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衣轻泪Android客户端

苏婉年 作品

第250章 贱人

    贱人?

    再一次的听到这两个不堪入耳的字眼,沈落梦突然间觉得很搞笑。

    似乎很多人都喜欢骂她贱人,沈瑞华跟张丽英是,她曾经善待的亲妹妹沈婧琪是,那个她不想招惹但是却偏偏要招惹她的姜珍也是,现在,她却又要被自己的妹妹骂做是贱人。

    她真的就有那么的贱吗?

    或许吧,或许她真的就像是他们空中说的那样是一个贱人吧,要不然,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的相信奇迹,让现实来折磨自己呢?

    也许她骨子里真的就是下贱到了极点,所以才任凭这些人对自己的作践!

    只是可惜,他们都想错了一点,那就是,现在的沈落梦,根本就不是以前的沈落梦呢。

    她仅有的一点点的仁慈,也被他们一而再再而三的不知廉耻的蹬鼻子上脸之后彻底的被磨光了!

    “贱人?”沈落梦嘴里轻轻的吐出这两个字之后,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然后撑着床面的手离开了床,站直了身子,整个人朝后退了两步,然后双手抱怀,一脸好整以暇的样子打量着此刻正狼狈不堪躺在床上努力想要挣扎的苏荷。

    只是可惜,既然他们选择了绑住了她,又怎么会让她轻易的挣脱呢?

    沈落梦双手抱着坏,一只腿笔直,一只腿微微弯曲着,很悠闲的态度站在床前吧,俯视着床上的女人,脸上依旧还挂着淡淡的笑容,嘴里嘲讽的说:“我的确是一个贱人,可是最起码我还有几本的人性,只是可惜,跟我比起来,你简直就贱的连最几本的人性都没有了,这样的你,还有什么资格跟我争呢?”

    “呵呵……沈落梦,你以为你这样就可以赢了我吗?我告诉你,你所有的事情我都知道,除非你别让我活着,要不然等我出去了,我一定就将这些事情捅出来,到时候我到想要看看你沈落梦身败名裂的样子,到底是有多么的好看!”

    苏荷被沈落梦的话说的整个人都慌乱的失去了自己原本的方针,开玩笑,沈落梦现在的这个样子,让她打心眼里感觉到一种寒意。

    不知道为什么!

    上一次在电梯里看到沈落梦的时候,她还显得一副很能忍耐,与世无争的样子呢,可是现在,她却就像是一个丝毫不掩饰自己锋芒的女人,就像是今天上午在宴会上一样,她那样张扬的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吸引走了所有人的目光,也包括,某些人在她身上曾经停留过的目光!

    苏荷一双妆容已经被泪水花掉的眼睛里瞪出一种阴狠的光,她死死的盯着沈落梦看,那一双眼睛就像是一把把刀子,要狠狠的在沈落梦的身上剜出一个个洞一样,让站在一边的凌逸看的都忍不住的浑身打了一个寒颤。

    相比起男人的光明磊落,有的时候,女人要是在人家背后玩起阴招来,那绝对要多损就有多损!

    可是,不管苏荷怎么看,她都不明白,同样是沈瑞华的女儿,同样都是沈家的孩子,难道就因为不同的妈,所以她就注定了比不过沈落梦了吗?

    想到这里,苏荷心里有一种无法说出来的苦涩,排山倒海。

    当年,他拿着母亲的书信找到沈瑞华的时候,在这之前,她真的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居然是一个私生女,而且居然还是一个集团老总的女儿。

    这意味着什么?

    只要她找到沈瑞华,只要沈瑞华认她做女儿的话,那么她就彻底的从鸡窝里的麻雀变成了凤凰呀!

    从小到大,为了给母亲争一口气,长面子,她努力的学习,不管什么事情都要做到最优秀,为的就是能够让别人看的起自己。

    可是当她知道自己是沈瑞华见不得光的私生女的时候,苏荷觉得自己之前的人生简直就像是一个笑话。

    为什么?为什么她要流落在外?

    如果她不是流落在外的话,如果她跟沈落梦跟沈婧琪一样出生在沈家的话,那么现在,她是不是也就像是她们一样,会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呢?

    人的心里,只要被一种可怕的欲望填满之后,那么这股欲望所产生的力量,便也会以排山倒海一般的气势来支配你的一言一行,让你变成欲望的傀儡,让人为了自己心里的欲望,彻底的失去原来的本性。

    更何况,她在将母亲的书信递给沈瑞华的时候,他看到书信的那一刹那愣了一下,然后看了她好久好久却都没有说话。

    苏荷的心里的炙热,在那一瞬间就像是被泼了一盆子的冷水一样。

    从小到大,苏荷是在看着别人的脸色下长大的,所以,她的眼睛在看到沈瑞华那一副愣怔到措手不及的样子时,就很清楚的明白了,自己这突然间的出现,对于某些人来说,似乎是没有办法接受的一个事实。

    那一瞬间,她的脑海里想过很多的可能,甚至还有沈瑞华为了不想认她,将她灭口的可能。

    只不过,想过的千万种可能,但是却都不是她后来知道的那种!

    “呵呵,身败名裂?”

    沈落梦那带着几丝落寞的声音从头顶上传了过来,苏荷抬起头,眯了眯眼睛,看着沈落梦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觉得嘲讽极了!

    如果她不是沈家的大小姐,如果她不是沈落梦,如果不是因为她的身边有这么多人在帮助她,她沈落梦又怎么会有这样嚣张的机会呢?

    而她又有哪一点不如她呢?

    “沈落梦,人在做,天在看,你以为你现在享受的就都是属于你的吗?我告诉你,你别以为压迫我,让我得不到我应该得到的那部分,你就胜利了,我告诉你,总有一天,你会受到报应的!”

    “够了!”

    苏荷的话音还没有落下,沈落梦突然间的吼声让屋子里的两个人都愣住了。

    凌逸一挑眉头,扭头将视线从苏荷的身上收回来,放到了沈落梦的身上。

    他原本以为沈落梦在听到苏荷说这些话的时候,应该是气急败坏的,可是她却并没有想到,沈落梦脸上不但没有一丝怒容,反而是挂着温柔的笑意。

    这样的笑意,极其的反常。

    沈落梦转过身,慢慢一步一步的走到了床前面不远处的单人沙发上坐下,然后靠在沙发上优雅的叠着腿,扭头看了凌逸一眼,什么话都没有说,然后扭头重新看向了此刻正躺在床上依旧面带恨意的苏荷。

    “折腾了这么多年,难道你就不觉得累吗?”

    还没有等到苏荷回答,或者是骂她,沈落梦又开始自言自语一般的给出了一个答案,“我知道你很累,因为我也很累!”

    “呵呵,你要什么有什么,你这样的女人也会觉得累吗?”

    苏荷显然很不相信沈落梦的话!

    沈落梦的嘴角微微的勾了勾,伸手捋了捋耳边早已经长的很长的头发,淡淡的笑了笑。

    “这么多年,沈瑞华从沈氏的公司账户上到底转了多少钱到你的账户上;当年你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顾云城的面前,四年之后,你又会为什么会出现在生日宴上;你一次次的跟沈婧琪勾搭到底是为了什么……我想,看你做过的事情,心里多多少少都会有数吧?”

    沈落梦说的这些,如果不联系起来加注到苏荷身上来看的话,或许都是巧合,可是,如果联系到了苏荷,联系到了沈瑞华,就算是傻子也会明白这其中的意思了。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苏荷眼神闪躲,还在试图辩解。

    “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吗?那么好,那我现在就说给你听听!”

    沈落梦转过头看了凌逸一眼,“今天的这些事情,我不希望还有第四个人知道!”

    虽然凌逸一直都不懂沈落梦到底为什么要这样的好强,可是在某些事情上,他还是会选择尊重她的意思。

    见凌逸点了点头,沈落梦起身慢慢的双手抱臂走到了落地窗前面,站在窗户前面,看着这个城市渐渐开始冰寒的风景。

    “我认识顾云城那么多年,他的身边出现的女人有无数,可是我却依旧是唯一的那一个。为什么那个时候的你一出现,他就会跟我闹翻呢?以至于连婚礼都不出席。说实话,苏荷,当年的我真的很羡慕你,甚至还很嫉妒你,我觉得你这样的女人,到底是有什么样的魔力,居然能够将一个男人迷糊的团团装呢?年轻的时候,我心高气焰,所以很多事情往往不能够放下自己的身段,所以才会被你得了空,在中间捅了我一刀子。”

    “你比我了解男人,准确的说,你比我聪明,比我更懂得男人那种得不到就是最好的贱性,所以这四年里,不管我怎么努力都得不到他的回眸,我想,这四年里,你真的很成功,借助另外一个男人的手,报复到了我!”

    “如果你就这样算了的话,或许就算我现在知道了什么,也不会对你怎么样,但是你毒,就毒在你的欲望永远都没有满足的那一天。”

    “沈瑞华这么多年到底是打了多少的钱给你,到底是有多少的前进入了你自己的私人账户里,我想你比谁都清楚,当然,现在我也很清楚。”

    “你凭借着你当年在学校里学到的知识,找了多少圈圈绕绕的关系,又将这些资金走了多少个流程才转到自己的口袋里,你这样的大脑,怎么能说的上不聪明呢?我想,如果你是一个商人的话,如果谁跟你作对的话,恐怕都会被算计的没有办法站起来吧。”

    “但是苏荷,你最贱的地方就在于你不知道一点点的感恩,你永远都是贪婪的不知道满足。你破坏了我的婚姻,在婚宴前夕你跟沈婧琪联合起来要害我肚子里的孩子小产,你以为,你们之间的合谋真的就那么的密不透风吗?我告诉你,沈婧琪远没有那么聪明,因为在那天晚上她就傻乎乎的告诉了张丽英,而可惜的是,张丽英保全自己的女儿,所以很不惜一切的就将你供了出来。”

    “你觉得,你都做到这一步了,我还会放过你吗?”

    沈落梦慢慢的转过身,逆着光,她脸上的表情显得有几分不真切。

    “贱人,都是贱人,都他妈的是贱人!”

    苏荷这下子也不挣扎了,索性将脸埋进了被子里,狠狠的咒骂着!

    似乎,她此刻已经忘记了辩解,除了骂贱人之外,就忘记了别的话了!

    看着这样的苏荷,沈落梦的心里根本就没有一点点痛快的感觉,她反而觉得,自己就像是在拿着刀子,狠狠的刮自己伤口上的结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