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衣轻泪Android客户端

苏婉年 作品

第244章 恃宠而骄

    靳睿走了,可是他刚刚说的话,却像是一个魔咒,落在了沈落梦的心头上。

    恃宠而骄?

    不再宠她不再爱她?

    沈落梦表情僵硬的看着天花板,目光空洞。

    他的宠,他的爱,从来都不是她想要的啊!

    她很感激他为她做的一切,可是,她不是一个没有心的女人!

    就是因为她懂,她明白,所以才会选择漠然。

    或许她傻,为了顾云城一颗心跌进了万丈深渊但是却依旧不想要放弃,即便心里早已经被绝望的念头充斥,可是却始终都不能下定决心!

    这一切,又都能够怪的了谁呢?

    如果你肯深爱!如果你曾经深爱!那么,那种爱情就像是一中魔咒。

    或许因为各种原因导致两个人的分开,但是只有心最明白,当那个被你深爱的人离开你的世界的时候,心是有多么的孤寂,是有多么卑微的渴望,是有多么无奈的在一个个夜里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因为她爱的那么深刻,所以,她的爱,就像是毒药,早已经渗透到了她骨子里的每一个角落!

    而唯独顾云城,有这样的解药,能够还给她轻松的生活!

    可是,对于靳睿来说,沈落梦又何尝不是心头上的一块肉呢?

    想要舍弃,就要忍受着难以忍受的剧痛。可是如果不放弃,她却又不爱他!

    抉择,有的时候,是最最让人绝望,也最最让人无奈的事情。

    “梦梦?你怎么了?他是不是……”

    舒可可看着沈落梦暴露在空气中的肌肤上那些开始泛起青紫的痕迹,眸光瞪得老大,嘴巴微张,满脸都是一种惊讶的表情。

    难道,这是靳睿做的?

    一向将沈落梦恨不得捧在掌心里的男人,居然会对自己心爱的女人做这样的事情?

    会吗?

    舒可可的脑子里起先想到的全是不会,不会,不会……

    只是,看着沈落梦那一双无神的眼睛,再想想前段时间的自己,其实,哪有什么事情是不会的呢?

    凌逸也对她很好,她也一度的以为他们会一直都那么好,会一直那么的幸福下去,可是现实呢?

    所以说,很多的事情,在问题没有凸显出来的时候,那都是健康的,可是只有当问题冒出来一点点的枝节的时候,你才会发现,其实内脏早就已经是疮痍百孔了!

    “梦梦,别怕,不管怎么样,我还是会陪着你的!”

    沈落梦的目光依旧还显得有几分呆滞的看着天花板,脑海里,却是这些年跟靳睿在一起的时光!

    其实要说起来,靳睿的确是一个无微不至的好男人。

    对自己爱的女人,他能够做到事无巨细,每一件事情,都当成是极其重要的文件一样来处理。

    他成熟稳重,帅气,有魅力,又有自己的事业财产,对于女人来说,这样的男人简直就像是钻石王老五一样,谁遇上了,谁愿意放手呢?

    可是对于沈落梦来说,事情却并非如此!

    靳睿虽好,但是她每一次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他给她的感觉,更多的像是合作伙伴,朋友,亲人,唯独不可能是恋人之间的关系!

    他们之间太过于熟悉彼此的个性,一切都似乎那么的敞亮,也就失去了恋爱中的那种神秘感。

    而顾云城不同,她摸不透他的性格,他的脾气,所以她才会觉得他神秘,才想着要努力的去了解他更多。

    试问一下,如果一个人,就像是一本空白的纸张,什么都没有,你翻了第一页还会有兴趣去翻阅第二页吗?

    如果是一本让你觉得趣味横生的书呢?

    自然,很多人喜欢第一本的干净,但是大多数依旧会选择第二本的趣味跟内涵。

    于沈落梦而言,靳睿是那本干净的没有一个字的书,而顾云城却是第二种。

    所以,不管他对他多么的好,多么的用心,对于她来说,那也只是一种可有可不有的!

    可是顾云城不同,她的人,她的心,全部都遗失在他的身上!

    “梦梦?你到底怎么了?你别吓我啊?”

    舒可可被沈落梦那呆滞的眼神弄的有点紧张了起来,她以为是靳睿对沈落梦那样,所以才会让她整个人受不了,心里想不开。

    她急急忙忙的跑下地,然后关上了门,落上了锁,这才又急急忙忙的跑了回来。

    虽然说,这装饰性居多,牢靠性比较单薄的门根本就经不起外面那些高大汉的撞击,但是对于舒可可来说,却在心里无形之间多了一层保护膜一样的东西。

    她跪在床上,胡乱的将衣服将沈落梦暴露在外的躯体遮掩起来,手里一边忙活着,眼睛里某些东西就像是控制不住一样的掉了下来。

    一颗……两颗……三颗……直到一颗眼泪砸到了沈落梦的脸上,才将她从那翻滚如同潮水一般的思绪里拽了出来!

    “可可?你怎么了?”

    沈落梦看着舒可可那眼妆都被哭花的眼睛,皱紧了眉头。

    “梦梦,你刚才吓死我了!”

    舒可可也顾不上矫不矫情,直接搂住沈落梦的脖子,趴在了她的身上。

    “我……”想到靳睿刚才说的话,那种漠然的眼神,那脸上从来都不曾对她露出过的嘲讽,沈落梦愣了愣,然后嘴角勾起了一抹苦涩的笑容,抬手拍着舒可可的背,宽慰她说:“我没事儿啊!”

    “那靳睿刚才对你那样……”

    沈落梦垂了垂眸子,看着自己手腕上刚刚被靳睿用力的抓着的地方已经开始泛起紫色,她的嘴角,笑意越发的无奈……

    摊上她这样一个油盐不进的女人,又有几个男人能够忍受的到她心里的这份对另外一个男人才会产生的执着呢?

    “他没对我做什么,可可,你去帮我在衣柜里挑一件衣服,我还有点事儿没有办!”

    “你这样了还要出去?”

    “嗯!”

    沈落梦点了点头,拉过床上的杯子将自己包裹起来。

    虽然,她看过自己浑身都是伤的样子,但是她却并不像回顾那些经历!

    “你疯了吗?”

    舒可可惊讶的跳到了地上,随着她的动作,口中说出来的话声音不免也就大了几分!

    她急忙弯下腰,双手搭在沈落梦的肩膀上,压低了声音,表情很严肃也很认真的说:“这是我第一次看到靳睿发脾气,可是已经把我吓得快半死了,沈落梦,难道你还要在老虎发威的时候去撩虎须吗?”

    这不是作死吗?

    沈落梦伸出手挡开了舒可可的手,然后裹着被子,赤脚下地朝着衣柜走去,舒可可也急忙跟了过去,嘴里还在碎碎念。

    “沈落梦,我知道你是什么事情都不怕,可是你要不要为sunny考虑一下?如果因为你,靳睿迁怒到了sunny身上的话,那该怎么办?”

    “他不会这样做的!”

    沈落梦一边挑着衣服,一边斩钉截铁的回答!

    “为什么!”舒可可很不理解沈落梦怎么在这个时候还这么的信誓旦旦!

    靳睿对她那么好,可是都对她发火了,更何况sunny还是顾云城的儿子呢?

    为什么?

    沈落梦手里的动作顿了一下,然后从架子上挑了一件咖啡色的风衣,又拿了一条打底裤,放到了一边的凳子上。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相信他不会这么做的!”

    “沈落梦,你有没有想过,sunny是顾云城的儿子!你觉得靳睿那么爱你,而情敌的儿子却天天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跑,他能够忍受的了吗?”

    “可是这么多年,sunny都是跟他在一起的!”

    “但是现在靳睿变了,难道你没有发现吗?”

    变了?

    沈落梦手里得到动作一滞,她转过身,看着舒可可,微微抿了抿唇,然后转过身,拿起内衣一边穿一边问:“为什么这么说?”

    “以前是因为你还层给过他机会,让他觉得还有希望。但是落梦,你今天在宴会上的表现,十个有九个都会怀疑你是因为顾云城受伤,然后受了刺激才会当众晕倒的!别人都看的出来,你觉得靳睿会不知道吗?更何况靳睿今天还跟顾云城单独的聊了些什么,你又知道顾云城会不会说一些激怒靳睿的话呢?落梦,听我的,如果你还想要跟靳睿好好的过,那么就别出去。如果你还希望看到健健康康的sunny,那么,你就守在他的身边。最起码你这样做,会让靳睿心里觉得舒服一点点。等到他放松了警惕之后,你再去做什么事情的话,或许他就不会多想些什么呢?”

    “他会多想什么?”

    沈落梦系着风衣的扣子,冷冷的问!

    其实从一开始到现在,靳睿又何曾相信过她呢?

    如果他从一开始就对她信任,而不是像囚禁一个野兽一般让人成天的跟着她,或许她还会觉得他们是站在平等的线上。

    感情世界里的两个人,如果从一开始就是站在不平等的天秤上,那么一切,就都会从一开始就倾卸向了一方!

    靳睿给她的爱,就是一种无形的压力,压得她只能抬头看着高高在上,对她伸出手说爱她!

    这样的爱情,跟施舍,又有什么两样呢?

    不管舒可可怎么劝,沈落梦还是收拾好了自己的包,然后戴上大墨镜,脚步匆匆的准备离开。

    只不过,沈落梦还是将舒可可的话听进去了一句。

    或许靳睿是不会对sunny怎么样,可是她现在就这么匆匆的走了,看到靳睿的话,sunny难保会粘着他。到时候,因为她,靳睿将火气如果撒在sunny的身上的话,那么谁能够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呢?

    所以,最保险的事情往往就是最危险的。

    sunny这张脸太像顾云城了,即便沈落梦将孩子包裹的紧紧的,可是却还是不放心就这么带着他到处跑。

    想了想,沈落梦给唐爷打了一个电话。

    现在,除了舒可可,她现在能够相信的人也就只剩下唐爷了。

    而且,唐爷虽然早已经不过问世事了,可是,他身后枝枝节节纠缠在一起的庞大势力网,也足矣可以给她们母女二人暂时的一点点的庇佑。

    挂了电话,沈落梦就直接驱车朝着唐爷的店铺奔去。

    只是,她并没有想到,她的这个决定,将一切都全部扭转了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