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衣轻泪Android客户端

苏婉年 作品

第249章 难道你不觉得是一种报应吗

    沈落梦有的时候真的是很不明白,为什么所有人都那么的关心她跟顾云城之间的关系。

    即便他们之间已经离婚了,为什么还要在说别的问题时,还要提到他呢?

    沈落梦抬手用手指捏了捏眉心,稍稍缓解了一下心里的浮躁之后,干脆利落的说:“别绕弯子了,告诉我地址吧!”

    见沈落梦也的确是没有心思过问顾云城,凌逸也只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然后说了一句:“你现在在哪里,我过去找你吧!”

    挂了电话,沈落梦狠狠的捏了几下自己的太阳穴,然后将手机放到了一边,将车子开离了主干道,停在了一家咖啡厅的前面。

    看着那熟悉的英文名字,沈落梦心里多了几分岁月不饶人的感慨。

    这家咖啡店,当初她跟舒可可可是经常来的,可是自从结婚之后,出于工作,又出于跟顾云城之间的斗争,她再也没有踏足过这里了。

    心境变了,即便环境依旧,可是想问题的方式不同之后,似乎脑子里的神经都变的格外的累!

    “沈落梦,活得这么累,你难道不觉得是一种报应吗?”

    自嘲的笑了笑,拿着钱包拔了钥匙下了车!

    由于现在是上班的点儿,所以咖啡厅也就寥寥两个人而已。

    进门之前,沈落梦扶了扶自己那张可以遮住半张脸的大墨镜,然后进门之后找了一个有绿植做遮掩环境比较偏僻的角落坐下。

    点了一杯咖啡,一碟巧克力还有一些坚果之后,便一个人安静的坐在这里,听着咖啡厅里悠扬婉转的音乐,心里,却在凌乱的想着一些问题。

    咖啡跟点心很快就送上来了,可是沈落梦却并没有什么胃口去吃这些甜的发腻的甜品,也没有胃口去品尝这苦涩的如同中药一般的咖啡。

    只是靠在沙发上,一只手端着咖啡的托盘,一只手拿着小勺子有一下没一下的将碟子里的方糖弄进杯子里,然后用小勺子搅拌均匀,可是却始终都没有将咖啡杯送到唇边,眼神略显的有几分走神的看着窗外的风景。

    今天的阳光真的是很好啊,都这个点儿了,太阳居然还是如此的景致。

    只是……

    沈落梦低下头,皱眉看了看杯中早已经甜的发腻的咖啡,连鼻息间都是那种甜腻的味道。

    她有点嫌弃的将杯子放到了一边,然后又瞅了瞅自己衣摆上那一个角落被溅到的咖啡渍,感觉到有几分的无奈。

    或许,人生就如同她身上的这件衣服,只有在经历过各种污渍之后,才会被送进洗衣机里面,然后获得重生吧。

    可是,即便洗衣粉加上水能够冲洗掉衣服上的污渍,可是,真的就能够冲刷掉人心里的曾经被深深烙下的伤痕吗?

    想到那些往事儿,沈落梦真的有一种想要让自己彻底失意的感觉。

    只是可惜,那种狗血到只能够在电影里面出现的剧情,又怎么会出现在她这样一个天生注定了要多灾多难的人身上呢?

    正当沈落梦感慨出神的时候,咖啡厅的门被人推开了。

    穿着黑色西装,身材高大颀长的凌逸站在门口,眼睛四下打量了一圈之后,发现坐在角落里的影子,略显有几分惊讶的神情飞快的在他的眼睛里划过。

    他微微拧了拧眉头,然后在前台服务员们那花痴的眼神中朝着坐在角落里的那个女人走了过去。

    “真没有想到,你现在居然还敢出现在这种公众的场合!”

    凌逸也没有等沈落梦说什么,就直接坐到了她的对面,摘下了墨镜放在了茶几上,然后伸手拿起碟子里的一小块巧克力,然后咬了一小口。

    一如就往甜的发腻,但是家里却时时刻刻都会备着这种零食,就连他的车上也不放过。

    因为舒可可纵使喜欢吃这种甜甜腻腻的东西,她总是一边吃还一边一本正经的对他说:“你知道吗?女人在品尝甜品的时候,会感觉到幸福的。因为我现在感觉到很幸福,所以,我才会喜欢吃这种东西!”

    对于她这种有几分孩子气的理论,凌逸实在是很无力去反驳,唯有迎合她的嗜好,买适量多的小零食随处备着,这样一来,也就随时随地都可以满足她的口欲了!

    “一个大男人吃这种小女孩子喜欢的东西,你的癖好可真的是奇异!”

    沈落梦依旧还是低头看着自己外套上的那一小点咖啡渍,心里总觉得有一点的不痛快。

    面对沈落梦这并不算好听的话,凌逸倒也不介意什么,干脆利落的将手里剩下的一小块也放进了嘴里,然后拿起纸巾擦了擦手。

    “点了这么多东西不吃,岂不是浪费了?”

    “呵呵,我现在穷的就只剩下钱了……”沈落梦突然间顿了顿,然后抬起头看着凌逸,嘴角流露出了一抹挑衅的笑容,“哦对了,还有我最宝贝的儿子!”

    凌逸愣了愣,嘴里吞咽的动作似乎都稍稍噎住了一下。

    之前沈落梦还一直都不愿意承认,甚至还不让他说,现在,怎么会突然间就这么光明正大的说出来了呢?

    沈落梦这话,如果搁在别人的嘴里说出来的话,或许是一个坚强的女人说出来的无奈的话。

    可是被她这样一说,却变成了一种挑衅,一种嘲讽,甚至是一种看不起了!

    他看着沈落梦脸上的表情挂着一抹嘲讽的笑意,拿着纸巾擦手的动作也愣了一下,然后才将纸巾放到了茶几上。

    “看来你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了?”

    沈落梦现在既然敢承认,那么应该就代表着她做好了准备跟顾云城争夺孩子的抚养权的问题了吧。

    可是,他到底要不要告诉城呢?

    如果跟他说了,到时候抵制不过沈落梦的安排,输了抚养权怎么办?

    如果真的拿到了孩子的抚养权,那么,沈落梦又要怎么办呢?

    凌逸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还真的是很有一种婆婆桑的天分,自己的事情都还没有折腾完,又哪里有精力去操心别人的事情呢?

    被沈落梦那种眼神看的凌逸心里都忍不住有一点毛毛的,他知道自己在沈落梦面前此刻说话也没有什么分量了,双手撑着膝盖站起身。

    “走吧,我带你去见她!”

    沈落梦开着车子跟在凌逸的车子后面在马路上行驶了一段路程之后,七拐八拐的拐进了一个高档的小区。

    这个地方,是她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在停车的时候,沈落梦还忍不住抬头看向车窗外,心里嘲讽的想,真没有想到,居然还会是在这里!

    上一次是在电梯里撞见了苏荷,只是没有想到……

    电梯在熟悉的楼层停了下来,沈落梦跟在凌逸的身后往前走,眼见着就要走到那扇门前面了,沈落梦的脚步微微的停顿了一下。

    这么长时间了,那段时间里,她在这里感觉的一点点甜蜜却依旧还是让她难以相信,在她离开之后,顾云城居然会让别的女人睡在她曾经睡过的床上!

    “这是什么意思?”

    沈落梦还是没有按捺住心里的不满,问出了口。

    凌逸扭头看一眼停住脚步不走的沈落梦,疑惑的反问了一句:“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

    当然有问题!

    她现在真的很想拿一把锤子直接将顾云城那个混蛋砸晕!

    人前跟她说的是甜言蜜语,背后却让她面对如此肮脏的画面!

    沈落梦冷笑了一声,冷讽道:“没什么问题,我只不过觉得这里的房子,管理似乎是太差了,我看我在这里的房产也该早点抛售出去了!”

    凌逸不清楚这其中的矛盾,自然是不懂沈落梦说这话的内涵意思。

    他走到了门前,从口袋里掏出了门卡之后,划了一下门卡,然后输入了密码,手按了一下门把手,咔哒一声,门就被打开了!

    “这是……”

    沈落梦看了看另外一间房门,皱了皱眉头。

    凌逸这会儿算是明白了什么,“放心吧,你的房间,别人从来都没有进去我!因为城不允许任何人碰你的东西!”

    话说完,凌逸也没有管沈落梦,先进了门。

    不让别人碰她的东西?

    这算是什么?

    睹物思人?

    想到这里,沈落梦的眼睛一亮,但是转瞬间却是更加的阴寒!

    扭头,转身之间进了对面的那间屋子。

    凌逸将里面卧室反锁着的门打开,门被推开的那一瞬间,双手被扣在身后绑起来的苏荷蜷缩在床上,身上依旧还穿着那件精致的礼服,只是那裸露的双腿的脚踝上,缠绕了一道又一道的绳索却将白皙的皮肤勒出了青紫的伤痕,看起来有几分狰狞。

    看到沈落梦,苏荷的眼睛瞬间瞪大,充斥着仇恨的双眼怒视着沈落梦,但是被塞着毛巾的嘴却只能支支吾吾的发出呜咽声,双手挣扎着,双腿不停的蹬着,但是却始终都于事无补!

    “怎么?看到我,居然这样的激动?嗯?我的好妹妹!”

    沈落梦不轻不重的一句话,完全没有生气的意思,反而带着几分愉悦的口吻将一个令其他人感到震惊的消息就这么轻而易举的丢了出来。

    凌逸扭过头,眼神有一点点复杂的看着沈落梦,看着她精致的脸上依旧挂着精致的笑容,甚至找不到一点点落魄的样子,他觉得自己是越发的看不懂她了!

    沈落梦将手里的包放在了一边的沙发上,然后走到了床边,一只手撑着床面,微微弯下腰,伸手将她嘴里的毛巾拿了下来。

    只是,沈落梦还没有来得及说一句话,就干干脆脆的被苏荷吐了一口唾沫到脸上。

    “呸,你这个贱人,就你也配做我的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