必啊,不都说恋爱中的男人是盲人吗?”

    “我看那也估计是你这样缺根筋的!行了,不跟你胡扯了!那个女人你先别动她,等城醒了,我问问她的意思!只不过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也不是动手的好时候,但是这个女人,绝对不能再留了!”

    如果单独的将她控制起来的话,那又没有必要,但是如果将她放走的话,又会成为一个祸患。可是如果现在就动手就将她解决了的话,无疑会让顾云城被舆论推到浪尖上。

    更何况现在根本就不是处理这些边角料的时候,最关键的问题还是要将顾云城的病治好,还有,他需要找一个时间,跟沈落梦好好的谈一谈了!

    现在顾云城因为她都变成这样了,如果她还是不想跟他好好的过日子的话,那么她也不应该再来打扰他的生活了。

    如果两个人彼此喜欢,但是如此在一起的话却始终都不能坦诚,只是一味的猜忌,在乎自己的面子的话,那么,这本身就已经有了很大的威胁了。

    挂断了电话,凌逸站在病房的门口低头想了想,刚刚转身准备推开病房门进去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再一次的想起。

    这个是他的私人电话,除了他们几个人之外,并没有别人知道。

    难道是华仔还有什么话没有说完?

    凌逸重新转身掏出了口袋里的手机,只是,看着屏幕上亮起的那张舒可可卖萌时候的照片,凌逸的心一瞬间颤了一下。

    今天在宴会上,他将她拽到一边希望能够跟她好好谈谈的时候,舒可可的态度还显得格外的不情愿,更没有想到她居然会给自己打电话。

    凌逸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希望自己不至于太激动,反而是吓到了舒可可。

    可是他倒是没有想到,舒可可在凌逸接通了电话之后,什么话都没有多说,直接丢过来一句话。

    “顾云城死没死?”

    这话倒是让凌逸也懵了,这自己的老婆打电话来,第一件事情不是问自己,反而是问别的男人也就算了。可是,她怎么能问他死没死呢?

    顾云城纵使有某些事情做的不够好,可是他的本性却并不坏啊,舒可可这样说,凌逸自然是觉得有点不合适。

    “可可,你打电话来,就是为了问这个事儿吗?”

    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舒可可觉得凌逸的声音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落寞。

    “怎样?那你觉得我打电话给你还能够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吗?如果你不想说的话那就算了,就当我没有给你打过电话,再见!”

    “等等!”

    就在舒可可气呼呼的想要挂断电话的时候,凌逸急忙叫住了。

    “城没事儿,只不过现在还没醒!”

    “还没醒?医生怎么说?”

    舒可可也开始有一点点的紧张起来,刚刚看到沈落梦拿起一副掉了魂儿的样子,如果顾云城真的挂掉的话,她还不得跟着去殉情啊?

    虽然觉得沈落梦这样的做法简直就是傻不啦叽的,可是,舒可可到底还是站在沈落梦的那边,看到她不好受,她也不会觉得高兴到哪里去!

    “头部的伤口倒是问题不大,但是由于摔到地上的时候头部着地,造成了脑震荡,所以现在具体情况到底怎么样,还得观察一段时间才能够知道。”

    听着凌逸的话,舒可可沉默了,等一下,到底应该怎么去跟沈落梦说呢哦?

    如果沈落梦知道顾云城现在还处在昏迷状态的话,难保会紧张,可是如果不如实的说,那么她又该找一个什么样的理由呢?

    “可可,我们好好的谈谈吧?”

    就在舒可可纠结的时候,凌逸突然间的开口,让舒可可的思绪变的有一点点的凌乱。

    谈,还有什么好谈的呢?

    舒可可冷冷的笑了笑,然后语气酸涩的对着电话那端的凌逸说:“谈?我们现在还有什么好谈的呢?凌逸,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瞒着你什么,我也给过你好几次的机会,可是你却始终都不愿意跟我坦诚。既然你信不过我,那么我们还有什么好谈的呢?如果真的要谈的话,那么不妨你现在就回去准备好离婚协议书,到时候,我们再谈!”

    离婚协议书?

    凌逸眼神瞬间就发直了一般,电话那端已经被挂断了,传来了嘟嘟声!

    可是这不大的声音,就像是一把锤子,在他的心头上,一下一下的敲着!

    离婚协议书?

    难道可可要跟他离婚吗?

    不,这样的事情,他怎么能够允许它发生呢?

    凌逸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将电话放到自己的口袋里!

    不管怎么样,他都不会同意离婚的!

    舒可可挂断了电话之后,腿一软,双手攥着手机就直接坐在了楼梯的台阶上,下巴搁在膝盖上,明亮的大眼睛里,渐渐的就染起了一种湿润。

    她一直都以为,凌逸是那个会一直陪着她的男人。

    只是当初的她太过于天真,才会被这样的谎言所欺骗!

    这个世界上,有谁是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呢?

    所有的人都只是过眼的浮云,它能够陪你走的旅途,也不过就只是这浮云停驻的时间的长久罢了!

    或许凌逸是爱她的,或许他很宠她,只是可惜,他却并不相信她!

    得到一个人的一切,但是却得不到一个人实打实的心,那么,这得到的躯壳,又有什么意义呢?

    舒可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抬手擦了擦眼角的湿润,突然之间,沈落梦卧室的房门上传来了被重物砸到的声音。

    舒可可的心里一惊,急忙跑了过去,刚刚准备伸手拉开门,门就从里面被人大力的一把拉开了,舒可可一个踉跄,差点撞到了开门的人。

    看到舒可可,靳睿的脸色更是难看的很。

    他漠然的扫视了舒可可一眼之后,刚准备离开,突然间又停下了脚步。

    靳睿站在门口,将搭在门把手上的手放进了自己的裤袋里,然后微微侧身看着床上躺着的那个衣衫不整的女人,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然的笑意。

    “沈落梦,恃宠而骄这个词,我想你应该很明白吧?在我的字典里,恃宠而骄她从来都不是一种贬义词,它反而是一种奢侈的享受!因为我爱你,我愿意宠你,所以我能够容忍你在我面前恃宠而骄。可是如果有一天,我不爱你了,不想宠你了,那么你就什么都不是,我希望你能够想清楚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