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载衣轻泪Android客户端

钢城小草人 作品

第341章 昆仑奴门神

    事实好像和自己想的不太一样,甄乾不是心里学家,更不是别人肚子里的蛔虫,不可能知道别人心里想什么,只知道自己的想法就好,可是终有一群人想知道别人心里在想什么,结果他们成为这个世界的统治者,或者上位者。

    也许阿倍仲麻吕就是一个非常单纯的人,一心想着会倭国看看,对于甄乾的出现不理不睬,回倭国的事情早就准备好了,根本用不着甄乾去操心,自己认为五百石的海船不安全,非要弄一艘千石的海船,阿倍仲麻吕对此也丝毫没有意见,在他眼里这些都不算是事。

    至于多出来的一群歌姬,阿倍仲麻吕反而认为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希望歌姬能将大唐的歌舞带到倭国,同时希望这些歌姬能在倭国学习他们的歌舞,甄乾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文化的交流,反正自己现在是看不出来。

    第二天甄乾去拜访了一下张天宝等几个海商,告诉他们自己弄来了一艘千石海船,希望他们能给自己找几个熟练一些的水手。

    张天宝听说甄乾手上有一艘千石的海船,眼睛立即变得火热起来,告诉甄乾自己手下有很多的水手,随便甄乾挑。暗地里一包黄金塞了过来,希望甄乾能在千石海船上帮自己装一些货物,条件随便甄乾开。

    千石海船在唐代已经属于巨舰了,船越大意味着能装货物的地方越多,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千石大船上的货物都是免检的,不用向巡检司交税,相当于官方之间的贸易,张天宝希望能用水手换取千石海船上的货位。

    自己携带的货物不多,最多只能装下五分之一的货仓,甄乾拿出五分之一货仓的位置换取张天宝有经验的水手,张天宝搞不明白甄乾为什么非要带马匹去倭国,在他看来这就是和钱过不去,甚至还有厨师和歌姬一同前往倭国,张天宝已经欲哭无泪了。

    唐代对赌博禁得很严,发现赌者,“杖一百”,并没收家籍“浮财”。如是设赌抽头渔利者,律定“计赃准盗论”。而如在京城设赌被抓获处以极刑,民间设赌抓获则处以充军。

    但这些说的都是私设赌局,想要赌博必须得到官府的容许,所以能开设赌场的人都不一般。

    唐朝文士赌风简直可以用“赌风至烈”来形容,李白,杜甫,韩愈,刘禹锡,骆宾王,这些震铄古今的名字经常出现在与当时赌博有关的典籍中。他们对自己的行为也毫不隐讳,在自己的诗歌或书作中直抒赌博之乐。

    这一时期主要流行的赌博有樗蒲、双陆、彩选、弈棋,各种斗戏以及球类等,其中以樗蒲、双陆和斗鸡最为盛行。尤其该值得一提的是,骰子就是在唐代最终形成的。

    赌博又称作关扑,英文单词“gamble”的音译和关扑非常的相近,有传说是元代马可波罗将关扑一词带到了欧洲。

    在扬州赌场中,还有一种非常奇特的赌博,叫做扑买。

    南北朝时期已经有了扑买,到了宋代达到了全名热衷的程度,小到衣物玩偶,大到车马宅院,出售时都搞“扑卖”,投标夺买,是政府向商人、民户出卖某种征税权或其他权力的制度,后世变成了“拍卖”。

    甄乾今天带着普拉提来到了他以前打工的赌场,赌场非常大,一楼叫嚷声能将赌场的楼板掀翻,不过甄乾来这里并不是赌博的,又两件事情要做。

    赌场的掌柜姓马,是一个矮冬瓜一样胖子,整个人就像一个 你所看的《盛唐金手指》的 第341章 昆仑奴门神 已启用防盗模式,只有半章和上一章内容接不上。后面隐藏部份请到百度搜:(衣+轻泪) 进去后再搜《盛唐金手指》 观看